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国戍边英雄”陈红军:新时代军人的杰出代表
2021/07/18 10:47  光明日报  

  【奋斗百年路·启航新征程“七一勋章”获得者】

  加勒万河谷,这条位于西部边境喀喇昆仑山脉褶皱深处的细长峡谷,激流滔滔,乱石嶙峋。

  这里是祖国的西部边陲,也是守卫和平的一线——

  来自天南海北的一茬茬官兵,扎进茫茫群山,挺立冰峰雪谷,用热血和青春筑起巍峨界碑。

  在那场回击有关外军严重违反两国协定协议、蓄意挑起事端的斗争中,我边防官兵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对暴力行径予以坚决回击,取得重大胜利,有效捍卫了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

  33岁的营长陈红军,奉命带队前往一线紧急支援,在同外军战斗中,英勇作战、誓死不屈,为捍卫祖国领土主权、维护国家核心利益壮烈牺牲。

  敢于斗争、敢于胜利。“卫国戍边英雄”陈红军和他的战友们展现出来的誓死捍卫祖国领土的赤胆忠诚和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战斗精神,彰显了新时代卫国戍边英雄官兵的昂扬风貌。

  把背影留给战友的“冲锋者”

  【营长带我们上前线时,就穿着这一身】

  恢复了平静的加勒万河谷,河水缓缓流淌,群山沉静肃穆。

  然而,每当望见“大好河山,寸土不让”8个大字时,中士何生盼还是忍不住会想起营长陈红军,想起那个冲锋在前的背影。

  “很长一段时间,战友们聚在一起聊天时,总会不自觉地翻出他的照片来看。”何生盼红着眼眶说。

  照片里的陈红军脸膛黑黑,近一米八的个子穿上单兵防护装具,英气十足;他的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眼镜,笑意盈盈中透着几分儒雅。

  “营长带我们上前线时,就穿着这一身。”何生盼记得,那天傍晚,陈红军从指挥所匆匆跑回来,边跑边喊:“所有人备勤,准备登车!”

  【说好了要一个不少地回来,结果他自己却没兑现承诺】

  “那段路,感觉车都快飞起来了!”中士何俊发现,营长从来没有这么着急过,“后来,道路不通,他就带头蹚河,不顾近5000米的海拔跑着往前冲。”

  “保护团长!”中士陈伟听见一声高喊,只见陈红军带着两名盾牌手,迎着“石头雨”“棍棒阵”冲上前去,用身体和盾牌隔开外军,掩护战友将团长救出。

  陈红军指挥部队向有利地形有序转移时,看到几名战士被对方围攻,毫不犹豫地转身,带领官兵再次冲锋,只留下一个高大的背影。

  在很多官兵的记忆里,那个背影是营长留给他们的最后印象。

  我方增援队伍及时赶到后,一举将来犯者击溃驱离,取得重大胜利。排长曲元钧清楚记得,出发时陈红军打着手电,站在风雪中郑重承诺:“我要把你们安全地带上去,也要把你们一个不少地带下来!”

  “说好了要一个不少地回来,结果他自己却没兑现承诺……”

  祖国山河终无恙,守边护边志更坚。那场战斗之后,“宁将鲜血流尽,不失国土一寸”被很多官兵自发写在了头盔里、衣服上,刻印在青春的胸膛里。捍卫着英雄誓死捍卫的国土,肩负着英雄用生命践行的使命,一股“学英雄、当英雄”的热潮涌动在喀喇昆仑高原。

  没什么爱好的“拼命三郎”

  【有一天,我一定要穿上这身军装】

  2009年,陈红军从地方大学毕业,本已通过公安特警招录考试,可一听说征兵的消息就临时“变卦”,最终走进火热军营。

  走上高原是因为理想,留在高原则考验信念。无法摆脱的高寒缺氧,满目的荒漠冰川,漫长的冬季封山……胸怀“党叫干啥就干啥”的赤胆忠诚,肩负“边关有我在,祖国请放心”的勇敢担当,陈红军坚守着无数边防军人用生命筑起的精神高地,扎根奉献奋战在边防斗争一线。

  2020年,他成长为全团最年轻的营长,在祖国的西部边境线上洒尽热血,将自己的军旅生涯永远定格在了第11年。

  11年的军旅生涯,赤胆忠诚皆为祖国。

  团政委王利军说,这些年来,陈红军先后任排长、参谋、连长、协理员、股长、营长,岗位多次变换,每个岗位拼尽全力、表现出色。

  “红军本是学心理学的,军事方面可谓零基础。可担任二连连长后,他很快就掌握了装甲专业知识。”曾任二连指导员的王伟,说起老搭档的钻劲儿,慨叹不已。

  “当作训股股长时,他的办公室在三楼,宿舍在一楼,遇到重大任务,干脆在办公室支了张行军床……”聊到老股长,连长陈鸿宇直言,“他干起工作来,就是个拼命三郎!”

  母亲丁念毕回忆道,陈红军从小就崇拜军人保家卫国,经常“偷”他三叔的军帽戴。后来,有高中同学参军,他又借来军装拍照,并告诉母亲:“有一天,我一定要穿上这身军装。”

  【党把自己放在什么岗位上,就要在什么岗位上建功立业】

  在陈红军宿舍书柜里的一本书中,一段画线重点标注的话折射出他对职责使命的理解:“党把自己放在什么岗位上,就要在什么岗位上建功立业……”

  机步营是边情紧急时支援一线的力量。陈红军任营长时,正好赶上全营从装甲步兵营向机械化步兵营转型。

  起初他充满了本领恐慌,但使命感促使他不断激励自我,奋发进取。

  整理陈红军遗物时,何生盼看到,营长没有个人日记,有的只是厚厚的几本工作笔记,其中,单就一个站哨就列出了好几点问题。

  陈红军牺牲后,机步营官兵发现,大家谁也说不出营长有什么业余爱好,“印象中,他最喜欢的似乎除了工作还是工作”。

  在陈红军的带领下,机步营改制不到2年便形成作战能力,先后被表彰为军事训练一级单位、装备管理先进单位、后勤管理先进单位……

  有情有爱的“普通人”

  【那是最幸福的一段时光,是一个家庭该有的样子】

  “红军是一个让人感觉很温暖的人。”肖嵌文聊起和丈夫相识相恋以来的日子,几度哽咽,“平时虽然相隔几千公里,可每逢节日,我都会收到他寄的礼物。”

  结婚4年,夫妻俩聚少离多,一直没有孩子。陈红军最后一次休假是2020年春节,只有短短17天。

  回忆起匆匆相聚的日子,肖嵌文说:“每天早上我还在睡觉的时候,他会提前去超市买好菜,然后我再给他做一日三餐。那是最幸福的一段时光,是一个家庭该有的样子。”

  令人欣慰的是,这次相聚留下了爱情的结晶;令人痛心的是,孩子还没出生便永远失去了父亲。

  肖嵌文清楚记得,自己最后一次和陈红军联系是2020年6月5日,那时怀孕已有5个多月,“他特别喜欢丫头”。肖嵌文曾开玩笑问陈红军:“如果是个男孩,你还不爱了吗?”

  “爱呢,爱呢,爱呢!”电话那头,传来陈红军忙不迭的回答——这也成了肖嵌文对陈红军最后的记忆。

  【党员干部跟我顶在最前面,义务兵往后靠】

  边境一线,陈红军始终是官兵眼中的标杆。

  “构筑工事,几十斤重的大石头,我们抱一块,他肯定也抱一块。”下士王钰说,“战士衣服脏了,营长身上也绝不会干净”。

  在战斗最激烈时刻,上等兵杨旭东亲眼看到——面对外军人多势众、咄咄逼人的态势,陈红军一边冲锋一边大声喊:“党员干部跟我顶在最前面,义务兵往后靠……”

  平时甘苦与共,战时生死与共。那场战斗中,团长顶在最前面阻挡外军,营长救团长、战士救营长、班长救战士……我官兵上下同欲、生死相依,是以少胜多的关键所在。

  战斗结束清理战场时,王钰在陈红军等人牺牲现场看到,一名战士紧紧趴在营长身上,保持着护住营长的姿势。

  这名战士是陈祥榕——陈红军平时关爱最多的“娃娃兵”之一。

  (新华社乌鲁木齐7月17日电 琚振华、王天益)

  《光明日报》( 2021年07月18日02版)

标签:
责编:顾志铭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read_image_看图王.jpg
报业网书记头像-吴政隆.png
报业网书记头像-许昆林.png
苏言.jpg
受权.jpg
周刊 报业网小banner_wps图片.jpg
cj.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网上不良信息_00.png
动态.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