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后一个月的战斗,高效透明的自组募捐是这样做到的……
2020/02/27 16:13  新华报业网  

  交汇点讯 “目前绝大部分物资都已经落实,对接,我们才算松下一口气来。”2月23日晚,募捐活动已经进行了一个月,志愿者韩政才感觉到,这一个月的后方“战斗”勉强算是告一段落了。

  志愿者韩政来自南京大学“NJU自组湖北援助团”。1月23日晚上,大年二十九,三位“00后”南京大学本科生发起了面向湖北一线的爱心募捐。从三个“闺蜜团”的小小心意,到25人的群策群力,伴随着来自学校的倾力支持,三代校友及其亲友的热切关注,善意的“雪球”越滚越大,爱心接力与疫情赛跑。

  “NJU自组湖北援助团”最为外界所关注的是,这支完全自发、自愿、自组织的志愿者团队的绝大多数,均为标准的“00”后。他们此前没有救灾善款募集、物资紧急采购一系列流程的经验。但正如他们的老师所说的,整个过程,一直保持着高效、有序、透明。

  两小时500人加入,爱心爆棚倒逼团队专业化

  大年二十九,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的包梦瀛、李劭楠,社会学院的刘薇在讨论一个新闻,国家卫健委前往武汉的一名专家感染了“新冠肺炎”,或是因没戴护目镜。“那武汉的医生肯定是很缺护目镜的,我们可以凑点钱提供帮助。”没有过多的思考,怀揣着最简单的想法,三位“00”后当即就行动了。

  多拉几个人可以多买一些,三个女孩筹建募捐群,扫码即可进群。“除夕央视春晚开场没多久,刚建的第一个群500人满了!十点,春晚尚未过半,第二个群瞬间又满了。”网络募捐的力量让三个女孩非常震惊。

  “年初一,我们就收到善款30多万,到了初二我们收到的善款超过了40万。”韩政告诉记者,这个时候,大家意识到,资金管理、账目公布、物资采购、对接运输等运营变成了很复杂且要求非常高的问题,在不到24小时的时间内,一个25人的志愿者团队应运而生。“我也是在这个时候加入的。”韩政说。

  每一笔善款公示来去,每一条合同条文请老师把关

  平时爱刷微博和B站的同学们,做起大事情来绝不含糊。他们迅速地分为物联、财务、法务、公关、内容备案等小组,一一解决问题。

  志愿者们最关心的是募捐合法性的问题,“这不再是简单的私人购买支付。如何仿照慈善组织去运营?”负责资金的志愿者顾羚筠告诉记者,团队迅速考虑了多种方案,“比如我们考虑过淘宝、闲鱼店铺,但审核太慢。最终我们选择了支付宝店铺,用其中一位团队成员的支付宝账户进行升级。”

  就在这时,有热心的同学提出来,支付宝店铺依然是一个私人账户,“在法律层面上这样运作资金可能是违法的,我们吸收捐款的方式也有可能涉及到非法集资。”团队最终决定,我们必须坚持合法性,在合法基础上追求效率。

  问题来了,如何获得对公账户?无论是水滴筹或者是腾讯公益,都需要较长的审核周期,这样会耽误很多的时间。正当志愿者们一筹不展的时候,南大的老师们伸出了援手。“你别急,交给我们!”南大新闻传播学院周海燕老师和杜骏飞老师牵线帮志愿者们直接联系上了南大校领导,经过讨论,由南京大学校友总会、南京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以及南京大学校团委三个组织,共同为这群“00”后做一个联合指导。“其中最重要的是,学校为我们提供了基金会募捐渠道和资金管理使用平台。”

  后来在整个活动中,学校从各个方面起到了“智囊团”的作用。志愿者们来自不同院系,每当遇到一些专业性问题,他们会找到相关学院的老师询问、求教,“比如我们遇到法律问题了,我们就去找南大法学院的老师,我们所拟的所有合同条款、法律说明,都请法学院的老师帮我们做最后的把关。”

  “有记录、有公示、有来处、有去向、有监督”,这是这支爱心小团队立下的目标。他们通过开设“NJU自组湖北援助团”公众号,实时公示出捐款进度、款项细则以及援助湖北的进展。

  截至2月12日募捐渠道关闭,募资总额已经超过了210万元。已发放物资覆盖武汉、孝感、黄冈、黄石、随州、荆州、襄阳、鄂州、宜昌、天门、恩施州市39家医院、2支医疗队、8支志愿者团队。

  最多的一天拨打200个电话,物资需经历三轮审查

  在这一个月中,有很多媒体想采访志愿者们,都一一被大家拒绝。“一方面是阻击疫情才是重点,另一方面我们遇到的新挑战太多了,能应付好眼下的问题每个人都是竭尽全力。”有志愿者告诉记者。

  “我是南京大学的XXX,我们看到了网上的公告,希望能够募捐一些物资,想知道咱们这边需要什么,最新的需求有哪些?”韩政告诉记者,首先大家先是对接医院,25名队员分头和68家医院加上微信,有任何新到的物资随时报给医院。

  接下来的难题是物资购买。1月底的时候,口罩、护目镜已经相当难买,符合国家应用标准的物资,市面上更加稀少。这帮志愿者们是如何解决的呢?

  “相当坎坷,尤其是买前1/3物资的时候。当时网上流传过一个口罩生产商的Excel,电话足足6000多个。我们所有人坚持了一上午,问了1000多个,我们发现,能找到的厂商要么被政府接管了,要么还没恢复生产。”王枕悦告诉记者,后来志愿者们采用“顺藤摸瓜”的方法,只要找到一个厂家,就可以找到产品的上下游。

  “比如说我们最先买到的是护目镜,当时护目镜还比较容易购买。护目镜原料属于橡胶等化工产品,其产业链上游可能找到胶靴,胶鞋,下游的经销商可能还会有其他物资。”用这样的“笨办法”,韩政最多的一天,打了接近200个电话。

  购买物资,最重要的一点是审查型号,志愿者们需要把商家所有的证件、材料、产品信息都要过来,进行三轮的审查。“拿3M品牌的口罩来说,就有接近20个种类,到底哪几个型号才是比较符合的呢?”志愿者们上网学习,审核完一遍以后,将相关信息发给远在美国一家医药集团工作的南大医学院师兄进行二次审核。“由于审核的物资很多,到最后哪些型号符合使用,我们看一下标签就知道了。”

  物资是否采购,要综合考虑能否及时送到、性价比是否可以接受、厂商的可靠程度,多数情况下有太多的主观层面的盘算。每一次购买,都涉及一次艰难的决策。俞优扬告诉记者,“我们必须跟商家签合同,将所有的要求规定下来。”而直到最后每一批物资都能够落地,所有人才能舒一口气。

  志愿者也透露,中间有一批物资出现过问题。志愿者们购买了10万个一次性医用口罩,每个1.8元。当预定交货时间到了的时候,对方回复说物资不见了。

  “当时真的是慌了,当时我们已经跟医院对接过这批口罩,承诺将送到各医院。我们第一反应是商家会不会在拖时间,因为批发的价格确实比零售的价格低了不少。商家很有可能把我们延后了,但还没想到我们被直接‘鸽’了。”韩政说,这个时候大家考虑到不能逼得太紧,但也不能不催,“每天都礼貌地强调下时间线,但语气又不强硬,有点‘温水煮青蛙’打心理战的意思,虽然这物资还是黄了,所幸最后这笔钱18万元还是及时收回来了。”

  而这18万元最后花得也正在好处。“这得益于武汉一个大象救援的志愿者团队,他们得到信息,湖北仙桃厂家还有一批欧标FPP2的口罩,相当于N95级别,经过反复确认企业的产品信息,我们才放心。也正是有了这批志愿者,帮我们我们把这批口罩送到了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广水市第一人民医院、江苏援鄂救援医疗队等等。”

  每个平凡的中国人,聚成齐心协力的“我们”

  过了一月,志愿者们迎来了一个春天,“一大批可靠的,然后最终能够通过我们三轮审查的物资涌现到面前。”韩政说,这其中有很多有资源的校友挺身而出。前段时间南大德国校友会帮我们联系到德国一家生产FFP3口罩的厂家,大家的心理压力减轻了不少。

  事情完成了大半,轻松之余,这时候“00后”的小情怀冒了出来。有志愿者提出来,日本友人募捐时候引用的诗句刷屏了,我们作为中国高校的大学生,也有丰富的内心情感要表达。

  上午九点开始征集,当天下午志愿者们就收到了100多条暖心的留言,“美工组连夜做了一个套版,第二天早上十点做出了电子版,下午两点钟印好了。”韩政说,这里面有个小小遗憾,就是本来打算贴在四辆大卡车的550箱货物上面,结果那一批物流转速太快了,中午的时候大卡车就带着货物出发了,“爱心的表达固然重要,但救援物资速度更重要,我们就让货物先发走了。不过,这批带有NJU标记的标签后来都用上了。”

  这些留言当中既有年轻人的诙谐个性,又满怀着同学们的真挚情感,“无论是能看到这里的快递员还是医护人员,希望我们的鸿毛之举能支撑您一生平安。”“还没去过荆楚大地呢,只吃过周黑鸭,做过黄冈的卷子,站在长江的尾巴,我还要好好触碰你的美……四季轮回,光阴如旧,留下的只有更加坚强、团结、充满爱的我们。” 韩政告诉记者,留言背后,都是大家在这场疫情中收获的感动,很多同学表示,在书写一条条留言的时候,除了对在疫情中无私奉献的医护人员的深情致敬,还有个深刻的感受是,每个平凡的中国人,聚成齐心协力的“我们”。在疫情当中,“你们就是我们”!

  “为了让我们放心,武汉大象志愿者在帮我们送物资给江苏省医疗救援队二队时候,记录了物资送达的视频。”韩政说,其中一个镜头让他感触很深刻,送完物资以后,志愿者们两次90度对医护人员鞠躬,“没有人在独自战斗,这场战疫终将胜利,而胜利属于最可爱的人,也属于每一个坚守的人们。”

  交汇点记者 杨频萍

  视频制作 徐嘉琪

  视频拍摄 武汉大象救援队

标签:
责编:顾志铭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read_image_看图王.jpg
报业网书记头像-吴政隆.png
报业网书记头像-许昆林.png
苏言.jpg
受权.jpg
周刊 报业网小banner_wps图片.jpg
cj.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网上不良信息_00.png
动态.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