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力打赢阻击战,是对战士最好的告慰!
2020/02/13 15:00  北京西路瞭望  

  南京市中医院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治工作小组组长、副院长徐辉同志,在疫情防控一线连续奋战18天,2月7日凌晨因突发疾病抢救无效不幸逝世,享年51岁。

  江苏省委书记娄勤俭就徐辉同志突发疾病逝世作出批示。

  全省医务工作者始终把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在防控新冠肺炎疫情阻击战中冲锋在前,坚守一线,用实际行动体现了崇高的使命担当、优秀的道德情操,是我们最尊敬最可爱的白衣天使。徐辉同志就是优秀的代表,我们要向她学习,共同努力,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对徐辉同志去世表示沉痛哀悼。

  据悉,南京市中医院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治工作小组组长、副院长徐辉同志,因突发疾病,抢救无效,于2020年2月7日不幸逝世。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表示沉痛哀悼,向徐辉同志家属表示诚挚慰问。

  江苏省妇联追授徐辉同志为江苏省三八红旗手。

  希望全省广大妇女学习她坚守信念、对党忠诚的政治本色;学习她恪尽职守、一心为民的高尚情怀;学习她克难奋进、英勇斗争的担当精神;学习她公而忘私、无私奉献的优秀品质。

  “北京西路瞭望”(微信号: xhrbbjxllw)注意到,连日来,多家媒体对徐辉的先进事迹进行报道。今天,我们从中摘录一个个故事、镜头,还原徐辉生命中最后的 18天,以此向这位白衣战士致敬。

  2020年2月13日《新华日报》

  《新华日报》以“全力打赢阻击战,是对你最好的告慰”为题,讲述徐辉的战“疫”故事。

  2月7日凌晨零点03分,医院抢救室内没有出现奇迹。 南京市中医院党委委员、副院长、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治指挥部副组长和防控工作小组组长徐辉同志走了。在这次疫情防控中连续奋战18天,她积劳成疾不幸去世。

  51岁的生命戛然而止,停止在疫情防控的战场,停止于从医近30年的特殊春天。2001年10月入党,这位沉静的白衣战士,用行动践行了共产党员“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的誓言。

  特殊时期无法召开追悼会,只有家人送别却寄托无数人的哀思;全国白衣战友们脱帽致敬,挥泪后继续投入抗疫,将缅怀珍藏。

  2月11日,省委书记娄勤俭作出批示,号召党员干部向徐辉同志学习,共同努力,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同日,江苏省妇联追授徐辉同志为江苏省三八红旗手;南京市委追授徐辉同志“南京市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01

  披星戴月,只因心中敬佑。18天里,徐辉真的是披星戴月。

  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来,应对疫情,南京市中医院迅速成立新冠肺炎防治指挥部,由分管门诊部、药学部、感染管理科、城南分院以及内科临床科室的副院长徐辉担任指挥部副组长、防治工作小组组长。

  全心沉浸、坚持一线。“这时候就是打仗,打仗时,我们要带头,我们在一线,大家才更有章法、更有信心。”南京市中医院医务处主任高飞记得,徐辉这样为工作组的成员鼓劲。

  连续18天,她没日没夜,她全心投入。没有上下班的概念,一直奋战在防疫一线。制定应急预案、组建发热门诊、预检分诊的医疗队伍、设置隔离病房和医护人员休息区、筹集防控物资……不是研究防控工作,就是在急诊、门诊一线巡查。

  她带领16名中医专家制定《南京市中医院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中医诊疗方案》,选派3名中医专家参加市公共卫生中心疑似病例的会诊治疗。她始终记挂着患者安危和医护人员安全,带领相关部门制定应急处置机制和处置预案,每个环节亲自过问、每个留观病例逐一把关。

  南京市中医院副院长赵国梁是后勤保障组组长,和徐辉天天战斗在一起。“从参加会议到安排具体工作,从制定防控方案到组建医疗专家队伍,从设置隔离病房到筹集防控物资,她没有休息一天,没有按时吃一顿饭,没有睡一个安稳觉,始终处于24小时在线的待命状态。”赵国梁哽咽着回忆。

  “对到医院就诊的发烧病人如何严格筛查?南京南站到站旅客中,有发烧症状病人如何筛查、隔离?隔离区病人如果要做检查,从哪个通道走、怎么返回,有哪些可能发生交叉感染的点,她每一步都想得非常细。”赵国梁说。

  “她很沉稳,我们几乎没有见过她高声说话。”采访中,医院同事这样评价徐辉。但徐辉的丈夫范慧明知道,从来没见她这么心焦过。“有时候她回到家,还在一直打电话,语气里能听得出她的焦急。”有一次深夜接到医院的电话,询问一个病患是否收治到留观病区,徐辉跑到阳台打了很久的电话。

  “这就是打仗,和病毒战斗、和时间赛跑,跑赢了,我们就能挽救更多生命、获得更多安全。”徐辉说。

  在抗疫过程中,国家卫健委发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版本适时修订调整,每一次微调,都涉及医院管理的诸多细节。18天里,徐辉和高飞的微信和电话每天从早到晚,就在她去世前一天,2月6日晚7点半,徐辉还和高飞通电话,商议医院管理中的新问题。没想到,当晚徐辉就倒下了,再也没有醒来。

  2月6日中午12点,已经接连几天感觉身体不适的徐辉给同事——普外科教授唐暮白打了一个电话,怀疑徐辉是深静脉血栓后,唐暮白建议她赶紧去B超室做一个B超看看。但那天下午,忙碌的徐辉根本没有抽出时间去给自己看一看。直到晚上6点13分,疼得受不了的徐辉这才“溜会”给女儿打了一个电话。“妈妈在电话里说她马上到家要休息一下。”范羽谦说,就在妈妈休息的时候,她和同事商量着第二天不去单位,陪妈妈到医院去挂水。没想到,突然间,妈妈就倒了下去。

  02

  南京中医院产科门诊3号诊室,粉色的布帘,办公桌上一台电脑、三盆绿植……平日里,每周三上午,不管多忙,徐辉都会在这里准时坐诊。徐辉从事妇产科诊疗工作近30年,有多年产科学科带头人经历。

  2月7日,徐辉生前同事、南京市中医院产科副主任周雪梅上门诊,上午噩耗传来,她失声痛哭。“我看到徐医生的印章还放在桌上,我真不相信,平时像铁人一样的她,竟然会倒下!”

  徐辉1991年7月参加工作,刚开始在南京市秦淮区医院妇产科工作,那时候,周雪梅和徐辉同在一个医院。她回忆说:“20年前有个60多岁的妇女,重度子宫脱垂,有高血压脑梗,因风险高,其它医院拒绝给她做手术,到南京市秦淮区医院找到徐辉,她毫不犹豫为病人做了手术。术后当天晚上她不放心,没有回家,一直留在医院观察病人情况。”

  “她真的是发自内心喜欢医生这份职业,始终把病人放在第一位。”周雪梅语带哽咽。“她沉稳、温和又有力量。她在,我们就有定海神针。”2016年冬天的一个凌晨,医院里一名剖宫产妇大出血。同事们立即打电话给徐辉。10多分钟后,徐辉就来到手术室,和大家一同会诊、定方案,最终,产妇被成功抢救回来。

  好像从不生病、不知疲倦,什么时候请教她都在线。走上领导岗位后,她依然坚持每周三上一次专家门诊;不管是休息日还是深夜,只要有危重病人,都会在第一时间赶到病区,参加会诊。2019年5月25日凌晨2点45分,一位孕妇因“胎头下降停滞子痫前期”急诊剖宫产,手术中母亲子宫收缩乏力大出血,台上凌晨急呼徐辉到手术室组织抢救,她来了,主心骨就来了,凌晨5点35分手术安全结束,母子平安。

  “看着一个个健康宝宝的诞生,我就很开心。”徐辉常常这样说。这是她的专业,也是她的初心,离不开也放不下。

  “她让我们觉得很温暖。”南京市中医院城南分院孙静说,“徐院长分管我们,不管遇到什么难题,想到她在身后帮我们撑着,就很安心。”

  “她心里想的都是病患和同事。”南京市中医院党委书记陈延年、院长虞鹤鸣都说。抗疫期间每天高强度、超负荷的运转,让徐辉“累到极限”——左下肢接连几天出现胀痛。晚上,她结束了最后一个会议,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里,倒下就再没醒来。

  03

  徐辉去世后,一位父亲辗转打听到地址后前来吊唁,在灵前深深一鞠躬,这位中年男子泪湿眼眶,当年如果不是徐大夫竭尽全力抢救,他的儿子活不下来。“徐大夫不一定记得我,我却一辈子忘不了她!”

  大年初一,江苏首批援湖北医疗队驰援武汉,其中3名医护人员来自南京市中医院。徐辉专门为他们整理防护物资,坚持送到高铁站,反复叮嘱:“一定要注意安全,做好防护工作。”看到发热门诊医护人员工作压力大、感染风险高,她又提出将发热门诊换班时间从8小时一班调整到6小时,对长时间工作的还强制安排休息。

  徐辉,你走得如此突然!今春虽料峭,可次日元宵依然月圆啊!次日元宵夜,江苏千余白衣医护战士星夜集结准备赴湖北支援。前线和后方,都是战场,虽看不见硝烟同样壮烈。

  徐辉,你走得如此突然!你的工作日志上还写满次日的工作计划,你和医院医务处主任高飞约好了7日一起商议解决防疫中的新难题。2月6日晚刚刚和徐辉通过电话,之后,高飞又补发了几条微信,但没有等来徐辉的回复,“我不知道,那时候她已经进入抢救室。”

  “她说现在最大的愿望是抗击疫情早日胜利,一切恢复正常!”高飞对记者回忆说,和她奋战抗击疫情的这些天,平时话不多的徐辉说得最多的就是这句。

  逝者安息,生者奋斗!

  战斗还在继续,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是对徐辉最好的告慰!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那是无数英雄坚守职责砥砺奋斗;哪有什么天生英雄,坚守平凡的岗位,做到最好就是英雄!

  2020年2月11日《南京日报》

  《南京日报》刊发报道《平凡如你,温暖有光——追记倒在抗疫一线的南京市中医院副院长徐辉》,讲述徐辉如何全身心投入到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中。

  年三十,徐辉回到老公公家吃上年夜饭已是晚上7点以后。事实上,从抗击疫情开始,直到她倒下的那一天,徐辉呆在家的时间只有睡觉的时间,即便如此,她还要打一个又一个电话,接进一个又一个电话。

  市中医院感染性疾病科副主任张彦亮翻开手机给记者看这些天他和徐辉的通话记录,最晚的通话是晚上11:30以后,最早的一个微信信息是早晨6:15发出,徐辉6:19分回复。

  医务处主任高飞翻开手机给记者看她和徐辉的通话记录,2月6日,在她倒下的前几分钟,他们刚刚通完电话。之后,高飞又补充发了几条微信,但没有等来徐辉的回复。“我不知道,那时她已经进入抢救室……”高飞无比心酸和痛苦。

  “接到疫情防治工作的通知后,她便全身心投入到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中。”南京市中医院副院长赵国梁用“沉浸”两个字来形容徐辉连日来的工作状态。

  赵国梁办公室隔壁就是徐辉的办公室,近两年来,赵国梁早已习惯听到徐辉轻轻开启、关闭办公室门的声音。但防疫工作开展以来,徐辉已经很少待在办公室,“她不是在参加各种会议,就是在急诊、门诊一线巡查。”

  连日的忙碌,范慧明和女儿都察觉到徐辉“已经累到极限”。有一天晚上9点后,徐辉还在打电话给同事协商一个病患是否收置到留观病区。范慧明劝她早点休息,等第二天到单位再说,没想到鲜少发脾气的徐辉发火了:“病人哪里等得及呢?”说完一个人跑到阳台打了很久的电话。

  2020年2月13日《南京晨报》

  《南京晨报》从“最后一个晨会”开始,讲述战“疫”英雄徐辉的生命最后13小时。

  2月6日早晨8点,南京市中医院16楼会议室,早交班会!

  健康产业部副主任郭华早早来到会场,她没有料到,这会是他见到徐辉的最后一面。

  会上,徐辉布置着疫情防控工作。她是医院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治指挥部副组长,也是医院防治工作小组组长,这样的场景已经持续18天了。

  “即使连日的巨大工作压力,她也没有流露出一丝不堪重负的神情。会后打电话去她办公室,无人接听。知道她又忙在一线,没再拨打手机,想等着第二天交班见面再汇报不急。“郭华说,没想到,这一等,再也等不来电话那头的“小郭……”。

  谈到徐院长,眼泪在小郭的眼眶里打转,“夜里惊闻徐院长突然离世的消息,捧着手机,瞬间泪奔,无法接受!虽然不是朝夕相伴的亲人,却也是常常坐在一起讨论工作的同事、领导,满满的回忆。”在郭华的回忆里,全是徐辉微笑的眼神,是她细心布置工作,却从没一句命令、责备的过往。

  ……

  “最晚的一次,夜里两点,我们还在向她汇报工作。”感染管理科副主任谢发仁回忆说,一天夜里11点多,医院突然接到了一个特殊病例,如何处置,他不停和徐辉沟通,妥善处置完这个病例,他给徐辉拨打的最后一个电话是夜里两点。

  整合新华日报交汇点记者卢晓琳

  来源新华日报、交汇点新闻、南京晨报、南京日报、南京发布、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网站

  编辑 卢晓琳

  新华日报社全媒体时政新闻部出品

  欢迎转发 侵权必究

  版 权 说 明

  如需转载本公众号内容:

  1.须保持图文完整,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2.完整标注版权及本公众号ID、作者、二维码;

  3.未按此规定转载的,本公众号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标签:
责编:顾志铭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read_image_看图王.jpg
娄勤俭.jpg
吴政隆 - 副本.jpg
苏言.jpg
受权.jpg
江苏品牌.jpg
cj.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baokong.jpg
动态.jpg
00300595152_0140eb2e.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