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 > 社会 > 社会万象 >正文

保姆拐走雇主儿子养26年 儿子不想找:怕我妈坐牢

来源: 重庆晚报   作者:  2018-01-14 09:13:24

儿子的照片很少,何某拿出他仅有的自拍照给记者看。

  11日,慢新闻—重庆晚报独家首发《拐走主人儿子当亲生养了26年保姆赎罪:找到他亲生父母,我就去坐牢》报道后,引起全国关注。13日最新消息:重庆警方目前已介入调查此事。

  据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了解,因为一些线索难以证实,事实真相到底如何,目前还是一团迷雾,尚有诸多疑问待解。

  亲友询问她拒绝承认

  12日,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奔赴位于四川省南充市市区的何某家。日前,何某与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联系,自称1992年在重庆解放碑附近一户人家当保姆,拐走主人家一岁多大的男孩,当亲生儿子养了26年。如今为了赎罪,她要为儿子找到亲生父母,哪怕坐牢都愿意。

  "我今后出门啷个办?见到熟人只能低头走。"女儿数落何某,通过媒体替哥哥寻亲生父母,“把事情搞得这么大”。何某说,女儿是家中唯一知道她为儿子找亲生父母的人。

  何某没做任何解释,出门上了前往儿子新房的公交车。

  在新家,她瘫坐沙发上。电话铃声响起,响了很久,她才按下接听键。电话那头是她要好的朋友,关心地问:“新闻里说的那个当保姆拐走娃娃的女人是不是你?里面还登了你照片。"新闻都是假的,你看照片根本不是我。"何某连"拜拜"都没讲,就慌忙挂断电话。

  直到傍晚,她先后接了10多个电话。70多岁的母亲也打电话来问:新闻里说拐娃娃的人,到底是不是你? "我没有上新闻,网上的都是假的。我现在好得很,你要多注意身体。"她回答。记者问她为什么又撒谎?她说心疼母亲身体多病。

  20时许,何某在广东打工的儿子打来了电话。当时他还不知道母亲替他寻找亲生父母的事上了新闻。他报平安,说收工了,正准备去吃晚饭,"妈妈,你要保重身体!"

  "要得,乖乖!"何某有了笑容。

  是时,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接到重庆同事打来的电话,称重庆热心读者何女士提供了一条线索。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将此信息告知何某,她当即决定:连夜去重庆。

1月12日,南充街头。何某希望有儿子亲生父母的消息。

  儿子不想找:怕我妈坐牢

  深夜,何某到达重庆,找了家宾馆,匆匆安顿下来。

  13日上午9时许,何某与慢新闻—重庆晚报碰头。她说早上6时许儿子从广东打来电话问她,“妈妈你是不是在重庆?你快回去,我们不找了。”

  此前,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也接到何某儿子电话,“没有确切线索就算了,我不想找(亲生父母)了”。何某儿子说:“我看了报道,我很害怕,一旦找到了,这个案子就有结论了,我怕我妈妈坐牢。我妈妈不是假的,是真的,对我很好。我初中辍学是我自己不肯读书了,我妈妈给我请家教、送我去寄宿学校,我都不愿意读;我妈妈还给我买了房子,做了她能做的一切,我真的不想她坐牢。”

  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将这些话转述给何某,她流下眼泪。泪水挂眼角,她迅速拿手背抹干。但她坚持要给儿子找到亲生父母,“他还小,事情又太突然了,内心不能接受……我慢慢来做他的思想工作。”

  媒体报道了,反响这么大,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却很少?何某对此很疑惑。“真的没看到报道吗?还是怕我们给你们(亲生父母)增添负担?我保证我没有任何其他目的,就是想赎罪。找到了我给你们道歉。你们放心,儿子我养了26年,身体健康,我给他买了房子……如果你们后来各自有了新的家庭,可以偷偷来认亲,我们绝不破坏你们现在的生活。”

1月13日,重庆市渝中区解放碑附近,透过车窗看着街头,何某回忆不起地点细节。

  重庆警方已介入调查

  13日中午,在何某要求下,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带着她来到何女士提供线索的事发地。时隔26年,线索中所说的大院子早就拆了,何某说,“我实在是记不住了。”

  目前,重庆警方已介入调查。重庆市公安局刑侦总队打拐支队副支队长樊劲松表示:警方高度重视,正在调查,12日就已经将案情发到渝中区每一个派出所所长的手机上,派出所所长再将案情发到本所每一个警察的手机上,包括已经退休的老民警,也要联系、了解当年的情况。截至发稿,警方没有透露更多相关信息。

  同时,重庆警方通过慢新闻—重庆晚报向市民喊话:早年丢过孩子,DNA没有入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的,请尽快前往辖区派出所采血,DNA入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后,可以通过DNA比对寻亲。

1月13日中午,何某走进渝中区刑事侦查支队,接受警方调查。

  事情真相到底如何?五大疑问待解

  疑点1:为何有个高度相似的案子?

  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接到一条线索,市民何女士来电称:“我知道一个案子跟你们这次报道的新闻太像了,**路(保护当事人隐私,隐去地址)以前有一户人家,女主人是医院的,男主人是部队的,他们家也有一个男孩儿,1岁多被保姆拐走。保姆也是男主人在南纪门劳务市场找到的,当时保姆持一张假身份证,这户人家也有一个外婆住在一条街之外。丢了孩子,妈妈每天哭,好惨,我们看着都心疼。”

  何女士介绍,三五年之后,这个丢了的男孩儿找到了,案子破了,据说还做了DNA鉴定。“不过蹊跷的是,两件事的很多细节又都对得上。”

  按照线索人提供的案发地,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找到了线索人说的外婆。外婆说,“当年确实女儿在医院、女婿在部队,我每天下午要去给孩子送牛奶。保姆也是在南纪门劳务市场找的,她的假身份证是忠县的,假名字叫罗宣菊(音)。但是我们的孩子后来找到了。”

  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拿出何某的照片给这位外婆辨认,她用放大镜看了两分钟说,“我实在是记不住了。”外婆的女儿拒绝见面,“二十几年过去了,我的孩子早就找到了,我不想再提这件事。”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又把保姆的照片通过网络发送给她看,她也回复:“记不住了。”

  何某提供的信息跟何女士提供的信息,确实有吻合的地方,“男的好像是当兵的,我听外婆抱怨过‘他们当兵的工作忙得很’,女的好像是医生或者护士,因为我存心要拐走孩子,所以想多跟她打听一些孩子的情况,她把我打断‘莫说了,你做你的事情,我们医院也忙得很’。”不过,何某说,她当年用的假身份证是涪陵的,不是忠县的,假名字记不住了。

1月13日何某来到何女士提供线索的地址附近。线索中所说的院子已拆迁,没有有价值信息

  疑点2:保姆有没有同伙?

  记者:以做保姆的便利条件拐走孩子,是你一个人做的吗?有没有同伙?

  何某:没有同伙,是我一个人做的。

  记者:你知不知道你们村有没有其他人也做了类似的事?

  何某:不知道。

  关于这一点,何某的前夫曾说,“是她自己去重庆拐的,拐回来才告诉我。”

  疑点3:孩子是不是在重庆拐的?

  记者:26年过去了,你确定是从重庆解放碑一带拐走孩子的吗?有没有可能不是重庆?

  何某:肯定是在重庆。我从解放碑2路车总站出发,一路打听,走到南纪门劳务市场。在那里找到保姆的工作,跟着男主人出来,坐上一路公交车,只坐了两三站地,好像又回到了解放碑。拐走孩子,我在菜园坝长途汽车站坐的大巴车,直接回南充。

  疑点4:是不是为了炒作?

  记者:这个事件你是不是为了炒作?

  何某:炒作是什么?

  记者:有没有其他人教你什么?

  何某:没有。就是我一个人做的。

  疑点5:为何时隔26年后才自首?

  记者:你为什么选择在26年之后选择说出这件事?

  何某:因为我看了一档电视节目——《宝贝回家》,讲的是一位七八十岁的老母亲,一辈子都在找四五十年前丢失的孩子,满头白发了还在找。我很受触动,想起自己做的事也害了一个妈妈,也许这个妈妈找了26年还在找,我觉得自己不是人,作孽。其实,我心里一直都愧疚,害怕自己遭报应,早就想自首,又怕坐牢,所以一直拖着。现在我48岁了,也想明白了,我去自首,该伏法就伏法。

  1992年四五月份小孩被保姆从解放碑拐走……

  线索一:解放碑

  何某说,1992年五六月份来重庆,在南纪门劳务市场应聘保姆时遇到男雇主,男雇主带她坐了一趟公交车,大约两三站地就到了,好像到了解放碑。

  线索二:大院子、绿色大门

  何某介绍,男雇主带何某回家,这户人家住在一个大院子里,高高的门槛,绿色的大门。

  线索三:部队,医院

  男雇主可能在部队工作,女雇主可能在医院工作。

  线索四:“梦生”

  何某称,下午五六点钟,会来一个老太太,给孩子喂饭,喂完饭就走,应该是孩子的外婆,她曾经听过外婆唤“梦生(音)吃饭了”,梦生应该就是孩子的乳名。

  外婆带何某认过门,外婆家跟大院子就隔着一条街,是一栋两层楼的楼房,外婆住二楼,她的那间屋子可以望到江。

  线索五:黑色皮鞋

  13日,何某补充了一条线索,她说,“她走的时候穿走了女主人的黑色皮鞋,我的脚跟她的脚一样大,好像还把自己的一双塑料凉鞋留在了她家。”

标签:

编辑:莫小羽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江苏新华报业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