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日报》旧报翻录 | 黄薇:悼念白求恩大夫(1939年12月4日)
2021/06/03 20:41  新华报业网  金亦炜  

  在白求恩牺牲后不久,《新华日报》特约《星洲日报》记者黄薇写作《悼念白求恩大夫》并于1939年12月4日刊发。这篇文章通过记者与白求恩大夫的几面之缘,勾勒出一个有血有肉的白求恩形象。

  现将全文刊载如下:

  悼念白求恩大夫

  黄薇

  这意外的噩耗,使我感到无限的悲痛!想到我前方千千万万的抗战将士,从此失掉一个忠实的朋友,使我经不住心头的跳动,哀悼的情绪!一个健壮、热烈、诚挚、伟大的影子,在我的脑海浮现着,过去的回忆,一幕幕地在我眼前展了开来:那是去年九月的事情。当记者一队三十余人刚到山西五台山的第二天,晋察冀XX政府、军区XX部及各民众团体,联合举行了一个盛大的欢迎晚会。在宴席上,得到XXX司令的介绍,记者开始认识了我们这位国际朋友,前线将士的救星白求恩大夫。高大的个子,穿着一套灰布的军服,格外显得他的健壮与刚强。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了,然而他有着二十多岁的青年的积极欢快的精神,和蔼可亲的态度,他对于记者从海外回到祖国深入敌人后方,非常感奋。他说他经过新加坡的时候,曾经亲眼看到那里的中国人是怎样热烈地爱护他们的祖国,援助着祖国的抗战,但他又好像自己的兄弟姐妹一般,亲切地关怀着我们侨胞在海外的生活情形,他爱好中国抗战,能够自然地使用着筷子,他努力地学习着中国的语言,热爱着日渐壮大起来的新中国。

  这位可敬可爱的加拿大朋友,曾经是英国皇家医院的名医,手术特别高明。当西班牙战争爆发的时候,他由于真理与正义的驱使,放弃了一切荣华富贵,去到了炮火连天的前线,救护了千千万万反法西斯的英勇将士,增强了他们的力量。及至卢沟桥的炮声一响,中国的全民抗战爆发,这位富于正义感的名医,便又携带了许多药品,器械和一颗热烈的心,跋涉重洋,不远万里来而来到我们这抗战烽火弥漫的中国。“乘飞机、坐火车、汽车、骑马、骑毛驴迂回走了不少的路,好容易才来到这里,中国实在太伟大了”。他看到我们的前线,也看到我们的后方,但这位真挚的国际友人,热望着我们的后方,会有更长足的进步。在晚会上,他以兴奋诚挚的语气,赞扬我国士兵的勇敢,保证最后胜利必属于我。他说:“我曾经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也参加过西班牙战争,然而像中国军队这种勇敢的精神,我在世界上还未曾发现过。”他叙述着我们的负伤将士,未用麻醉剂而被取出子弹时,连一声哀呼都不发的顽强情形,表示无上的感动。但是,他又好像慈母之对爱子一般,凄切地说:“虽然他们是那样勇敢、顽强,然而我们的内心却比什么都难过,我们应该设法减少这些为国家民族而流血的将士们的病苦才是啊!”

  不到一个星期,敌人声势汹汹,九路来围攻这坚强的抗日根据地了。在军政民的团结合作,机动配合之下,各路展开了激烈的战斗,后以战略关系,记者随军于大雨滂沱的一个雨夜中撤退,而白求恩大夫却早已离开我们而去执行他的神圣的任务了。

  随军撤退后,记者即参加X区政治部抗敌剧团出发慰劳伤病和宣传服务工作。在XX河伤病医院里,我们慰问了许多为国家民族而光荣负伤的将士,而在手术室里,我们又重逢着了这位可敬的朋友白求恩大夫。那时,他正以他那高明的手术,详挚的情怀,选用一把尖利的小刀,替一位昏迷状态中的战士,取出日本强盗罪恶结成的子弹。鲜血怒潮似地奔流,把他的双手全染红了。刀子碰到骨头,发出沙沙的声音。我不禁热泪盈眶,痛恨日寇的残暴,恨不得立即拿出枪杆,跑到前线去为他们复仇!雪恨!

  手术室内,除了白大夫的翻译员黄越千先生之外,就是几位当地的老百姓。这些淳朴的农民同胞,满腔的热忱,来帮助白大夫,可是为了语言的不通,动作太慢,来不及应付,于是董先生就索性自己动手了。这位北平的大学生,抗战以前曾经当过县长的青年,非但没有官老爷的架子,他那和蔼、谦虚、艰苦奋斗的精神,的确是我们青年的模范。他穿着一件护士衣,轻快地传递着刀、剪和一切用具,同时还指挥着那些可爱的农民同胞们如何消毒,如何上药。他成了白大夫唯一的助手,同时也是白大夫形影不离的一位好朋友。

  一个抬出去了,白大夫来不及休息,洗一洗手,第二个又抬进来了。有一位伤员负伤太重,衣服全已变成了血衣了。白大夫看见这种情形,亲切地拍拍记者的肩头说:“好孩子!你还是看吧!”这一天,白大夫太忙了,而我们的队伍,为了要联络,逼得我来不及向他告辞就走了。

  对于这么一位热情、诚挚的国际朋友,得不到一个详谈的机会,内心感到万分遗憾!

  忽然数天后,在X军分区的司令部里,我们又相遇着了。虽然在寒风吹彻的天气里,他依旧孩子似地,背着一个照相机,活泼地东奔西跑,摄取许多有意义的镜头。当天晚上,我们便在一处摇曳的煤油灯下,作了一次长时间的谈话。他坦白地叙述着他的过去,说着对于西班牙战争的亲感,并且幽默地计算着他从欧洲来到中国的时间和路线。对于我们的抗战,始终是怀着必胜的信念。对于我军的英勇作战,敌后精诚团结的巩固和壮大,表示万分的佩服和兴奋。谈到医药方面,他说,一切的医药、用品都缺乏,尤其是麻醉碘酒,止痛药,有时连医药棉也只好把用过的消毒后拿来再用。他详细地开了一张药单给记者,并且说,这里器械用具的缺乏尤其是严重的问题,遇到伤势太重,必须把手脚锯掉时,只好借用木匠的锯子或屠户的屠刀和菜刀。情状的凄惨,令人不忍想象,并再三叮嘱记者向后方人士及海外侨胞呼吁,多多捐些医药用具到前线去。

  这一切的一切,至今犹历历如在目前!

  然而,如今,我们伟大的伤兵救星陨落了!这不仅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不幸,而且也是全世界爱好和平人士的损失!白求恩大夫为医治伤员而中毒,他是为我们中华民族而光荣壮烈牺牲了,然而,无情地杀害他的刽子手是万恶的魔鬼日本侵略者。为了纪念我们伟大的伤兵救星,我们必须动员千百的医生、护士到前线去、到敌人后方去,继承他的遗志,完成他未尽的任务,以慰他的英灵,为了纪念我们可敬的国际朋友,我们必须加紧团结,抗战到底,争取最后的胜利,以日本强盗的头颅和鲜血来供献于我们可敬可爱的朋友的灵前!

  一九三九,十一,廿八夜

  新华日报·交汇点记者 金亦炜 整理

标签:
责编:刘雨菲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read_image_看图王.jpg
报业网书记头像-吴政隆.png
报业网书记头像-许昆林.png
受权.jpg
微信图片_20220608103224.jpg
cj.jpg
微信图片_20220128155159.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网上不良信息_00.png
动态.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