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报业网 > 推荐 > 正文
儿子刚满周岁她却留下遗书:“生前是永久没有再见的机会了……”
2021/04/06 17:22  CCTV国家记忆  中央政法委长安剑  

  90年前

  1931年春天

  一位年轻女子带着她刚满周岁的儿子

  走进上海的一家照相馆

  她抱着儿子坐在高背藤椅上

  拍了这样一张照片

  孩子好奇地打量着面前的一切

  母亲温柔美丽

  这本是生活中寻常的一幕

  没人会知道

  拍这张照片时

  这位母亲已做好诀别的准备

  从照相馆出来后

  她便将孩子送到亲戚家中寄养

  自己则继续执行潜伏任务

  并在不久后

  孤身一人前往东北

  自此母子俩生死两茫茫

  她叫李坤泰

  1905年10月25日

  出生在四川省

  一个叫伯阳嘴的村子

  她还有一个为我们所熟知的名字

  “赵一曼”

  图:中国军事院校招收的第一批女兵学员

  1926年1月

  赵一曼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7年

  蒋介石叛变革命

  为了培养和积蓄革命力量

  中共党组织决定

  把一批青年党员秘密送往莫斯科

  这其中就有赵一曼

  1928年11月

  已是莫斯科中山大学

  “高材生”的赵一曼

  接到了回国的任务

  此时,她已身怀六甲

  但赵一曼仍选择回国抗战

  图:赵一曼 陈达邦夫妇

  1928年冬天

  赵一曼与丈夫告别

  回国后被派往湖北宜昌

  建立秘密交通联络站

  负责转送文件和护送干部

  由于长途奔波、环境恶劣

  赵一曼早产生下一个男孩

  并给这个孩子起名宁儿

  然而还没来得及

  品味初为人母的甜蜜

  赵一曼的身份

  便引起当地警察的怀疑

  为了躲避抓捕

  赵一曼带着孩子

  登上了去上海的轮船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

  不到四个月

  东北地区全部沦陷

  赵一曼主动请缨

  奔赴东北抗日救亡前线

  动荡的环境下

  带着一个襁褓中的婴儿

  在最危险的地方开展地下工作

  艰难程度无法想象

  离开上海前

  赵一曼找陈琮英商量

  陈琮英是任弼时的妻子

  赵一曼丈夫的妹妹

  几番考虑下

  赵一曼决定将宁儿寄养到

  陈琮英的堂兄陈岳云家

  骨肉分离时

  她怀抱着一岁零三个月的宁儿

  拍摄了这张照片

  赵一曼把照片寄给了

  丈夫陈达邦以及二姐李坤杰

  这是赵一曼离开宜宾后

  李坤杰收到的唯一一次妹妹的消息

  从此再也没有了音讯

  1934年7月

  赵一曼来到离哈尔滨不远的珠河

  赵尚志领导的

  东北反日游击队哈东支队

  就在这一带活动

  当时赵一曼自称姓赵

  很多老乡误以为

  她是赵尚志司令的妹妹

  一次大会上她说:

  我和赵司令虽然不是亲兄妹

  但是为了救国

  和千百万同胞走到了一起共同抗日

  比亲兄妹还亲

  以后大家就叫我赵一曼吧

  这是李坤泰第一次

  使用赵一曼这个名字

  反日游击队的队伍不断壮大

  1935年1月28日

  扩编为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三军

  赵尚志任军长

  赵一曼任第一师第二团政治部主任

  在珠河,赵一曼的影响力非常大

  日伪报纸曾登载过这样一篇报道

  “共匪女首赵一曼

  红装白马奔驰于丛山密林

  常采取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之战术

  使我倍感难以对付”

  敌人或许无法想象

  被他们形容成“红装白马”的女政委

  实则是一个身患肺病

  个头只有一米五几的四川女子

  在抗联的一次作战中

  赵一曼不幸受伤被俘

  枪伤导致她的大腿有24片碎骨

  有截肢的风险

  刑讯中

  敌人诱供赵一曼不成

  便使用酷刑

  用木棒抽打赵一曼的胳膊

  用手抠她溃烂的伤口

  赵一曼几次疼得昏死过去

  仍绝口不提党的秘密

  为了得到更有价值的情报

  敌人把赵一曼送到

  伪满哈尔滨市立医院监视治疗

  1936年5月20日

  日伪控制的各大报纸

  刊登了赵一曼被捕的照片

  以“红装白马女匪首”

  为标题进行了报道

  赵一曼被捕时对审讯人员说的话

  也被刊登了出来

  我的主义是抗日

  正如你们把破坏抗日会,逮捕我

  当做职业

  作为你们的目的

  我也有我的目的

  宣传反满抗日的思想

  开展反满抗日的运动

  这就是我的目的、主义和信念

  赵一曼坚贞的民族气节

  深深感动了伪满哈尔滨市立医院的

  护士韩勇义和看守警士董宪勋

  两人决定帮助赵一曼逃离医院

  回到抗日游击区

  1936年6月28日

  董宪勋和韩勇义帮赵一曼

  从医院逃了出来

  可惜的是三人最终被敌人追上

  再度被捕

  赵一曼受尽酷刑

  招数用尽的日本人决定

  把赵一曼押往珠河“示众”执行死刑

  赵一曼知道生命已到尽头

  她大义凛然、慷慨赴死

  而作为母亲

  此刻她还有长长的牵挂

  在开往珠河的火车上

  她向押解她的宪兵要来了纸和笔

  给儿子留下了最后的话语

  宁儿

  母亲对于你没有能尽到教育的责任,实在是遗憾的事情。母亲因为坚决地做了反满抗日的斗争,今天已经到了牺牲的前夕了。

  母亲和你在生前是永久没有再见的机会了。希望你,宁儿!赶快成人,来安慰你地下的母亲!我最亲爱的孩子啊!母亲不用千言万语来教育你,就用实行来教育你。

  在你长大成人之后,希望不要忘记你的母亲是为国而牺牲的。

  一九三六年八月二日

  你的母亲赵一曼于车中

  1936年8月2日

  赵一曼倒在了珠河县小北门外

  她曾经战斗过的地方

  牺牲时

  年仅31岁

  那封写给儿子的遗书

  当时没能交到赵一曼儿子的手里

  而是被日军存入了日伪档案

  直到1956年

  已经28岁的宁儿

  才知道了自己的母亲

  是抗日英雄赵一曼

  在母亲的殉难处

  宁儿终于亲眼看到了

  那封多年前母亲写给他的遗书

  他用颤抖的手

  抄下了母亲留给自己的话

  许多年过去了

  我们仍然记得

  这位伟大母亲的故事

  如果她当年没有反抗

  也许不会牺牲

  陪伴她的宁儿长大

  但她渴望她的国家

  统一安宁,国富民强

  面对信仰

  义无反顾地选择奋斗终身

  纵然有万般的眷恋与牵挂

  赵一曼

  她的名字

  就是一种力量

标签:
责编:王娣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read_image_看图王.jpg
娄勤俭.jpg
吴政隆 - 副本.jpg
苏言.jpg
受权.jpg
周刊 报业网小banner_wps图片.jpg
cj.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网上不良信息_00.png
动态.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