锐气“95后”“00后”,新生力量闪耀“疫”线
2020/02/25 22:52  新华报业网  

  交汇点讯 在很多人眼中,“95后”“00后”不过是一批“孩子”,在这场举国战“疫”中,他们穿上自己的制服,冲在了“疫”线。曾一度被贴上“自我”“二次元”等标签的他们,在国家需要之时,用实际行动展现了勇敢、果断、乐观、专业的“硬核”气质。一根根年轻的脊梁在疫情阻击战中淬炼,从他们身上,我们看到中国的未来!

  “金湖小胖”,上阵强大有力量

  “2月9日出发去武汉第一天,家人就打了五六个电话,可我真的想告诉他们,我们已经不是孩子了!” 江苏第五批援湖北医疗队队员,金湖县人民医院高侦源出生于1997年4月,他也是淮安支援湖北的唯一的男护士,用他的话说,“咱可是队伍里为数不多的男子汉!”

  大年二十九,在抖音上看到武汉疫情状态的高侦源形容自己很“扎心”,当即给医院护理部主任报名,“如果有需要去武汉,请先考虑我!”高侦源说,其实很多人说“95后”是蜜罐里长大的,是被娇生惯养的一代。“只想用行动证明一切,这次战役该我们上场了!”

  前期培训,高侦源总是乐呵呵地帮助大家搬物资、拿行李,被江苏的各位队友们称为“快乐的金湖小胖”。

  培训考核通过,他被安排进了第一护理组,也是首批进入方舱医院的医护人员。“接到进舱通知时,我感觉是接了军令状,‘高侦源,你去打头阵,把前面的敌人先消灭掉!’”高侦源兴奋之余,把穿脱防护服的方法又反复练习了好几遍,连吃饭都抛之脑后。

  进入方舱之后,一时间收入大量的病人让高侦源有点措手不及,但他立刻调整了自己的状态,“我不能紧张,我要强大有力量,才能让患者安心放心。”一天工作12个小时,压力不小的高侦源总不忘关注病人状态。

  一天晚上8点,高侦源看到,一名40多岁的中年阿姨,眼泪不住往下流,嘴里嘟囔着“我难受啊,我感觉快不行了。”恐惧情绪是会传染的,很快旁边病床的病人悲观地说:“我们会不会死掉?”高侦源快速走到他们中间:“大家不要过于担心,其实疾病没有你们想象中的那么可怕……”此时,他使出全身十八般武艺,说学逗唱式地给他们普及疾病知识。“我是谁呀?我是快乐的金湖小胖!就差没在他们面前扭金湖秧歌了。”不多时,快乐的情绪赶走了悲观的情绪。

  “小胖,你今年多大,有对象吗?”“小胖,你觉得‘武汉伢’怎么样?”高侦源有点小尴尬,“在月老牵红线这方面,全国各族人民太步调一致了吧。”当悲观的阴霾褪去之时,“金湖小胖”总是默默走出,开始了下一组的工作。

  乐于负重,小仙女要撑起一片天空

  2月14日,1997年出生的汤倩第一次进入武汉体育中心方舱,她在自己的防护服前面写上了“长江长江,我是小仙女”。她一进病房,患者们就乐了,“来了个仙女啊”。

  镇江市第一人民医院新区分院护士汤倩是该市援助湖北所有医护人员当中岁数最小的一位,进舱当天正是她23岁的生日。

  报名请战来武汉,汤倩说自己并没有多想。“毕业后穿上护士服,就很热爱这个职业。一看到疫情,第一个反应就是我必须来。”小汤并没有第一时间告诉妈妈,姐姐透露了消息,由此母女间有了这样的对话:“妈,你给我去吧?”“你字都签了,还能不给你去啊。”小汤噗嗤一笑。

  刚去武汉时候,看着女儿穿着厚厚防护服的照片,妈妈有时候很心疼,汤倩说,这点“负担”对年轻的自己并不算个事儿。在病房里,患者有各种生活上的杂事,她会给一百多个患者送饭盒,搬物资。有次因为一直搬牛奶,护目镜模糊到几乎看不见,“完全是凭感觉走路,后来有患者扶我出了门。” 汤倩笑道。

  在汤倩看来,来抗“疫”一线是珍贵的人生历练。在每天的工作中,她总想多做一点。自从自己来了武汉,以前卫校的同学们都很羡慕,“大家都非常热血,经常有朋友私信问我这边的情况,还嘱咐我连同他们那份工作一起做了。”

  笑容灿烂的“小仙女”很快赢得了患者们的好感。汤倩还为患者们折了彩色的千纸鹤,上面写满了祝福“期待您早日康复,我请您吃镇江锅盖面!”“坚定信心,期待春暖花开。”拿到祝福礼物,原本沉闷紧张的气氛都开始变得轻松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职责,关键时候谁也不能逃避。”在小汤看来,虽然自己戏称自己是“小仙女”,但无论是十几个小时不眠不休地奋战,还是忍受饥渴和不适,我们都能跟前辈们一样坚持。“只要到了战‘疫’现场,大家都是钢铁战士!”来武汉的第二天,汤倩就郑重地交上了自己的入党申请书。“从小到大,都是大人们为我撑起一片天空,如今我们该担当使命了!”

  只为守护这个世界,抗“疫”志愿者向前冲!

  25日,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学生赵驰已经在南京高铁南站做了29天的志愿服务。“还记得2003年非典的时候,我才4岁,幼儿园老师天天喂我们板蓝根。当年这个世界守护我们,今天换我们守护这个世界!”

  大年初二,赵驰还在老家盐城过年,一看到南京团市委发布的志愿者招募的信息,当天就戴上双层口罩独自回到了南京。大年初四早上八点,她就来到南京南站,开始了一天的防“疫”志愿服务,测量体温、消毒杀菌、打扫岗亭、整理物资,直到晚上八点半左右才回家。

  赵驰说,身边有很多同龄人在并肩奋斗,有一位“00后”志愿者是由爸妈开车送来的。她的父母表示,特殊时期虽然有危险,但他们也赞同女儿的做法。“我还看到一个小伙伴,中午吃饭故意不领汤。我问她,她笑说如果要去洗手间,身上这套防护服就用不了了。”

  有不少“95后”选择回乡战“疫”。寒假刚回老家南通,1999年生的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学生徐强强就主动打报告,加入如皋市公安局江安中心派出所的战队中实习,扑到疫情防控一线。

  “从上午8:30,到晚上8:30,我们执勤12个小时,他也跟着我们在风中一起战斗了12个小时,盘查人员、核对信息、分流车辆,所有的规定动作都做得一丝不苟。”江安中心派出所所长陈飞说,其实一开始,徐强强提出一起参加防控,还曾被他一口拒绝,“我们这些大人在,怎么样也轮不到一个孩子往前冲。现在我还是刮目相看。”

  从“学生”到“战士”只需要用了一天时间。徐强强也不是毫无担心。“就是那么一瞬间的紧张,但穿上这身衣服,就不要怕,就要上!”

  “00后”自组募捐210万,已为39家医院发放物资

  “我是南京大学的韩政,我们看到了网上的公告,希望能够募捐一些物资,想知道咱们这边需求有哪些?”很多人形容 “00后”是真正意义上的网络原住民,在这次疫情中,他们以自己的方式连接网络,并转化成一股巨大的青春援助力量。

  1月23日,大年二十九,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的包梦瀛、李劭楠、社会学院的刘薇在讨论一个新闻,考虑到医生可能很缺护目镜,决定凑钱提供点帮助。没有过多的思考,怀揣着最简单的想法,三位“00后”当即就行动了。

  从三个人的小小心意,到近万人的关心接力,善意的雪球越滚越大。大家意识到,资金管理、账目公布、物资采购、对接运输等运营变成了很复杂且要求非常高的问题,在不到24小时的时间内,一个25人的志愿者团队应运而生。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刚满20岁,是标准的“00后”。

  此前,这群“00后”并没有救灾善款募集、物资紧急采购一系列流程的经验。 “坎坷很多,但都找到了解决办法。”志愿者韩政告诉记者,比如物资购买,大家采用“顺藤摸瓜”的方法,只要找到一个厂家,就可以找到产品的上下游。“我们最先买到的是护目镜,护目镜原料属于橡胶等化工产品,其产业链上游可能找到胶靴,胶鞋,下游的经销商可能还会有其他物资。”用这样的“笨办法”,韩政最多的一天,打了接近200个电话。

  23日晚,南京大学“NJU自组湖北援助团募捐活动”已经进行了一个月,志愿者韩政才感觉到,后方“战斗”算告一段落了。“目前绝大部分物资都已经落实对接,我们才算松下一口气来。”截止2月12日募捐渠道关闭,募资总额已经超过了210万元。目前已发放物资覆盖武汉、孝感、黄冈、黄石、随州、荆州、襄阳、鄂州、宜昌、天门、恩施州等地市39家医院、2支医疗队、8支志愿者团队。

  交汇点记者 杨频萍

标签:
责编:顾志铭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read_image_看图王.jpg
娄勤俭.jpg
吴政隆 - 副本.jpg
苏言.jpg
受权.jpg
江苏品牌.jpg
cj.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baokong.jpg
动态.jpg
00300595152_0140eb2e.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