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 > 社会 > 法治在线 >正文

熊娃偷拿父母16万打赏主播 父亲:希望能买个教训

来源: 钱江晚报   作者:  2017-10-06 09:19:40

  9月30日晚上,钱江晚报记者从杭州赶到了广州增城区新塘镇。

  两个月内,熊孩子通过支付平台偷偷把父母缝了十年牛仔裤赚来的16万多元存款统统打赏给了直播平台女主播(本报9月29日A4,9月30日A4曾连续报道)。处在“打赏门”事件漩涡中的彭家,就租住在新塘镇上的一处出租房内。

  在电脑桌前,彭师傅用略显笨拙的手在键盘上敲出“触手TV”,然后登录到那个女主播的房间。

  三口之家生存不易

  “为了这个事情,都没怎么休息……”四川口音的彭师傅声音有点嘶哑,并再三跟记者提出了来家里采访的“纪律”。来广州之前,彭父就跟记者约法三章,“不能拍孩子,不能威胁孩子,不能给孩子压力”。

  彭师傅一家在新塘镇一个农居房的二楼租了两间房,对门相望。房门敞开着,儿子小彭正埋头写着作业。见到记者,小彭母亲站起来打着招呼,小彭也礼貌地说了声“叔叔好”,声音压得很低,然后又把头低了下来。

  这是孩子的房间,六七个平方米,一张小床占了大半位置,一张书桌,一台电扇,还有几个放衣服的箱子。对面彭师傅夫妇的房间也很简陋:一张床,一台电脑桌,一个衣柜,柜门已经快要掉下来了,就简单地用铁丝绑着。

  和儿子的房间相比,夫妻俩的房间多了一个空调。“夏天让儿子睡过来,我们睡他房间。”彭师傅说。

  不想让儿子当留守儿童

  彭师傅是四川人,妻子是湖南人。2000年左右来新塘打工,两人在制衣厂里认识,2003年儿子出生。

  一开始,夫妻俩把孩子放在老家,聚少离多。读一年级时,夫妻俩把儿子接回身边。彭师傅说自己吃了没有文化的亏,一心想把孩子培养成才。“之前都挺乖的,成绩也还可以,到了初二的时候,感觉到孩子不愿多和我们说话,成绩下滑得厉害……”

  现在才知道,儿子当时迷上了王者荣耀,上触手TV则是今年暑假的事。9月23日晚上,孩子妈妈在网上打算淘点便宜的东西,结果付款时提示余额不足,她每次在网上买的单件东西都不会超过30元,支付宝里又是全部家当。“当时想会不会操作有问题,接连试了几次,还是不行”,后来才发现支付宝里的钱没了。“我告诉老公了,而儿子抱着头哭起来”。

  女主播把小彭的信息公布在首页

  事情发生后,彭师傅用儿子的账号登录了触手TV,去看儿子到底在玩什么看什么。越看他越想不通,怎么会有这样的游戏,这样的游戏直播有什么好看,为什么要花真金白银去送给一个连面都见不到的女主播。

  在直播间里,各种弹幕都是在讥讽小彭,讥讽大人没有管好孩子,女主播还在主页上公布了小彭的个人信息,彭师傅大怒:“你骗了他的钱,还把这些信息发上去干嘛?”

  站在一旁的妻子看到儿子的个人信息被挂到网上,哭了,网络世界让这个只有小学六年级文化水平的女子觉得有些害怕。

  老师说小彭最近情绪很低落,彭师傅不敢给儿子过大的压力,“这十几万块钱就当买个教训,不管能不能拿回来,爸爸都不会怪你。是爸爸的责任,没有教你懂得更多的法律法规,没有在你青春期时帮你疏导……但是你要相信,只要爸爸妈妈在,只要爸爸还有一双手,我都会尽全力培养你,你只要好好读书。”

  这个在游戏端做着英雄梦的男孩一遍一遍擦着脸上的泪水,用力点头。

  在记者采访结束离开新塘的路上,彭师傅发来一条短信,说希望能登在报道中,他说:通过这件事,我只想告诉各位家长以后要多多注意小孩的动态,教育小孩正确的消费观念,特别寒暑假期间,因为网络发展太快,我衷心恳请各大直播平台完善视频实名登记,人脸识别,不能用QQ、微信直接登录直播等游戏平台,以免伤害到其他未成年人,到最后难过的还是父母。

  独家对话小彭

  女主播一句“谢谢”“么么哒”

  就让我有了存在感

  新塘是小彭的第二故乡,从小学一年级到现在,他早已适应了这里的生活。初一,他成绩还不错,一直是班里的中上水平,可初二下学期,成绩突然下滑得厉害。

  他自己总结原因:懒,喜欢上了游戏。

  起初他迷上了王者荣耀,“感觉在游戏里面能找到一种刺激感,很开心,可以做自己的英雄。”

  学校再三声明不许带手机,但小彭还是瞒着家人和老师带了个普通的国产手机。“偷偷地玩,没有被抓到过,身边同学也都在玩。”

  今年暑假,小彭从同学那里知道了触手TV,说有些主播游戏打得很好。“进去直播间,刚开始有免费礼物,金币可以免费领取,打赏之后,主播会说‘谢谢’,自己有种存在感。”小彭说。

  玩了两天后,免费金币用完了,小彭却止不住了。

  7月26日,星期三。妈妈去牛仔加工厂上班,手机放在家里,“我妈偶尔会用手机上网买东西,我偷偷看到过密码。我知道支付宝里面有一个充值中心,点进去有一个娱乐充值,然后就能找到触手TV。”小彭说,那次他支付了500元,拿到了50万个虚拟币。

  “刚开始是分批打,这50万个虚拟币用了三天时间。”有了第一次,小彭停不下手了。“妈妈从厂里回来给我做饭时,我偷拿了她的手机。她去洗澡,我也偷拿过手机。有时候,会说要看老师发的作业短信当理由,拿过来……”100多笔支付交易,妈妈从未发现,最高的一次,他打赏了2万多元。

  记者从彭师傅提供的支付清单上看到,从9月2日凌晨0点13分至当日的16点19分,小彭先后通过支付平台交易了9笔,其中5000元4笔,1000元5笔,共计25000元。

  “已经上瘾了,打赏得越多,信心越爆棚。”小彭这样描述他当时的心情。

  打赏了这么多,小彭说他收获到了“存在感”,“女主播有时会说,谢谢、么么哒等之类的话,听到这些就很开心。”

  9月23日事情败露后,小彭意识到自己“闯祸”了,他在QQ上跟女主播说,“我直接说吧,钱都是偷我爸妈的,现在被发现了。”

  “我只知道她姓什么,其他信息都不知道,语音都没有聊过,就是QQ打字交流。”14岁的男孩子,对女主播已经相当痴迷,“当时也问过她几岁,她说是22岁,我说我18岁,想把自己装成大人的样子。”

  事情发生后,小彭意识到自己错了,写了一份长长的检讨书。

  国庆之前,彭家收到了触手TV公司寄过来的一盒中秋月饼,只有上榜的人才有的礼物,怒火中的彭父直接拒收了。

  触手公司法务说,已经联系让女主播把发布的小彭个人信息删掉,在国庆之后会和彭家联系商量事情的解决方案。

  早前报道:

  14岁男孩不到俩月花掉16万打赏给女主播,欲退钱遭拒

  触手TV

  一个14岁男孩,开学读初三。暑假时和同学进了一个游戏玩家QQ群,QQ群里有人拉他们去“触手TV”直播平台,说是看高手怎么玩游戏。

  男孩认识了触手TV主播“大乃敌”,他给自己取了个网名叫“独宠大乃敌”,在接下来的两个多月里打赏16.6万元。

  孩子父亲说,他们是四川南充人,十年前就到广东某服装厂打工。缝一条牛仔裤裤头赚几毛钱,夫妻俩一天能缝上千条。这16万元是夫妻俩十年的所有积蓄。他老婆将钱放在余额宝里,因为利息比银行活期高一点。儿子知道支付密码。

  谁又能想到,这些钱竟这样没了。

  喜欢网游的14岁男孩

  占据触手女主播粉丝榜首

  因为触手公司在杭州,孩子父亲彭先生给杭州市长热线12345打来求助电话。

  孩子父亲在接受钱江晚报记者采访时说,儿子喜欢玩游戏,但一直以来不算出格。他们为了多赚点钱,天天加班到后半夜,也没精力过问孩子。

  现在祸闯大了,所有的事情才铺开来说。

  儿子说他玩的是王者荣耀,很多同学在玩。暑假他们一起进了一个玩家QQ群,群里有人招呼大家下载一个叫触手TV的APP软件,说可以看高手怎么玩。

  钱江晚报记者也下载了“触手”APP,首页是各种热门游戏,王者荣耀在榜首,其他还有绝地求生、球球大作战、穿越火线等游戏。

  男孩子打赏的女主播叫“大乃敌”,昨天仍旧在直播中。界面上游戏在继续,主播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些话,诸如“谢谢关注”,这是感谢又有新人关注她。还有“这怎么打的呀,一个劲地转啊转,上啊”,这是点评游戏的。总之,似乎没有什么刻意要说的内容,感觉就像身边有个女玩伴,声音稚嫩带喘息。

  直播过程中,不断有粉丝给女主播送礼物。礼物都以游戏币的形式支付,游戏币则需要充值购买。充值付款方式有支付宝、微信和手机充值卡。

  “大乃敌”的粉丝有5.1万,在贡献榜里,居榜首的叫“独宠大乃敌”,签名“人帅话少”,就是现实里这个14岁的男孩子。

  不到两个月

  打赏110笔共计16万元多

  男孩7月26日打赏第一笔。

  一开始都是小金额,充值20元兑换的游戏币只够在平台上买个小海马表情送出去。如果要送一颗“珍珠”,那起码要充500元以上。

  男孩子后来的充值金额就开始5000起步了,最多的一天充值2万元统统打赏。

  “我们一直在服装厂上班,做流水线的。一家人租住在服装厂宿舍,一个月房租只要180元。孩子他妈从来不舍得买衣服,全家吃得也很省。赚下来的钱都放进余额宝,就是看中利息比银行高一点。”彭先生说,孩子妈妈支付密码设置得简单,“儿子知道”。

  儿子平时玩游戏用的是自己的手机,充值的时候偷偷拿走妈妈的手机,充值后,儿子即刻把账户变动的提醒短信删除,这也是他们迟迟没有发现的原因。

  在男孩子与“大乃敌”的私聊记录里,“大乃敌”收到礼物有回“谢谢柔情宝宝送我的惊喜”,男孩发去“坏笑”的表情。有时候,“大乃敌”还会问男孩睡得好不好,“要不要看……”等比较露骨的内容。

  彭先生坚持认为,儿子不至于沉迷游戏到送出这16万多元钱:“都是因为主播说,只要打赏的钱多,就能让我儿子登上榜单前几位,这样别人也可以打赏给我儿子了”。

  几天前,妈妈余额宝里的钱用光了,男孩也登上榜首了。对方却说:钱,不能退。

标签:

编辑:邓晓琦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江苏新华报业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