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科学奇人”让我们看见了未来之光

新华报业网-扬子晚报   2017-11-05 09:08:47
         分享到: 更多

  “返老还童”可以说是人类的终极梦想之一,而如今科学家们正尝试利用“换血”的方式来让你变得更加年轻;在疟疾肆虐的非洲,我们也许可以用激光炮精准打击传播疟疾的罪魁祸首蚊子;在海里面埋一个用垃圾袋材料制作的巨大的管子,就能控制飓风成灾……今日,腾讯WE大会在北京召开,来自全球各地各个领域的九位顶尖科学奇人将登上舞台,为人们传递生命科学、深海探测、人工智能等等各个领域最前卫的研究成果和思路,扬子晚报作为江苏地区唯一受邀纸媒,记者昨在WE大会前夕对与会的部分“科学奇人”进行了探访。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徐晓风

  输入年轻血浆,他要尝试“返老还童”

  真人实验:阿尔兹海默症患者竟能开车了

  人类追求长寿的脚步从未止歇,几乎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永葆青春。现代黑科技让这种梦想变为可能:只要定期注入年轻的血液,甚至能让老年痴呆症患者可以开车了,今天出现在WE大会现场的生命科学家Tony Wyss-Coray,将给我们带来了能逆转衰老的另一种“可能性”。

  此前我们曾听说过各种长寿“秘诀”,比如服用特别的药物,比如冷冻起来等待人类能“长生不老”的那一天……而现任斯坦福大学医学院神经学教授的Tony Wyss-Coray告诉记者,自己的生命研究秘籍在“年轻的血液”。三年前他就在年老小鼠和年轻小鼠之间建立了血液循环系统,发现重复输入年轻血浆能够使老年小鼠的大脑变得年轻。后来他成立公司,并启动了一项前所未有的临床试验:针对患有阿尔兹海默症的患者,输入健康、年轻的血浆。

  记者了解到,早在19世纪中期,法国生理学家保罗·伯特曾发明了一种被称作“连体共生”的技术。即通过手术将两只老鼠像连体婴儿一样“缝合”到一起,血液会在连体共生的两只老鼠体内进行循环。2005年,斯坦福大学的科学家发现年轻老鼠的血液中存在能够帮助“年老色衰”的老鼠“返老还童”的化学物质。在2014年的一项研究中,Tony Wyss-Coray所在的团队发现通过连体共生,年轻的小鼠还可以改善老年小鼠已经衰退的学习和记忆能力,让它们变得更加“聪明”。

  在小白鼠身上做实验验证了“换血”的神奇,可是人也能如此吗?2016年,首次人类的“换血”实验开始。Tony Wyss-Coray是这项研究的参与者之一。实验由70个平均年龄60岁的大龄人士参加,其中有2个患有轻度的阿尔兹海默症。在9个月的“年轻”血浆注射中,大龄人士普遍感觉身体比以往更具活力,在扣扣子、写支票、刷牙等等方面的能力都有所改善,2个50多岁的阿尔兹海默症患者病情明显好转,其中一个甚至已经被医生允许开车了。

  换血疗法算不算“吸血鬼”疗法?

  关于这种换血疗法,有人戏称是“吸血鬼”疗法,不过Tony Wyss-Coray觉得这个说法有失偏颇,因为单纯把血吸下去,大部分养分可能在消化系统当中被侵蚀掉,并不会被吸收。而他的研究更准确地讲应该叫做寻找“青春之泉”。每个人身体里面出生就有青春之泉,随着我们老化,这个青春之泉就干枯了。现在做的这个研究,是希望能够重新找到青春的源泉所在。

  人工控制飓风,他说自己来自“未来”

  奇思妙想:周围的一切都将被电脑化

  用激光炮来打蚊子、用海底管道来“管制”飓风,这听起来是不是像科学狂人的天方夜谭?现在真的有人这么干——WE大会上的这位科学狂人Pablos Holman的名片上印着:未来学家、发明家、著名“黑客”,目前他在一个科学机构中进行未来发明的研究。

  凭借无拘无束的想象力,他研究的方向完全是天马行空。比如降低疟疾感染率的灭蚊激光炮。起初他用激光束击落蚊子,因为觉得这样做很有趣,后来发现也许用激光打蚊子能挽救一些生命。因为在非洲每年约有100万人死于疟疾,其中一半是儿童。

  再比如飓风控制器。海面发出的热能提供了能量,温度上升,飓风形成。为了解决可怕的飓风成灾,他觉得可以在大海的海浪中放置一个巨大的管子,制造出水泵效应,将水推入到几百米深的底部,在那里热水和冷水结合,海面温度降低了,上升的气流就减少了。管子基本上就是做垃圾袋用的聚乙烯材料制成。

  他的奇思妙想还有很多,比如扭转全球变暖的系统、核废料提供动力的裂变反应堆等等。Pablos Holman还帮助创建了世界上最小的电脑,为MakerBot公司设计3D打印机,同杰夫·贝佐斯共建宇宙飞船,创建人工智能代理系统等。

  Pablos Holman的一个头衔是“黑客”,不过他并不觉得“黑客”包含贬义,“我可不是个犯罪分子”。他说,“黑客”更愿意进行各种尝试,而不是老老实实地照着说明书来。他们会拆解设备,将其分解,并尝试组合成新的玩意。如今各种设备里都含有计算机技术,黑客们的作用今非昔比。“很多人的名片没有‘发明家’或‘黑客’,这不是合法的职业选择,我真的很伤心。”

  这个“科学狂人”来自哪里?

  Pablos Holman说:“我很幸运被爱着我的人们所包围,因为我常常抛出一堆‘愚蠢’的想法,并没有什么好处。”

  被问及来自何处时,Pablos Holman简单地回答“未来”。对于一个拥有发明家和“黑客”双重职业的人来说,未来可能不是太远。他的愿景是,将来我们周围的一切都将被电脑化,整个世界将在未来联网,所以我们现在应该开始规划。

  秒速6万公里,他想“化光年为比邻”

  宇宙探索:派邮票大小的纳米飞船找“外星人”

  秒速6万公里是个什么概念?遥远的星河还有多少人类没有到达的地方?WE大会上另一个科学狂人Peter Worden告诉记者,他正在致力于用数千个邮票大小的纳米飞船去探索更多的恒星系以及可能存在的外星智慧。

  Peter Worden是突破摄星执行董事、前美国宇航局艾姆斯研究中心主任。什么是“突破摄星”计划?霍金曾发过一条微博宣布这个超级科研项目的启动:“突破摄星”计划希望利用邮票大小的纳米太空探测器,以期能以五分之一光速(每秒6万公里)、经过约20年的航行时间抵达半人马座α星,并在到达后再经过约4年的时间向地球传回信息。纳米太空探测器包括两部分:装有通讯、摄像等设备的“星芯片”和厚度约为几百个原子的太阳帆。

  Peter Worden介绍说,这一方案从理论上是可行的,但至少在目前,还没有能力制造出飞行速度达五分之一光速的飞行器。“突破摄星”团队计划利用传统火箭将探测器发射入轨。然后利用地面上的一个100千兆瓦的激光阵列将会持续对光帆在几分钟内连续发射激光,从而使其达到每秒6万公里的速度。

  2016年10月,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与“突破摄星”计划签署合作意向。国家天文台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将加入项目,与位于美国的绿岸望远镜及位于澳大利亚的Parkes天文台共同合作,寻找地球以外智慧生命的线索。

  Peter Worden表示,向更远处探寻是他一生追求的理想。“突破摄星”计划要想真正实现,需要解决的问题还有很多:激光源阵列、大气层干扰激光束、探测器精准度、太阳帆的稳定性等等。但愿经过他的努力,“化光年为比邻”的愿望能早些实现。而他告诉记者,自己最希望的是,不光是把卫星送上太空,还要把太空的资源拿来为人类造福。

  为何他曾被NASA调查?

  出现在记者面前的Peter Worden西装革履,但令记者没有想到的是,他是一个在工作场合也特别喜欢大胆cosplay(英文Costume Play的简写,指利用服装道具等扮演动漫作品、游戏中的角色)的科学家。因对cosplay太过投入,NASA甚至曾动用专人去调查他cosplay的钱是否挪用了公款。

  

编辑:邓晓琦  
  相关阅读: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新华报业网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