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志·我们的五星红旗︱最北的“云旗”
2019/09/18 19:42  新华报业网  

  

  

  北北大名贾云旗, 7年来他像一只北飞的候鸟,每到春夏准时从山东荣成石岛出发,飞回到北纬53.3度黑龙江北极镇洛古河村。那里是中国最北的村庄,那里是他爸爸驻扎的地方,那里是他爸爸和妈妈建起的中国最北的夫妻警务室,那里的“白云”和“国旗”是他的名字。

  

  爸爸贾晨翔2003年入伍戍守边防,2010年他和北北妈妈王晓莲成立了夫妻警务室,驻守在中国最北的村庄之一黑龙江洛古河。

  

  洛古河,很特别。额尔古纳河与石勒喀河在此汇合后,变成雄性十足的黑龙江,一路奔向东。2011年9月,坐在黑龙江边,贾晨翔看到警务室前的红旗,飘扬在134号界碑上空,向南,呈现在他面前的是整个中国。他满怀激动,给即将出生的孩子取名“云旗”。

  

  洛古河很小!户籍71户174人,常住人口83人。村子只有两条小街,几分钟全村就可以逛一圈。一年无霜期只有86天,9月份就开始下雪。全年平均气温-5℃,极寒天气-53.2℃,冬天-40℃是正常。当地人形容:滴水成冰,吐痰成钉,冬天的苍蝇飞出去不到40厘米就冻僵了掉下来。

  

  夫妻俩热爱着这片土地。王晓莲为了追随丈夫,辞掉了哈尔滨律师事务所的工作。他们给村民办身份证、办户籍,这样乡亲们就不需要往返近200公里去镇上办了。他们帮助老袁在大山里找到了出走的女儿,夏天帮留守儿童补课,跳进刚结冰的黑龙江救小尾羊……他们为村里修建了唯一的水泥路,安上路灯,动员村民建起家庭旅馆,发展江上旅游,小小的村庄户均年收入翻了番,不少家庭年收入都在10万元以上。

  

  警务室离洛古河村500米,就在江边的界碑旁。29公里的边境线,便是他的“战场”,每天都要“巡边”几个小时。冬天,黑龙江冰封,水中的边境线变成了陆地,老百姓、游客一个出溜就可能越境了。贾晨翔几个小时走下来,经常是双脚失去知觉,头发、睫毛都结了冰碴。他的腿、腰都冻出了毛病,而这些也是北极边境派出所民警的通病。

  

  很小的时候,要离开洛古河前,北北总是大哭,他问妈妈,“为什么爸爸不能跟我们一起走,为什么爸爸不能回石岛找个工作?”慢慢长大了,北北不再问这个问题。只是快要离别时,他紧紧搂着爸爸才肯睡。

  

  8月22日,开学回山东老家前,爸爸按照两人的约定,带着北北一起升国旗!黑龙江奔腾不息,鲜艳的五星红旗飘扬在中国的北极。

  

  红旗下,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敬礼。

  

  来往洛古河村的路上,是大兴安岭成片的白桦林,一棵棵白桦树是那么挺拔、洁净,也有很多树被冬天的积雪压弯了腰,但是它们仍然扎根在黑土地上,顽强屹立。这些像极了贾晨翔们。

  

  出品人:双传学

  总策划:顾雷鸣

  总执行:陆峰

  统筹:冯海青 陈炳山 戴军农

  撰稿:刘海琴 周娴

  摄影:陈俨

  摄像:高鑫

  文字统筹:韦伟

标签:
责编:王建旸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QQ图片20190617134105.jpg
娄勤俭.jpg
吴政隆 - 副本.jpg
苏言.jpg
受权.jpg
江苏品牌.jpg
cj.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baokong.jpg
动态.jpg
00300595152_0140eb2e.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