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报业网 > 苏州 > 要闻 > 正文
苏州儿科名医成“最美医生奶奶”,85岁坐诊一线还做直播
2019/12/12 10:56  现代快报  

  “对我没什么用。”85岁的盛锦云获得“第七届中国儿科终身成就医师”后,说了这样一句话。而这个由中华医学会设立、中国儿科医师的最高奖项,2019年度全国仅有12人获得。这位儿童呼吸领域著名专家、苏州市名医,至今仍然活跃在门诊一线。从业至今,盛锦云治疗了约3万名哮喘患儿。她第一次做网络直播就有26万人观看,成了网红,被网友赞为“最美医生奶奶”。

  

  精通英语自学直播,都是为了治病救人

  日前,在苏州大学附属儿童医院景德路院区荫庐小楼内,现代快报记者见到了盛锦云。前不久,因坐诊时不慎跌落,导致髋关节骨折,盛锦云需护士照料,但她仍不停地和大家开着玩笑。

  院方代表说,盛锦云本不愿接受采访,但希望媒体能多做科普的报道。在之后的采访过程中,盛锦云时不时会“偏题”,屡屡讲解儿童哮喘规范化治疗。鉴于教授的“执着顽固”,没有人敢打断她科普。

  

  

  为了让儿童哮喘知识得到更好普及,盛锦云自学并开设了网上直播,第一次开播就有26万人观看,至今累计观看人数已超百万,无数患者因此受益。“我不排斥新鲜事物,网络直播是个好途径,可以更好地治病救人。”

  盛锦云时不时会说上几句苏州方言,部分词汇还带有明显的上海话口音。而在介绍哮喘方面的知识时,她又经常用英语讲专有名词。

  原来,盛锦云当初就读的振华女中是旧社会教会学校,采用英语教学。下乡期间盛锦云英语几近荒废,但返苏后又重新拾起常常学习。她和在中国哮喘界久负盛名的“南盛北陈”(盛即为盛锦云)中的陈育智教授保持着密切联系,两位老人约定一起学习英语并交流分享,每周两小时至今雷打不动。

  盛锦云不光口语娴熟,对于专业文献的翻译释读也不在话下。1979年,盛锦云返苏回到苏大附儿院工作后不久,就遇到了世界卫生组织的造访,当时会英语的人不是很多,寻找一个能够流利交流并现场讲解学术材料的人成了让领导头疼的事,没想到盛锦云从选拔考试中脱颖而出,顺利完成了任务。

  盛锦云出生在苏州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家住博习医院的一个分院,每天都能看到医护人员为病人打针治疗,盛家父母也从小引导孩子“不为良相便为良医”。中学毕业后,盛锦云考上了上海第一医学院,并选择了儿科专业,当时的大学录取率仅有六十分之一。

  入学之初,要根据高考成绩分班,盛锦云属末游,被分到了辛班。盛锦云不服气,开足马力、日夜苦读,最终在期末考试中名列前茅。除了学习,勤学不辍的盛锦云在大学期间还熟练掌握了踢踏舞、开摩托和射击,甚至拿到了全国大学生运动会的羽毛球单打亚军。

  

  割股之心:你愿意割才能做医生

  盛锦云有一句对媒体对后辈说了许多遍的名言:你要存割股之心,把肉割下来,病人会好,你愿意割,才能做医生。

  上世纪70年代,盛锦云在西北下乡时,遇到一位瓜农突然大口吐血,急需手术和输血。而当时医疗条件非常有限,且没有电力供应,如果送去县里医院,至少需要五个小时路程,根本来不及。

  情况紧急,大家商量由妇产科医生主刀,其他人协助。盛锦云的爱人负责发电,组织几个人一起踩自行车发电,点亮了灯泡。由于不知道老乡是什么血型, 中国医学科学院儿科研究所的人就和老乡一一“滴血配型”。确认老乡和自己相同,盛锦云立马卷起袖子给老乡输了200毫升。群众看得目瞪口呆,连称这些医生是“天上派来的神仙,是毛主席派来的好医生”。

  200毫升输完,老乡能轻声呻吟了。见人还有救,瘦小的盛锦云毫不犹豫又献了200毫升,最终挽救了这个老乡的生命。

  另一次,一名7岁的当地儿童吃多了土瓜子,突发肠梗阻,眼见不活了。盛锦云用手从孩子的肛门内掏瓜子,还掏出了许多蛔虫。“因为蛔虫吸附在人体内,我就朝孩子口鼻里吹气。在掏出了小半盆异物后,把孩子救了下来。”

  1982年夏,苏大附儿院的传达室收到了一个甘肃寄来的包裹,收件人一栏写着“盛景云”。起初盛锦云以为不是给她的,然而过了一个月包裹也没人领,盛锦云只能收下。打开一看,包里满满的都是土瓜子和一封感谢信。

  曾有不止一家民营医院想聘她做主任,最多的愿意奉上月薪50万元的高薪,还配房配车配保姆,但被盛锦云拒绝了。“治病救人所获得的都是看不见的精神食粮,这种体会不是钱能买得到的。”

  同事:每天她的灯熄得最迟,亮得最早

  如今,盛锦云依然每天工作八个小时以上,尽管不服老不服输,但也会感叹上了年纪精力有限时间不多,“和十几年前比,工作量已经减少很多了”。

  现任医院内分泌科主任的陈临琪参加工作不久时,宿舍被安排在盛锦云后面一幢楼。每当她伏案工作到凌晨犯困时,一抬头总发现前面的灯还亮着;早起时,却发现盛锦云书房的灯已经亮了。陈临琪经常把这件事当成段子和同事说,医院里也一度流传着“盛主任晚上不睡觉”的传闻。其实,盛锦云只是睡得晚起得早。在得知真相后,陈临琪忍不住感叹,“七十岁的老人尚能如此勤奋,作晚辈的实在自叹不如。”

  每每听到这些,盛锦云总是哈哈大笑。她说,自己从年轻时就养成了习惯,每年、每月都有计划,且无论多晚都会完成任务。“我当时每天坐诊时都会收集问题,顺手写了小条放进兜里,有时一天攒下来条子能揣满衣兜。晚上回去就翻书思考寻找答案,有时因为问题多,倒确实会熬夜。”

  盛锦云的八大弟子之一,现任苏大附儿院呼吸科主任的郝创利,在刚入院时就感受过老师的严格。“盛老师当时还是工会主席,每晚都组织年轻医生英语培训,她会从原版的教材上复印重要章节教给大家。”郝创利回忆,当时他学了5年,光复印的材料就有半米多高。郝创利大学毕业时英语全班倒数,到后来在工作中英语运用自如,全得益于盛锦云的严格教导和督促。

  但在生活上,盛锦云对他们又照顾。医院肾脏免疫科主任李晓忠记得,上世纪80年代初自己刚毕业,经济拮据舍不得买棉衣,盛锦云看他冬天衣着单薄,特地从家里拿了两件大棉袄送给他御寒。

  当天采访结束时,盛锦云向医护人员要了一盒盒饭,朝着大家笑了笑,“我午饭还没吃呢,带一份回去和老金一起吃。”盛锦云的爱人金家骏今年也已90岁高龄了,然而因为妻子的早出晚归,他只能操持着家中大部分的事。

  “她有自己的价值观,就是希望让孩子少受苦。”金家骏说,尽管老伴陪伴自己和儿孙辈的时间很少,但很理解她,“到了这个年纪,更需要相互扶持”。(记者 朱健 何洁 高达)(苏州大学附属儿童医院供图)

标签:
责编:张红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read_image_看图王.jpg
娄勤俭.jpg
吴政隆 - 副本.jpg
苏言.jpg
受权.jpg
江苏品牌.jpg
cj.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baokong.jpg
动态.jpg
00300595152_0140eb2e.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