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 | 夫妻同心,守护孤岛32载
2021/05/22 08:05  新华日报  

  5月15日清晨5点,太阳从海平面上刚刚冒出头,“时代楷模”、江苏省连云港市灌云县开山岛民兵哨所名誉所长王仕花和往常一样,与守岛民兵们一起扛着国旗爬上整座岛的最高处,将五星红旗迎着朝阳升起。

  “陪王继才守岛32年,这座岛就像我的家一样。老王虽然走了,但我还是在岛上才感觉踏实,就像老王还在我身边。”王仕花说,身旁,是王继才扶着望远镜眺望大海的铜像。升旗、巡岛、为两人亲手栽下的树浇水……如今,她大部分时间仍然住在岛上,把自己深深融入了这座只有两个足球场大小的岛屿。

  你来守岛,我必定追随

  “石多水土少,台风四季扰。飞鸟不做窝,渔民不上岛。”茫茫黄海中,这座小小的岛距离灌云县燕尾港镇12海里,只需走上20分钟,就可以来个“环岛游”。

  看上去不起眼的小岛,是一座国防战略岛。当年侵华日军从灌河口登陆时,就是以开山岛为跳板。解放后岛上一直有部队驻扎,1986年部队撤防,这座岛由灌云县人民武装部接管,设置了一类民兵哨所,必须有人长期驻守。

  当年灌云县人武部4个月里找了4拨十来个人,没一人留得住,最长的也只待了13天。1986年7月,人武部老政委王长杰找上了刚刚26岁、任生产队长兼民兵排长的王继才。犹豫再三,王继才瞒着家人上了岛。

  “旧营房黑洞洞的,太阳一落山,我心里就怕了,这哪是人待的地方!”王继才曾回忆道。上岛后第一个晚上,他在营房里用铁锨顶住门,为了壮胆,平生第一次开了酒,一晚上抽了4包烟,眼巴巴盼着天亮。最初几天的恐惧过后,孤独感袭来。没人说话,王继才就灌自己酒,喝完对着大海狂喊,嗓子都喊哑了。

  48天后,全村最后一个知道消息的王仕花坐船来看他,看到满头乱发、胡子拉碴、身上散着一股味道的王继才,她心疼极了。王继才也曾动摇过,但王长杰对他说:“你爸你舅都是老军人,你要是真下岛了,也对不起他们呀!”王继才咬咬牙,决定坚持下去。王仕花舍不得丈夫一人受苦,辞掉了小学民办教师的工作,把两岁的女儿托付给婆婆,陪丈夫上了岛。

  之后的日子里,两人一起升旗,从陆地背来泥土种树种菜,巡岛检查仪器……雨天,岛上风大路滑,两口子就用绳子将彼此系在一起,防止摔到海里。

  “开山岛再小,也是国家的领土。前辈打下的江山,总要有人去守。”抱着这样朴素的信念,王继才守岛一守就是32年。

  你选择坚守,我必生死与共

  开山岛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岛上的山洞、营房,曾让一些犯罪分子动起歪心思,想将它变成黄赌毒、走私、偷渡的“避风港”。1999年3月,一名自称开发商的男子孙某找上王继才:“王叔,你看你,过的是什么日子?不如下岛吧,我们给你一笔安家费,小岛让我来经营,赚钱和你对半分,但你不能向上面汇报。”

  王继才一听便明白过来,“我穷是穷,但不干净的钱坚决不要!”王继才迅速报告上级。那些年,夫妻俩先后9次报告涉及走私、偷渡等违法事件线索,其中6次成功告破,为国家挽回了重大经济损失。

  守岛的生活有多苦?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盏煤油灯、一个煤炉、一台收音机,几乎就是他们所有家当,淡水靠岸上送来的补给和水窖存下的雨水,断水断粮是常有的事。1992年冬天,有一次大风刮了17天,补给无法送上岛,5岁的儿子饿得直哭。王继才夫妻俩去海边摸来海蛎、海螺,没有火,只能吃生的,王仕花先把螺肉嚼烂,过滤掉腥臭味,再往孩子嘴里填;顿顿吃海蛎,最后儿子撒的尿都是乳白色的。当渔民们终于送来补给时,一家人已经饿得说不出话。

  最让王仕花难忘的,就是她在岛上生下儿子王志国那段经历。1987年7月9日,还没到预产期,王仕花的肚子却一阵阵地疼了起来,不巧的是连刮了几天大风,他们无法下岛。王仕花痛得直喊,王继才也慌了,就怕妻子难产。他用部队留下的步话机联系上医生,在对方指导下,找出剪刀放在炭炉上烤了又烤,帮妻子接生并剪断脐带。

  回顾这一切,王仕花只说了3个字:“都值得。”从起初的不支持,到生死与共的陪伴,王仕花说,正是在这些年的经历中,她理解了王继才的选择,“老王常说,家就是岛,岛就是国,我们是民兵,为国守岛,是我们的职责。”

  你走了,我替你守下去

  2018年7月27日晚上,王继才在驻守期间突发急病,经抢救无效去世,终年58岁。王仕花当天正巧下岛看病,她含泪说:“如果当天我在岛上,老王发病时我就能照顾他,他或许就不会走!”

  数天之后,尚未走出悲痛的王仕花作出决定,“老王说过,要一直守到守不动的那一天。现在他实现了自己的承诺,他的承诺就是我的承诺,所以我要在开山岛守下去。”8月6日上午9点多,王仕花在大女儿王苏、儿子王志国的陪同下来到灌云县人武部,申请正式接替王继才守岛。

  “老王,距离我们上一次写信,得有40年了吧。从咱俩相识、结婚到守岛,这些年我们没有分开过。今天坐在这里给你写信,我感觉就像是在做梦,我多么希望梦醒了你还会憨憨地笑着和我说话。你离开已经32个月了,这些日子里我没有一天不在想你,这些天我也有许多话想跟你说说,虽然你无法回应我,但是我还是想和你说说。”今年清明节前夕,坐在岛上熟悉的桌子前,王仕花泪眼婆娑,用一封亲笔写下的家书,向王继才讲述岛上发生的变化。

  “我知道,你最挂念的就是岛上的事了,你放心,岛上一切都好!你做梦都想不到的海水淡化系统、太阳能和风能离网发电系统等,都来到岛上。连太阳能路灯都装上了,咱们的小岛夜里也有光亮了。如果你还在,肯定不会再因为摸黑巡逻而摔倒了。”王仕花一字一句地写道。

  开山岛哨所也有了接班人。灌云县在开山岛成立了执勤班,15天一次轮换,每次由3名民兵驻岛。值班哨长刘文金说,岛上的生活设施比以前好了很多,但孤独和寂寞依旧难熬,王继才当时的艰苦,如果不切身体会是感受不到的,“我们能做的,就是传承、践行王继才的精神,在平凡的岗位上默默付出、无私奉献。”

  刚上岛时,刘文金和另外两名守岛民兵只能住大礼堂的通铺,现在岛上环境好了,整理出了一间宿舍,3个人挤在一个房间。走进他们的宿舍,只见环境整洁,被褥都叠成了方方正正豆腐块。“虽然是民兵,但我们都按照部队的标准要求自己,不能放松。”刘文金说。

  如今,开山岛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前来参观学习的人络绎不绝。王仕花说:“老王要是看到开山岛翻天覆地的变化,肯定也很欣慰。我们做的都是平凡的小事,党和国家却给了我们这么多荣誉,我们能做的就是把岛继续守好。”

  新华日报·交汇点记者 程长春 吉凤竹

标签:
责编:张红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read_image_看图王.jpg
报业网书记头像-吴政隆.png
报业网书记头像-许昆林.png
苏言.jpg
受权.jpg
周刊 报业网小banner_wps图片.jpg
cj.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网上不良信息_00.png
动态.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