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车“美容师”如何消毒? | 战“疫”中的铁路人
2020/02/10 12:34  中国铁路  

  他们

  披星戴月奔波在站车一线

  在平凡的岗位上

  用双手把列车装扮得干净漂亮

  面对疫情 他们勇敢逆行

  汗水浸透衣衫 消杀不留死角

  全面提高站车“免疫力”

  筑起抵抗疫情的流动防线

  他们就是铁路保洁员

  站车的“美容师”

  “垃圾清运这活儿耽误不得”

  “从长沙南开来的G697次列车即将到站,请接车组同志注意。”2月8日17时许,太原南站保洁组长任勤虎听到接车提示广播,第一个拉起绿色垃圾桶向站台走去。

  任勤虎年近六十,是太原南站一名垃圾清运工,和同事一起负责太原南站每天近200趟高铁和普速列车投放垃圾的清理、运送、装车工作。

  太原南站有18个站台,每个站台500米长,每到一趟车,任勤虎都要拉着垃圾桶从站台北端向南端收一遍垃圾,再送到地道外的垃圾运送车处,一天下来要走上20公里。

  “都把口罩捂严实点!”任勤虎边走边叮嘱同伴。口罩、手套、黄马甲,这些清洁工的日常装备如今变得格外重要。G697次列车途经武汉,更需重点防控。虽然车上垃圾都经过双层装袋处理,但任勤虎他们还是多加了几分小心。

  任勤虎是老同志,疫情发生后,为了稳定大家的情绪,他和同事推心置腹地谈心,“现在全国上下都在抗击疫情,咱做不了大事,但也不能当逃兵啊!”春节以来,所有保洁员都在岗在位、尽职尽责。

  从车厢里清理出来的垃圾袋一个个摆放在站台上,任勤虎将它们扎紧放进垃圾桶。“只要火车还开,咱就不能歇,垃圾清运这活儿耽误不得。”

  “我多干点,大家就多一份安全”

  2月5日凌晨4点多,泰山站保洁班长周桂华简单洗漱后,就骑着电动车出门了。52岁的周桂华,被伙伴们亲切地称为“周阿姨”。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周阿姨每天都坚持提早到站一小时,为一天的工作做好准备。

  穿好防护服,戴好防护镜、口罩和手套,周阿姨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背上84消毒桶去给留观室“冲个澡”,清理使用过的口罩和防护用品,统一投入车站疫情专用回收箱。

  “我多干点,大家就多一份安全。”每天的这一个小时,周阿姨都十分忙碌,尽量把准备工作做得更细致些。84消毒液配比就很有讲究,消毒液和水的比列是1:100,这样才能发挥消毒效果。此外,她还把车站给大家配备的6个消毒桶分别命名,一号“老周”消毒桶、二号“老杨”消毒桶、三号“老张”消毒桶……仔细标注好投放时间和地点。“这样既避免大家拿错,还提高了工作效率。”

  “口罩、防护镜、防护手套、防护服、84消毒桶、三色抹布……”她嘴里叨念着,仔细检查一天大家所需防护品数量。

  6时5分,交接班结束。周桂华背起40多斤的消毒桶,穿行在候车室、进站口、出站口、电梯扶梯等重点处所,来来回回喷洒消毒,一遍又一遍……在保洁员微信群里,周桂华的微信步数一直排名第一。

  握紧拖把去战斗

  “报告列车长,5到8号车的厕所把手、门把手、按钮已消毒完毕。”2月8日,昆明客运段乘服员侬正芬值乘的G1371次列车,车厢消毒完毕后,她都会及时向列车长汇报。

  虽然车上旅客不多,但侬正芬一丝一毫也没放松。认真按照比例配备优氯净消毒水,消毒、扫地、拖地、回收垃圾、为各车厢的厕所和洗手台摆放卫生纸,检查洗手液的使用情况……一天下来,侬正芬走了两万多步。

  工作虽辛苦,但侬正芬说:“我没什么学问,但我知道我的工作很重要!在这种时候,我应该做得比平时更多,对旅客负责就是对自己负责,对自己负责就是对家人负责。”

  侬正芬的家在云南弥勒。疫情爆发后,她爱人担心列车上人多容易感染,打电话让她回家。但她认为此时工作需要她、旅客需要她,劝慰了爱人后便毅然留了下来。

  当天19时20分,列车到达昆明南站。侬正芬忙完收尾工作,拿起手机,第一件事就是和孩子通话,她告诉孩子:“等妈妈休息了,就回家看你。”

  把简单动作做到极致

  喷、擦,喷、擦……在沈阳开往丹东的D7611次动车组列车上,一位保洁员面戴口罩,一手拿喷壶一手拿抹布,腰间挂个布口袋,一丝不苟地重复喷、擦动作,对车厢进行保洁消毒。

  她叫张丽,今年45岁,在大连客运段担当的动车上服务。新冠肺炎疫情袭来,在爱人的支持下,她把放寒假的儿子送到奶奶家,全心投入工作。

  张丽负责4节车厢的保洁消毒工作。列车启动前,她就开始忙碌,直到终点站旅客都下车了,她还会从头到尾再进行一遍保洁。凡是旅客容易触碰到的地方,她一处也不会落下。从车厢一端到另一端,她始终保持弯腰曲腿姿势,双手配合边喷边擦,汗水浸透了衣服……

  她说:“我们不能像白衣天使那样治病救人,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车厢擦干净,让旅客更安全、更健康。”

  在列车上,张丽把喷与擦两个简单的动作认真做到极致;回到家中,严格进行自我隔离。同在一城,她只能通过手机视频给家人报平安,虽有遗憾,她却无悔。

  10个小时只喝一次水

  身高一米八的“90后”帅小伙儿李朋朋,是上海局集团公司一名高铁保洁防疫员。受疫情影响,目前,上海虹桥动车运用所每天需防疫消毒的动车组约90组,每列动车组在入库后第一件事就是防疫消毒。

  每天早晨7点,李朋朋量好体温、换好防护服,戴上橡胶手套和防护口罩,开始对动车组进行防疫消毒作业。为了全面消杀又不腐蚀车体,李明明用小喷壶,对重点部位精准喷洒药剂,再用抹布小心抹擦。

  “上车消毒如同上战场,必须装备齐全才能打赢。”李朋朋介绍,除了备足消毒防疫药剂,还要检查大家的三色抹布是否带齐,不同的部位要用不同颜色抹布抹擦。

  消毒工作不能有盲区。从两边门口的扶手、板壁、电水炉等旅客可能接触到的地方,到洗脸间、厕所、垃圾箱板壁,再到车厢内部,李朋朋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防护服密不透风,每次消毒完一组列车,李朋朋的衣服都会全部湿透。尽管又闷又热,但从早上7点上岗作业到17点结束作业,10个小时中,他只有中午吃饭时才能喝上一口水。因为,穿着防护服上厕所太不方便了。

  “我背的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尉占有是呼和浩特局集团公司的一名保洁工。疫情期间,他坚守战“疫”第一线,没请过一天假,每天背着20多斤的消毒设备,一走就是两万多步。

  背着喷雾器,手持喷枪,尉占有走遍呼和浩特站的每个角落,进行定时消毒,一处不落,一刻不误。负重前行一天下来,他腰酸背痛,手都累抽筋了,甚至连手机都拿不起来。

  同是保洁员的妻子非常支持老尉的工作,每天叮嘱他:“老尉啊,车站人多,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尉占有安慰她说:“放心,我会注意,你也多加小心。”

  在工作间休的时候,尉占有总会看看手机中孙子的照片。过年本是一家团圆的时刻,今年春节他却把儿子一家人“赶”走了,进行自我“隔离”。实在想孙子了,就看看照片,和他视频通话。

  “我们就是普通保洁员,但在这个特殊时期,我觉得我们更像一名‘安全卫士’,背负的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他们是平凡的劳动者

  用辛勤的汗水

  换来干净整洁的旅行环境

  他们是勇敢的战士

  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战场

  冲锋在前

  也许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名字

  甚至记不住他们的模样

  但他们发出的光和热

  温暖着我们每一个人的旅途

标签:
责编:郑亚群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read_image_看图王.jpg
娄勤俭.jpg
吴政隆 - 副本.jpg
苏言.jpg
受权.jpg
周刊 报业网小banner_wps图片.jpg
cj.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网上不良信息_00.png
动态.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