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报业网 > 推荐 > 正文
战“疫”风采录 | 这些天,我是怎么度过的——奋战在武汉一线环保人的自述
2020/02/12 15:47  中国环境新闻  

  当生活的节奏被突如其来的疫情打断,当春节假期意外地变得枯燥而漫长,当你每天看过那些增长的数字后放下手机叹一口气,当熙熙攘攘的街头变得空空荡荡,偶尔出现的几个身影还戴着白色口罩神色匆忙。

  整个世界好像被按下了暂停键。

  同一时空下,有一群人的生活却被按下了快进键。

  他们是奋战在武汉抗疫一线的环保人,让我们一起来听他们讲讲这些天他们的故事。

  胡国华

  武汉市汉阳区环境监察大队大队长

  “您有多少天没见到家人了?”

  此时,胡国华正坐在前往检查医院的路上。听到“家人”二字,他的鼻子一酸,眼眶发烫。放下手机,他靠在车座上,闭上眼睛,回忆起这些天的工作:

  从大年初三到今天,我一直没有停下工作。武汉是疫情的中心,包括我在内所有武汉的环境工作人员很多天都处在紧绷状态。

  我们每天的任务,是检查医院和医疗机构的医疗废物和污水。最初队伍中有6个人参与医疗废弃物的检查工作,负责区内15家医疗机构。但不久,有一位队员家人感染冠状病毒肺炎,还有一位队员身患重感冒,参与工作的人数减少到4个人。

  但这时,需要检查的定点医疗机构和隔离点却从15家陡增到30多家。我们4个人负责这30多家医疗机构和隔离点的医废检查,已经有十余天。

  令我欣慰的是,单位的张金、蔡宏主动请战,加入了我们。

  面对武汉疫情的防控,我们处在高负荷运转状态。不光是我,所有队员都感到身心疲惫。队员张常亮、刘勇、李斌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另外几个队员家里有老有小,不回家不行,回家又担心传染给家人。有几个队员回了家也要单独在房间吃饭睡觉,不和家里人接触。

  我一再和队员们说,保重、保重、再保重。

  这十几天,我忙得连抽空给家里打个电话报平安的时间都没有。家人每天都要微信或者打电话询问我,叮咛我注意身体。有时候忙碌的间隙我会抽空回复一两句,更多的时候连回复的时间都没有。

  “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啊!”每天,姐姐都要通过微信传来这样的嘱咐。

  那一天,我刚换好防尘服准备工作。因为不方便用手机回复,只好把手机放在桌上。临行前我回头望了一眼,桌上的手机还亮着,那句话还停留在屏幕上。

  我忍住心头翻涌,转过身,和队员们前往下一家定点医疗机构进行医废检查。

  路上,我看了看身旁的队员,朝他们点点头。在这种大是大非面前,我们没有一个人退缩。只要工作需要,一声令下,我们就义无反顾,当好人民的保护伞。

  我惦念家乡的母亲,惦念姐姐,但我更惦念的是医疗废物有没有被消毒处置、做到万无一失,不能让病毒通过医疗废物和污水继续传播。

  我想,疫情结束后,我会给家人一个大大的拥抱。对他们说,战役结束了,让你们担心了。未来美好的日子,我们要珍惜、珍惜、再珍惜。

  忙碌中的胡国华(左一)

  闻超

  武汉市硚口区生态环境分局办公室党务负责人

  闻超每天要带着机关干部到对口社区参与防疫帮扶的工作,帮助社区筹集防护物资、做好分级分类诊疗宣传、登记发热人员情况、帮助孤寡老人运送送货物资和测量体温等等。晚上回家以后,还要更新社区每日新增发热人员的统计和一些文字材料。完成一天的工作,已是深夜,闻超合上电脑,揉了揉眼睛:

  从大年初二到今天,我还没有休息过一天。

  “不去行不行?武汉疫情这么重,你还要去接触那些发热人群,多危险啊……”我记得刚接到任务时,我的爱人对我说。

  我一时不知该怎样安抚她的情绪。这几个月,我一直在忙主题教育工作,准备年底绩效考核,加班很多,对家庭的关心也就少了很多。我知道,她对我有气,更有担心。

  毕竟在这样危险的时日,谁不想偏安一隅,安稳地等疫情退去?

  可是我不能。

  我顿了顿,对她说:“我年轻,身体好,又是党员,平时和社区接触的多,没人比我清楚社区的情况,我必须得去。”

  我是党员,入党时对着党旗宣誓过。所以当党需要我,武汉需要我的时候,就算有千万种担忧和顾虑,我都必须要冲上去。

  庆幸的是,我还有并肩战斗的同伴。我们监察大队的黄海涛,在我的询问下才说出他家乡的母亲染上肺炎的事。武汉封城,作为独子的他没办法回家照料老人,每天只能通过电话询问老人的情况,一到晚上就担心得辗转反侧、彻夜难眠。即便这样,他依然坚持在一线参与辖区医疗废物和废水的处置管理工作,没有和单位提过一项要求,没说过一句怨言。环评科的熊璘,丈夫早她几天就参加了隔离点包保工作,家里的孩子和老人都靠她一人照顾。即便如此,我通知她来上班时,她还开玩笑地说“出来也好,在家都憋狠了”。

  我们每一个人背后,都是一个承担风险、默默奉献的家庭。我也有家人,我何尝不知道这时候背对他们走上一线,是多么艰难却又必然的决定。

  谁没有多说一句,但是都不约而同地奔赴防疫前线,我想,这应该就是所有共产党员不言自明的默契吧。

  我之前在家看着手机上各种信息,心里也很害怕。可是当我同战友深入一线,了解疫区居民的生活状态时,这种害怕又消失了。我愈发感觉到,当党员和人民站在一起时,那股力量是战无不胜的。

  今天社区发热人员的统计工作完成了。我看了看表,已经深夜了。窗外的武汉万籁俱寂。

  几个小时后,新一天的战斗又要开始了。而我,虽然疲惫,却一天更比一天坚信,这场战斗,我们一定会赢。

  闻超在给社区居民测量体温

  邰晨

  武汉市洪山区生态环境分局监察大队负责人

  邰晨,2010年从空降兵部队转业到地方,成为武汉市生态环境系统中的一员。对于邰晨而言,今年的春节有着特别的意义。自2015年以后,邰晨就没有回过江苏老家过春节。那年,儿子才初中二年级。今年,儿子要上大学了,邰晨和爱人原本计划着带儿子回江苏,和家乡的亲人一起分享这份喜悦。但武汉爆发的肺炎疫情,让邰晨决定留在武汉:

  昨天,爱人因疑似感染新冠肺炎被送往隔离点,我也不得不开始居家隔离办公的日子。

  从1月20日武汉成立疫情防控指挥部开始,不到一周的时间,形势就非常严峻。我们从大年初三开始正式上班,刚开始的几天相对轻松,我们前往监查的定点医疗机构只有2家。

  后来疫情愈发严重,我们去的定点医疗机构从2家增加到了7家,其中还包括2家新建的方舱医院。与此同时,区里还在不断设置临时集中隔离观察点,到目前为止共设置了14家。这些临时集中隔离观察点基本都是酒店和宾馆,没有污水处理设施,令我们的工作遇到了难题。

  几经周折,多方联系,我们才找到了一家环保公司来承接隔离点(方舱医院)的污水消毒工作。之后,我们每天都要同环保公司的人员一同前往隔离点勘察安装投药装置的点位,测算排水量进行投放消毒剂,组织人员对全区医疗机构的污水处理、医废处理进行监管并协调清运。

  我的爱人是社区的工作人员,每天都要去社区处理防疫方面的事情。我俩忙,只能让儿子一个人在家。担心他一个人在家吃不上饭,我给他买了一整箱的方便面和十几袋速冻水饺。

  爱人2月9日疑似新冠肺炎感染,我回到了家里,在家隔离办公。虽然居家,但是手头的工作不能停,这两天我还在不断通过电话、微信等工具,协调督办防疫的事情。

  偶尔放下电话,窗外安静的城市,会让我回忆起这些天工作的一些片段。

  我记得刚上班的那几天,食堂没有开,也不能去外面吃饭。辐危中心的胡主任每天在家自己下厨,送饭到单位,让我们能吃上一口热菜热汤;刚上班时,我们执勤没有任何防护装备,市生态环境局领导闻讯后组织协调,向我们发放了口罩、防护服,让我们多了一重保障。

  回想起这些,我的心里还是暖暖的。

  手机震动把我的思绪打断了。我以为是工作上的事情,赶忙过去拿起手机,却看到家乡的亲人发来的关心问候。

  这么多天的忙碌,他们的心也一直都悬着。前些日子忙,没得空回复,看着他们担心的字句,我的手指在轻轻颤抖,我回复道:“还好,你们放心。”

  窗外的武汉虽然静悄悄的,实则正上演着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那些奋斗在一线的医护人员日夜不眠挽救生命,而我们环境人能做的,就是通过严格的消毒,切断一条病毒传播的渠道。

  虽然辛苦一点,但我觉得能为这场举国战役奉上一己之力,很值得。

  邰晨(左一)到定点医疗机构检查污水处理、医废暂存、处置情况

  这,就是他们的故事。这些故事,是奋战在抗疫一线的武汉环保人的剪影。

  他们很平凡,他们和我们一样,想要团圆,和家人围坐在一起,欢声笑语,共度佳节。他们又那么不平凡,疫情当前、群众有难,他们毅然顶上,奋战一线。

  日复一日的坚守,他们为这场抗击疫情的战役倾尽全力,目的只有一个:让人们都能从这场灾难中挺过去,都能最终平安。这朴素的愿望中,有着浓浓的家国情怀,有着强烈的敬业精神。

标签:
责编:郑亚群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read_image_看图王.jpg
娄勤俭.jpg
吴政隆 - 副本.jpg
苏言.jpg
受权.jpg
江苏品牌.jpg
cj.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baokong.jpg
动态.jpg
00300595152_0140eb2e.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