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居港外国人的自白:他们不是为了民主,他们是暴徒
2019/11/12 19:31  新华报业网  

  

  交汇点特别报道组香港报道 香港修例风波持续五月有余,“民主游行”与“暴力行动”的争论持续不休。以任何带有立场的角度来看待这场风波,都不能让两方信服。记者采访到一位出生于西方、现居住在香港的外国人,从一个客观中立的角度来审视香港近半年来所发生的一切,或许更能洞见香港的现在和未来。

  “用暴力的方式不给你发言权,这是民主吗?”

  

  安德龙

  安德龙出生于意大利,成长于瑞士,赴台湾留学,到大陆深造,目前居住在香港。他今年50岁,前25年成长于西方,后25年生活在中国,深谙东西方文化、亲历香港修例风波,对于香港发生的一切,他拥有发言权。

  香港的游行示威,甚至是暴力活动,被很多外国媒体渲染成为争取民主自由而战的游行。在安德龙看来,这不是民主,“你不同意我的看法,我就要打你,用暴力的方式不给你任何发言权,这个是民主吗?”

  

  极端暴力分子在街头纵火。

  在暴力活动中,冲在最前面的往往是年轻人,“最可怜的就是那些小孩子,他们16岁、18岁、20岁,对政治懂什么?他们觉得是为了革命,为了自由,因为他们觉得这样很酷,觉得很浪漫,觉得打警察就是追求自由,这些是好莱坞式的,这些小孩不明白他们是被利用了。他们觉得,你支持我就是朋友,不然你就是我的敌人,支持警察,我就要打你,这是民主吗?民主,他们不懂。”

  

  极端暴力分子破坏港铁。

  游行示威和暴力活动中,英美旗帜到处可见,安德龙说:“他们觉得美国、英国是朋友,但内地是你的母亲啊,是难解难分的关系。对于所谓的朋友,你不知道现在的朋友明天到底还是不是朋友。但是现在还早,需要时间,只有时间,才能解决这个问题,长期以后他们会明白他们是被利用的。”

  从政治冷感到走上街头——“我必须开口”

  在暴力示威游行的同时,香港市民自发进行了多场撑警集会,这其中,外国面孔寥寥无几,安德龙是其中之一。

  以前,安德龙是一个政治冷感的人,“我对政治没有太大的兴趣,我很想理解政治,但不喜欢参与。”但近半年的所见所闻,让他走上街头。

  

  10月31日,安德龙在旺角警署附近参加撑警快闪集会。

  两件事改变了安德龙。一件发生在身边——“我晚上出去散步,看到香港变得非常危险,天天有人被打。而且,怎么可以打女孩子?怎么可以四个人打一个人?我非常不能理解!”第二件事发生在机场——“在机场,我亲眼看到暴徒打内地游客,他们不是为了民主,他们是暴徒,是恐怖分子,那个时候我就觉得,我必须开口。”

  

  11月5日,安德龙在香港警察总部附近参加撑警游行集会。

  最近一个月,安德龙参加了两次撑警活动,一次是太子站旺角警署的撑警集会,一次是在香港警察总部参加撑警游行。在他看来,香港警察是维护社会治安的基础,“这种和平的活动和暴徒打砸烧区别太大了,他们真的是在追求和平,跟他们在一起感觉很舒服。”

  

  安德龙

  “时间会给香港修例风波一个最好的答案”

  正因为是外国面孔,让安德龙格外显眼,很快,他便被暴徒锁定。“我已经受到很多威胁,他们主要通过电子媒体,找到了我的电话号码,发东西威胁我,但正因为这样,我才觉得开口非常重要。他们对我发出非常邪恶的威胁,我就觉得这是我的责任。我希望以后可以说,我在那个时候没有做一个旁观者,我出面开口了,我不怕。”

  “如果我不能接受的事情,我不会参与。我今年50岁,最怕这一生没有贡献。我觉得我开口是有贡献的,希望能多一些外国人可以出面。”安德龙说。

  安德龙认为,时间会给香港修例风波一个最好的答案。“长此以往,香港的经济会走下坡路,社会会乱,一流的社会精英会走。我觉得这一切,只有等平静下来之后,才能慢慢解决问题。我对中国、对香港非常有信心。”

标签:
责编:顾志铭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read_image_看图王.jpg
娄勤俭.jpg
吴政隆 - 副本.jpg
苏言.jpg
受权.jpg
江苏品牌.jpg
cj.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baokong.jpg
动态.jpg
00300595152_0140eb2e.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