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 > 文化 >正文

诉《人民的名义》抄袭案原告称已交诉讼费,周梅森:深感欣慰

来源: 澎湃新闻   作者:  2017-11-06 10:53:11

  近日,此前一度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编剧、著名作家周梅森被诉抄袭一事在网上流传。

  有报道称,11月1日上海浦东法院已正式受理作家刘三田(笔名南嫫)起诉《人民的名义》编剧周梅森及制片单位等8被告,侵犯其原创作品长篇小说《暗箱》著作权侵权案。

  按照规定,立案后在一定期限内如不交付诉讼费,则有可能面临撤诉,11月5日下午,原告刘三田对澎湃新闻(www.thepapaer.cn)称已交付诉讼费,而周梅森听闻则表示“深感欣慰”,“可以好好较量一下,真正到法庭上把话说清楚。”

  刘三田:我53岁了,没必要“炒作”

  公开资料显示,原告刘三田(笔名南嫫)曾在媒体工作过,出版过《跳不完的脱衣舞——新人类女性的迷失与自救》、《一种姿态》等书籍,《暗箱》是其于2011年1月1日出版的长篇官商小说。

  刘三田对澎湃新闻说,从她的履历上可以看到,其写官场文学是很奇怪的事情,只因为媒体的工作让她积累了一些素材,才动笔出书。

  今年5月开始,刘三田准备起诉剧本、小说和电视剧作品《人民的名义》“抄袭”《暗箱》,其时,电视机《人民的名义》刚播完。11月1日,法院立案。

  刘三田对澎湃新闻说,两本书在立意、谋篇结构、主要人设、人设间的关系、重要桥段情节,包括人名、地名、单位名都有相近或类似之处。

  刘三田向澎湃新闻提供的起诉材料中写道,举例而言,两书的核心事件都是由老工厂改制激发矛盾,突发爆炸事故,层层推进,逐步揭开面纱,暴露出隐蔽的高层官员腐败问题。

  起诉材料称,且从原告作品与被告作品情节整体比对看,将引导故事主线的记者调查、省长回忆、省长家人介绍等,改编时替换成检察官侦查破案。外,其他情节版块“国企改制、收购”、“政府内部反腐”、“腐败集团反击”等情节,则高度近似抄袭,实质主线完全雷同。

  起诉材料中还写道,《人民的名义》小说中官员主人公汉东省委副书记兼省政法委书记高育良和京州市委书记李达康,这两个角色,其实是把小说《暗箱》中省长刘云波的角色一分为二,一正一邪,且高育良延用了刘云波从教入政的经历。

  刘三田还举了一些人名、单位名相似的例子。她认为,《人民的名义》中的“大风厂”一名的取法借鉴了《暗箱》中的“一石厂”。“大风起兮云飞扬,一石激起千层浪。你听这两句是不是意思相近。”刘三田对澎湃新闻说,

  还有同为两书的重点桥段——工厂爆炸,同是小老板代表、且名字相近的《人民的名义》中的蔡成功和《暗箱》中的吴胜利等。刘三田说,此类巧合太多,让她怀疑有抄袭。

  对于众多网友指其借起诉“蹭热点、炒作、碰瓷”的说法,刘三田对澎湃新闻表示,她今年53岁,没有必要做炒作的事情。

  “我如果二三十岁要利用这个炒知名度那还可以想象。并且我的日子是偏安一隅,平时读书写书,照顾一个老母亲,跟这个城市离得很远。”刘三田说。

  她讲到起诉之初,亲友都劝她不要惹这个麻烦,毕竟《人民的名义》很火。但“所有人说这个话时我都非常气愤,不能因为这个剧火我就不去维护自己的权利,只能说我很倒霉碰到这个剧。我希望这个剧不火,然后悄无声息地打这场官司,它火不是我不维权的理由。”刘三田对澎湃新闻表示。

  周梅森:对方在“碰瓷”、“敲诈”,没有任何协调余地

  被告这边,也一腔愤懑。周梅森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的全程,情绪十分激动。

  他认为,原告特地在临近周末这一时间段放出话题,且许多非主流媒体只登其一面之词,炒作、碰瓷嫌疑很大,原告提出来的1800万赔偿款也纯属敲诈。他将绝不饶恕“妄图搅混水捞好处”的人。

  他对澎湃新闻说,自己多年来很繁忙,能够关注的作家极少,且《暗箱》初出版时只印了有限数量,自己不可能看到。

  周梅森资料图

  在其11月4日公开回应的声明中,周梅森称,原告所诉内容极为荒唐,中国各地的国企改革因为体制、历史、特有国情的原因,所遇到的问题、困境、处理的方法及官场上的官商勾结产生的腐败,都具有极大的相似性,原告不能因为自己写过一部这样的文字就不让其他作家再写。

  周梅森还称,三十年来他写了不少有关中国国企改革的书和电视剧本,如《人间正道》、《中国制造》、《绝对权力》等。如按原告的诉讼逻辑,《暗箱》则有可能东拼西凑,抄袭了他的前作。

  至于原告提出的核心事件、叙事结构、人名地名等相似问题,周梅森表示,自己至今都未读过《暗箱》,原告所诉的“抄袭”细节他根本不想听到,已全权交予律师处理。

  被告方律师、北京市京都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金杰对澎湃新闻说道,由于还未收到法院有关此案的任何法律文书,也不清楚原告对于“抄袭”一事的诉讼细节,因而很难对其指控加以判断回应。

  金杰说,现在他们正在考虑是否要另行诉讼刘三田,或者反诉。

  总之,“没有任何协调余地,要么她输要么我输,要么她赔要么我赔。”周梅森对澎湃新闻表示。“我是做原创的,认认真真写作的人。这种恶意诉讼如果得不到公正的审查,对于原创者的创作是很沉重的打击。我是一个绝对不接受任何侮辱的人,她跟我要1800万,我哪怕只(索赔)一块钱,也要让对方接受这个教训。”

标签:

编辑:邓晓琦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江苏新华报业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