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 > 社会 > 社会万象 >正文

高二女生为癌症病人画画,却没想到……

来源: 新华社   作者:  2018-10-11 16:00:00

  生和死,是一道永恒的哲学命题。很难说,在这条人人必经的分界线上,绝望和希望谁能打得过谁。

  “复眠”(网名)是一位16岁的宁波高二女生,从小热爱绘画的她,在今年刚刚过去国庆节假期里,做了一个让人有些吃惊的选择——她来到宁波鄞州人民医院的肿瘤科病房里,走近那些得了乳腺癌的病人,用自己的画笔为她们画画,陪她们聊天。

  图片均来自钱江晚报-浙江24小时

  她不想简单地给他们贴上“病人”这个标签,在她看来这些病人所迸发出的生命力,让“活着”变成了一个全新的名词。

  对死亡的好奇

  少女选择用画笔记录

  国庆节不去逛街,不睡懒觉,而选择去医院看望癌症病人?这样的选择对于一个花季少女来说,显得有一点另类。

  所有人在听到她的选择时,脱口而出的都是一句“为什么”。

  复眠说,有这个念头,源于在微博上看到有人写关于临终关怀的文章,内心感觉被触动了。

  “它让我重新开始思考‘存在’这个问题。作为个人的存在;在步入永眠之时,我们会想什么?”

  于是复眠就拜托家人联系了宁波鄞州人民医院,希望能去肿瘤放化疗病房。带着心中的疑问,10月1日一大早“复眠”就坐着公交车来到医院。

  “其实去的时候我几乎是不知所措的。我怕问的问题太直接,或许会非常冒犯他们:你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你或许快要死了,但在此之前你还想干什么?”

  纠结了半天,最后这些问题还是没有问出口。

  不过好在肿瘤放化疗中心护士长董明芬为她介绍的病人,出乎她的意料。没有等“复眠”想好该聊什么,热情开朗的李女士就先和她打起了招呼。

  今年三十五岁的李女士因为乳腺癌入院治疗,从五月底开始住院,到现在在医院中已经呆了近五个月。但天性乐观的她,并没有被疾病所打倒,在聊天中一直笑着说:

  “现在每一天对自己来说都是赚来的,一天过去就是一次胜利。”

  不过对着热情开朗的李女士,复眠内心还是有些打鼓:

  “其实我一开始也不知道该聊什么,就问了问她喜欢听什么歌,毕竟这是了解一个陌生人最好的方式了吧。

  她说听抖音——那我是不熟悉的,她又说起张国荣。这个我就熟了,随手打开自己的歌单一起听了一会,里面有张国荣和许巍的歌嘛。”

  听着音乐,复眠和李女士慢慢熟悉起来,

  “她给我看了手机里存着的儿子照片,还有孩子画的画。然后就是这几句话翻来覆去地说,你看我,我看你,一起笑。”

  随着聊天的深入,复眠提出,想为李女士画一幅逼真的人物肖像画。

  没想到李女士非常惊喜,她说,这是自己第一次被画。

  复眠从不同角度画了两幅,画好之后李女士十分高兴。她忍不住对着这两幅画拍了许多张照片。

  李女士说,自己三十多岁了,但从来都没有做过模特,小姑娘把她画得特别的传神,这个国庆节让她过得特别开心又有意义。这幅画,她要好好保存起来。过五年再拿出来看看。

  后来,李女士五岁的儿子也来医院看她。护士长董明芬拿着手机里的李女士肖像画照片问他,

  “你知道这个人是谁吗?”

  虎头虎脑的小朋友一眼就认出来,大喊着

  “这是妈妈,这是妈妈!”

  “那瞬间还是非常满足,即使我这‘艺术疗法’实在简陋,也给她带来至少一瞬间的快乐。”

  复眠笑着说。

  和想象里不一样的病人

  让高二女生觉得

  自己被救赎

  告别李女士,下午复眠又拜访了两位癌症患者,这两位大概都是六十岁左右。比上午的李女士几乎大了一辈。

  “可是她们的天真还是跟孩子一样的,有位阿姨听到我要给她画画像时,高兴地拍起手来。

  中途护士长过来看她时,这位阿姨就光着脚跑下地,要拿橘子送给护士长。

  我觉得她们都很可爱,很真实,和原来自己想象中的癌症病人不太一样。”

  她们乐观向上,似乎没有烦恼,最爱谈论的是自己的家人,病房里的人也是互相帮助,

  “有一种多活一天赚一天的感觉。”

  护士长董明芬也告诉记者,由于肿瘤病人在医院里待的时间比较久,基本上生活能够自理了,家人也有他们自己的生活,所以一般没有什么人陪伴。特别是国庆节那天,除了李女士的丈夫来医院,其他两位患者都是一个人待着,可能也比较孤单。复眠选择那天来看望她们,其实那些患者也都挺开心的。

  不过当天即便复眠问得再小心翼翼,一位阿姨还是哭了。她在纺织厂工作,她觉得自己成了家人的负担,谈话里说得最多的还是治病贵,心里放不下的总是家人,总觉得是自己生病后拖累了周围的人。

  当天下午四点多,复眠从医院里出来。

  坐在回家的公交车上,看着四周景色渐次变换,说不清的情绪开始在心中发酵,复眠的泪水夺眶而出。

  回家后,她写下一篇千字长文,题为《十月一日晴》记录下她一天的人生感悟,在文章的最后,她写道:

  “我被她们救赎了。”

  一个尚未成年的女生

  为什么会想到“救赎”这个词?

  复眠告诉记者:“我原先是挺畏惧死亡的,甚至设想过很多次自己会不会在年轻时死去,想到死亡时最多的就是恐惧害怕。但是在医院里待了一天看到她们单纯的生活态度,活一天是一天的生活态度,将我从这样的忧郁不安里拯救出来,所以说是救赎啊。这一天,教会我从另外的角度来想事情了。”

  复眠《十月一日晴》节选:

  我不想简单地给他们贴上“病人”这个标签。疾病是一部分,生活却是全部。我坐在病床边的凳子上边画画边小心翼翼地与她们聊天,在漫无边际的闲聊中似乎她们的形象开始生动起来:谁有上幼儿园的儿子,自己在家当主妇;谁有七岁的孙女,数学考了100分、语文考了95,拼音被夸读得准;谁的女儿高高大大面色红润;谁与疾病战斗了十一年,谁快要六十,谁才三十五……

  我坐着,她们也坐着。来病房探视的人来了又走,笑笑寒暄,盐水一瓶瓶地吊,药片一丸丸地吞。如今,困扰我的这些难题在她们眼里都变得非常简单:能多活一天便是一天,活得开开心心就很好了。她说死不可怕,被病痛折磨着才可怕,太苦了;她说父母子女都受牵累,可她也坚持了这么久。我真的非常非常抱歉提到了这些话题,可她们如此乐观积极,高兴起来简直像个孩子,甚至有几分刻意的粉饰。

  那位第二天要回家看孙女的阿婆讲起“明天”总是雀跃的语气,在床上坐不住时便四处溜达,聊起儿子的事与护士谈论她儿子时没什么两样。

  除了光秃秃的头皮、稀疏的眉毛,我很难意识到她们是病人,她们正经历着疼痛。

  我想象死亡是从巨大洞口往上看,半边是梵高沸腾的星空,半边是漆黑的耀眼的太阳;脚下青绿麦田蔓延开去,大地从中间裂开,血红岩浆翻滚上来。她们却帮我走了出来,站在深渊边上,我看见里面安宁静谧的夜,由竹草编织的小路自各处而来汇聚在这里,人们顺着路走来,再次相遇了。

  我被她们救赎了。

标签:

编辑:郑亚群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江苏新华报业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