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 | 渡江战役:南京从此迎新生
2021/05/03 07:02  新华报业网-新华日报  

  位于南京城北的三汊河口,汩汩秦淮河在此汇入长江。入江口处就是2009年易地新建的渡江胜利纪念馆。

  主广场上,一组高耸的“千帆竞渡”群雕格外醒目:49根红色柱体排列组合成船帆和桅杆的造型,最高49.423米。通向展馆的木质栈桥名为“胜利之桥”,从桥头行至展馆大门,同样也是49.423米。所有数字,都共同指向那个特殊的日子——1949年4月23日。

  用小船划出来的胜利

  纪念馆广场上的保护棚内,96岁的“京电号”小火轮静静泊在里面,它最初是由上海沈宝记船厂建造,后因在渡江战役中的突出贡献而被誉为“渡江第一船”。历时一年多的修复,于今年初通过江苏省文物局验收,将在本月再次与市民游客见面。

  斑驳的船舷、开裂的舷窗,一下子把人们拉回到72年前那场荡气回肠的决定性战役中。

  1949年2月,三大战役结束,东北全境、华北大部和长江中下游以北地区全部解放,人民解放军120万军队在西起江西湖口、东至江苏江阴的长江千里北岸集结。

  4月22日,被称为“江北桥头堡”的江浦、浦镇、浦口县城解放,南岸的南京城门户大开。国民党先前“封江”时破坏了北岸所有船只,千百年来阻挡无数兵家的长江天堑,横亘在解放军面前。

  关键时刻,3个月前发生在淮海战场的情景再一次上演。沿江百姓们拉出藏在芦苇荡中的各式船只,小到只能坐3到5人,大到能装下百余人,还有船工临时发明创造,把成捆的木头扎成木排,甚至自家的门板都被老百姓捐出来造船。

  据后来统计,渡江战役期间,人民解放军在各处战线上共筹集了9400余艘船只。习近平总书记去年在参观位于安徽合肥的渡江战役纪念馆时指出:“渡江战役的胜利是靠老百姓用小船划出来的。”

  渡江前夜,解放军侦察员偷偷过江来南岸下关电厂“借船”,厂长韩德举当即决定派出“京电号”。4月23日晚9时许,曾为南京发电立下汗马功劳的“京电号”调转船头,离开国民党阵地,向着北岸驶去。回来时,它带来了120名人民解放军指战员,这是登上南岸进入南京城的第一批部队。

  渡江战役期间,“京电号”不停往返于浦口与下关之间,共运送了1400多名解放军指战员,邓小平、陈毅等总前委领导听说了它的事迹后,也乘坐“京电号”渡过长江。

  “南京解放了”

  1949年4月23日,路透社发布这样一条消息:“国民党南京及长江全部防线一夜之间如戏剧性崩溃。”此时距离渡江战役打响,不过3天时间。“没想到堂堂国民政府的首都,竟然那么好打。”一位抗战老兵多年后回忆时说。

  国民党的溃败是从内向外的。时任金陵大学校长的陈裕光,撕掉了国民政府教育部为他办理的去台湾的护照和机票。宋美龄致电金陵女子大学校长吴贻芳一同赴台,被吴贻芳拒绝,她要“静静地而又不安地等待着光明的到来”。中央研究院的81名院士里,最终只有9人赴台。

  相比这些人,29岁的蔡美娴身份普通多了。她是“中央广播电台”的一名播音员。1949年初,国民党开始疏散相关公职人员,“中央广播电台”的工作人员被要求填写去向志愿,大部分人选择遣散和调往内地电台,只有6位播音员留在了南京。蔡美娴是其中之一。1948年她从济南辗转来南京的路上,和解放军交叉着走,亲眼目睹了这支军队同老百姓打成一片,和“鸡飞狗跳”的国民党军队形成鲜明对比。解放军的炮声离南京城越来越近了,她还劝说担任传音科科长的弟弟蔡骧一起留下。

  为了南京城顺利解放,中共南京地下党组织一直努力地进行策反工作。3月22日,驻守南京的国民党第九十七师师长王晏清率部起义。4月23日,国民党第二舰队少将司令林遵率舰长9人、舰队队长2人、25艘舰艇及全部官兵,在南京燕子矶起义,国民党失去江防能力。同一天的南京下关狮子山炮台,在地下党员、台长胡念恭的领导下,在解放军渡江时一炮未发。

  首批登陆南京的部队直奔总统府,刚到门口,里面的人就很配合地把大门打开。青天白日旗被扯下,鲜艳的红旗高高飘扬。第二天上午11点,蔡美娴的声音通过电波传遍南京城:“南京广播电台,各位听众,南京在真空了不到24小时以后,今天上午,中国人民解放军已经进入市区,南京这座被国民党政府统治了22年的古城,获得了新生。南京解放了!”

  几天后,邓小平、陈毅等人走进了总统府。办公室内,玻璃台面的桌子上摆着台历,还停留在4月22日,邓小平开玩笑说:“蒋委员长悬赏缉拿我们多年,今天我们找上门来了。”

  解放南京后的一个大胜利

  南京解放后,渡江战役总前委向中央军委发电报告情况:此次南京破坏不大,房屋一般完好,各机关保护尚好,秩序尚未大乱。对于一座当时近百万人口的大城市来说,这样的顺利解放实在不易。

  表面风平浪静,实则暗流涌动。4月22日下午,眼看南京城朝不保夕,国民党京沪杭警备总司令汤恩伯下令撤退,并要求炸掉港口、火车站、机场、重要仓库,企图破坏城市,甚至再早些时候,敌特机构专门从监狱中放出小偷、匪徒3000余人,为的就是破坏城市秩序,给共产党留下一个烂摊子。

  为应对这一形势,中共南京市委充分发动起学校、工厂、商店、机关的群众护厂护校护店,“应变委员会”“维持委员会”“自励会”“纠察队”“巡逻队”,各种名号的组织不断涌现,与国民党当局展开斗争,保卫这座城市。

  位于江北的“远东第一大厂”永利铔厂成立了“同人互助会”,他们加固门窗,派人站岗,给围墙加装电网,甚至买了3个月的粮食咸菜,以备持久战。中央商场同人自励会提出“人在商品在”的口号,在南京解放之前阻止资本家外运货物,渡江战役打响后,又积极发动厂商资本家加入护店行列,还从伪警那里弄来十几把枪,用来震慑破坏分子。最终,在社会各界人士的共同努力下,南京城在整个解放期间,没有断水、断电、断通讯,没有大乱,也没有遭受大的破坏。

  为了顺利接管南京,早在解放之前,我党就从冀鲁豫、冀中、豫皖苏等地抽调了一批南下干部,组建“金陵支队”并进行短期集训,学习入城守则,整顿思想作风,掌握城市政策。后来,时任八兵团司令员的陈士榘在评价接管南京时说:“这是解放南京后的一个大胜利。”

  72年过去,如今的南京正以拥江发展的崭新姿态,阔步迈进新的时代。滚滚长江不再是天堑。但江边的浮雕、保留的电厂,依然在告诉往来的车辆和人们,72年前,这里发生了什么。

  “对我们来说,这段历史是有生命的。”渡江胜利纪念馆讲解员高小雅说。从大四时来到刚筹建的馆里做志愿者算起,她从事这项工作已有12年,讲解词的内容也在不断丰富,已经更新到第三版——采访亲历过战役的老将军老战士时,她和同事在一旁静静地听着口述,回去后就写进讲解词。遇到了解历史的专家学者前来参观,做听众的有时就是高小雅自己和同事们。如今,这里每年接待游客约90万人次。

  “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城市不会忘记,人民也不会忘记,历史更不会忘记。

  新华日报·交汇点记者 董翔 管鹏飞

标签:
责编:顾志铭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read_image_看图王.jpg
报业网书记头像-吴政隆.png
报业网书记头像-许昆林.png
受权.jpg
周刊 报业网小banner_wps图片.jpg
cj.jpg
微信图片_20220128155159.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网上不良信息_00.png
动态.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