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共享员工”兴起,未来会不会成为趋势?
2020/02/15 21:48  新华报业网  

  抗疫期间,哪个商业模式最烧脑?恐怕要数“共享员工”。

  究竟是哪些人在应聘“共享员工”?难道是手机游戏不好玩?还是肖战、王一博、宋威龙的剧不好看?又是哪些企业急着要“借兵”?“共享员工”的新模式会否只是昙花一现?

  一

  为什么要千方百计出来上班?屈指一算,大致可分三种。

  第一种:为了还花呗

  “我们公司主要针对政府事业单位的培训,今年受疫情影响,估计要有好几个月没生意了,我们就没收入了。家里还有两个孩子要养,不能在家坐吃山空啊。再不出去赚钱,就吃不起猪肉了,只能买鸡脯肉回家炒炒了。”南京市民李女士说。

  “我的工作底薪很低,主要靠销售提成维持生活。但今年2月受疫情影响,公司不营业,提成收入注定为零,而房贷、生活费一样不少,想到这些,在家多待一天都心慌。”2月11日,河南郑州的张凯,身份有了转变,从某中介公司的房产销售变身苏宁物流的一名快递小哥。

  张凯是在朋友圈里看到苏宁物流推出“人才共享”计划的消息,毫不犹豫就填写了报名表。当天,他就接到了苏宁物流人力资源部门的电话。两天后,满足所有入职要求的张凯,正式投入到快递员的工作中。“我的配送区域是附近十多个小区,相当于在家门口做兼职,时间灵活,收入根据工作时间算,多劳多得,我非常满意。”张凯欣喜地表示,“比起在家无所事事,我更喜欢有工作的状态,有事做、有收入让我更安心。”他说。

  “玄彬、肖战、王一博、宋威龙的剧也别想拉住我想上班的脚步。”王丽丽之前是南京一家KTV的客服人员,马上她就要成为苏宁物流的线上客服了,“我们公司的复工时间还没确定,公司帮忙联系了苏宁物流,当‘共享员工’,不至于闲在家里天天无聊地刷剧了。”

  第二种:被娃逼疯型

  继上一波“江苏十三太保”在抖音里被刷屏后,这一波被刷屏的是“江苏家长”。

  网友们这样调侃江苏家长:这几天江苏的家长已经没有人关心病毒是怎么传播了,因为大家都在关心网络课程,怎么上传作业,怎么批改订正,怎么打卡。所以,干倒江苏的,只可能是试卷和考试,病毒是不行的。

  亲眼见证孩子上课时各种出神、开小差、画课本的,老母亲几天没洗的头发都气炸了。于是,吐嘈的老母亲们聚成群:

  “一天打19个卡,二年级的娃自制力差,玩心重,想偷懒,开小差,要休息。我的天呢,一天除了吃饭都在和她的斗智斗勇鸡飞狗跳中进行,温柔妈——讲道理妈——强装温柔妈——不耐烦妈——崩溃妈——暴龙妈——娃崩溃。每天循环N遍,最后我发现我还是最爱工作。”

  “再不上班严重影响家庭和谐。有一个初三的儿子,叛逆期的神兽对谁都爱理不理。下午一点二十上网课,一点十分还在打游戏,忍不住提醒他,直接对我翻白眼,老母亲一生气开吼,家里老人不高兴了。算了,我还是趁早从家里消失,找个小时工干干吧。”

  第三种:天生闲不下来型

  岳风雷原是探鱼正洪街店的员工,现在是沃尔玛新街口店电商部门的拣货员,“没有回河南老家过年,一直留在南京,从来没歇过这么长时间,宅得心急。”

  成都的王昌玉,原是某电子厂的工人,受疫情影响,厂里一直没有明确的复工时间,他入职成都苏宁物流成了一名仓库分拣员。

  来自苏宁“人才共享计划”报名人员的“大数据”,体现了当前因疫情待业人群的一些特征。来自建筑、生产制造、餐饮等行业的报名人员占比较多,原职业包含个体户、销售员、广告设计、水电维修、建筑工人、酒店从业者、餐饮从业者、培训老师等,他们大多有正式工作,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爆发,滞留在家,短期内无法返工。

  有趣的是,大数据还显示,报名人员中男性人数占比超过91%,18-45 年龄段占比超过 92%,其中70%以上报名者都表示可以随时上岗。这反映出作为家庭收入重要支柱的男性待业者,想要尽快工作的急切心理。

  二

  “在发布与云海肴并肩作战的信息后,盒马对接人的电话被打爆。”盒马相关人士这样形容“共享员工”模式的受欢迎程度。自2月3日,盒马联合云海肴、西贝、探鱼、青年餐厅等餐饮品牌达成“共享员工”的合作后,陆续有餐饮、酒店、影院、百货、商场、出租、汽车租赁等32家企业加入进来。截至2月10日,已有合作企业员工1800余人加入盒马,正式上岗。

  苏宁物流“人才共享计划”自2月7日启动以后,受到了待业人群的广泛追捧。计划发布的三天后,初步统计有逾3000人进行了报名,广东、成都、郑州、济南、太原等城市的报名人数较多,其中成都大区报名人数383人、郑州大区报名人数256人、广州大区报名人数317人。小南国、棒约翰、1919、西贝、奈雪的茶、普艾斯餐厅、探鱼、温莎KTV等则是和家乐福已经合作的企业。

  宝能生鲜是南京的一家专业生鲜食材供应链平台。“有的外地员工没能及时到岗,公司的业务量却骤增,我们现在急需140名工人,包括40名分拣工、100名配送司机。”该平台相关人士说,“兼职分拣工18.5元/小时,主要为线上订单分拣、打包,无需大面积接触外来人员,欢迎各商户暂时歇业人员加入我们。配送司机,需带车入网,报酬与配送数量、距离挂钩,10件起送,超额的额外享有提成。”

  叮咚买菜与合作的餐饮企业有近10家,有400多名餐饮业的员工在叮咚买菜的一线岗位工作。据了解,叮咚买菜和餐饮企业合作所采取的形式有两种,第一种是B2B模式,叮咚买菜和餐饮企业在人力、食材、供应链方面达成战略合作,其中,有关人力的协助是短期的,这些员工依然属于餐饮企业。第二种是B2C模式,叮咚买菜直接和员工签短时雇佣合同。

  大润发则向华南、华中、西北、西南区域发出了“借调令”:在这个特殊时刻,大润发&欧尚全国各地门店面临着较大的人力不足挑战,急需拣货、理货人员等,小时工、正式工均可。据了解,大润发以就近安排上岗为原则,招工要求包括14天内无任何发热、身体不适状况;14天内未到过或经过疫区等。

  沃尔玛超市与社区店也在诚邀社会暂歇人员一起共抗疫情。据悉,截至目前,南京的沃尔玛已招有共享员工近50位,分别来自绿茶、探鱼等餐饮企业。

  三

  “共享员工”会不会只是昙花一现?未来会不会成为趋势?

  在业内人士看来,“共享员工”模式暂缓了餐饮业与用工需求方的燃眉之急,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服务众包和用工平台等业务的发展。

  “‘人才共享’计划可以实现个人、企业与社会的三方共赢。”苏宁物流成都大区人力资源总监江曼莉认为,“通过参与到‘人才共享’计划,对于待业人群而言,可以开展工作,增加收入;对于‘借兵方’而言,能够很好的解决非常时期的“用工荒”;对于社会而言,这种灵活、就近的就业模式,能够让更多社会闲散人员找到满意的工作,大大提高就业率。”

  事实上,早在2018年1月,美团、UU跑腿、邻趣、快服务、闪送等公司则共同建立了共享配送联盟。联盟内的“共享配送员〃可以利用闲暇时间按照自己的意愿,承接任一或者多个平台的订单配送工作,且这些“共享配送员"与平台之间不存在任何正式雇佣关系。

  显然,共享员工不仅是一种应急措施,更是未来用工的趋势。共享用工模式使得用人成本被分摊,解决企业现金流压力。对于需求方而言,满足用工方短时间内大量用工需求,解决紧缺人问题。

  甚至已有研究者研究出了“什么样的人最容易被‘共享’”。一是体力输出型,如盒马店员。二是核心资源型,即你有的资源是别人最想要的。三是特殊技能型,你有的别人没有。

  共享员工,或将成为下一个雇佣关系迭代的主要形态。

  交汇点记者 宋晓华

标签:
责编:顾志铭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read_image_看图王.jpg
娄勤俭.jpg
吴政隆 - 副本.jpg
苏言.jpg
受权.jpg
江苏品牌.jpg
cj.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baokong.jpg
动态.jpg
00300595152_0140eb2e.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