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 > 科技新闻 >正文

科研成果成为抠字眼“大战”?罗永章团队回应:无心炒作

来源: 上观新闻   作者:吴越  2017-05-07 15:39:38
本想呼吁大家关注健康,结果却被变成为了“娱乐新闻”

  “一滴血测癌”事件发酵以来,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学生都忙了起来,面对外界不断涌来的索要罗永章教授联系方式的请求,他们都会小心翼翼地回复:邮箱联系吧,电话,不方便。

  4月29日,央视“经济半小时”栏目以《新‘照妖镜’下癌症早现行》为题报道了清华大学罗永章团队完成了热休克蛋白90α定量检测试剂盒的肝癌临床试验,并成功通过了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审批的新闻。这则新闻在五一假期火速升温,一时间,大家都在谈论“一滴血测癌”,“为中国制造点赞”,让传播再“快一点”。

  但很快,这样的说法就遭到了专家的质疑,随后罗永章团队又发声反质疑。几经反转,大家都看晕了。很多人越来越不明白,普通大众究竟应该如何理解这项成果,对老百姓而言,有什么意义?也有人纳闷,一个科研成果发布怎么最后会变成一场抠字眼“大战”?不断升温的新闻背后,真相在哪里。

  记者发去釆访要求邮件的第二天早上,收到了电话回复。电话那头是一位女生,自称是罗教授团队的工作人员,声音稚嫩,但措辞却很是官方,并说,“现在来北京,也见不到罗教授本人”。这位工作人员确认了记者来自于解放日报·上观新闻,然后说接下来会由专门对接纸媒的老师负责接受采访。看来,对方的回应团队已经分工明确。

  记者便被“分配”到邮件采访罗永章团队成员的王粲,由他代表团队回答一些疑问。两天后,记者收到了回信,对方表示“最近团队时间比较紧张,抱歉久等了。”

  变成一场闹剧,是炒作吗?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一滴血可测癌症”可以说是引爆这场新闻热议的关键词,这个具体的说法最初是从哪里流出的,是从你们团队、生产企业,还是媒体?

  王粲(罗永章团队成员):“一滴血可测癌症”这句话是媒体对我们产品的一句浓缩语句。“一滴血”指的是我们做检测时,只需要2.5微升的血浆就够了,而正常情况下一滴血的血量大约50微升,所以说我们实际的用量很少。所以媒体将检测形容为一滴血检测。

  “可测癌症”是指我们的产品是做检测的,对应的适应症是肺癌和肝癌,可能是为了标题简洁,媒体将一句话进行了浓缩。一些媒体后来还进一步浓缩,干脆叫“滴血测癌”,我们是看到报道后才知道的,之前没有刻意去讲这个说法。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这个说法一出,你们一下子就火了,有人说,你们是在炒作。

  王粲:我们不喜欢炒作,也不会主动去炒作。所谓的几经反转,我看都是围绕标题的讨论。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据悉,你们团队研制的热休克蛋白90α定量检测试剂盒,在2013年就被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但是却在这个劳动节得到媒体集体关注后“爆红”。当时的“低调”和现在的“高调”,背后有什么原因吗?

  王粲:其实不是我们希望高调或者低调,而是大家对癌症的关注导致了近期的热议,不是有些人所臆想那种刻意的商业宣传。我想“爆红”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们的研究与癌症相关。最近几年,因为癌症的高发,人们对癌症的关注度不断加大。大家常常“谈癌色变”,因为癌症不仅治疗费用非常高,而且很多中晚期患者难以救治。所以,一出现与癌症相关的字眼,就容易引起热议,也体现出人民群众对于癌症诊疗能有所突破的迫切需求。当然,现在是网络时代,互联网使得信息的传播比以前更快,范围更广,也起到了作用。

  普通人怎么理解,评价是虚高吗?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如果说“一滴血可测癌症”是不准确的缩略说法,那么热休克蛋白90α定量检测试剂盒到底对大家关心的肿瘤检测、筛查机制带来怎样的影响?与其他的肿瘤生物标记物相比,它是否更具优势?

  王粲:需要说明的是,我们从没有说过只使用热休克蛋白90α定量检测试剂盒就可以对肿瘤进行筛查。我们多次强调,肿瘤标志物不能作为癌症的诊断依据,只有病理学检测才是金标准。但肿瘤标志物高,特别是持续的升高,确实预示着患癌的风险加大,值越高,风险越大。

  与其他肿瘤标志物相比,热休克蛋白90α的检测灵敏度更高,准确性也更高,所以当然会有优势。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目前是不是有被神化、被误读的趋势?

  王粲:热休克蛋白90α可用做癌症治疗的监测工具,当治疗无效、病情加重时其浓度升高;当肿瘤缩小、病情缓解时,热休克蛋白90α浓度会降低。当然,我们不能说热休克蛋白90α就“包打天下”了。事实上,大家熟知的CT或者B超也不能,这些都是从不同侧面为医生的诊断提供信息和数据支撑。希望通过单一的检测确诊癌症是不切实际的。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从获批到现在,关于热休克蛋白90α的研究是否有一些新的进展?

  王粲:2013年我们获批的是肺癌适应症,此次报道的是我们成功完成了热休克蛋白90α定量检测试剂盒的肝癌临床试验,且其在肝癌中的灵敏度超出现有肝癌标志物AFP近一倍,并通过了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的审批。

  目前,结直肠癌和乳腺癌的临床试验也即将结束,进入数据统计阶段。随着临床应用的逐步推广,我们将更加深入了解热休克蛋白90α的功能,发掘该肿瘤标志物更多的潜能。

  关注超出预料,作何反思?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媒体与公众的大量关注,是否给团队带来一些困扰?公众对这个问题的关注,是否超出了你们的预料?目前看来,质疑声很大,但来自业内专家的力挺声较微弱,对此你们怎么看?

  王粲:媒体和公众的关注确实给我们造成了一定的无奈。首先,我们发现很多人关注的并不是这个产品本身,而是标题。这对于我们这些搞科研的人来说,简直有些不可思议。

  我们本意是让大家了解到这项新成果,同时普及一些癌症防治常识,提醒高危人群进行规范的防癌体检。一些人甚至连正文都没有看完,就直接发出了一些不负责任的言论,甚至有人根本就没有调查和确证,就言辞凿凿地说产品已经过了审批效期,意指我们在欺骗。

  我们理解公众对于此次报道的关注。毕竟癌症是危害生命健康的第一大疾病,给国家也带来了沉重的经济负担。所以,我们力求真实,对大家一开始的误读做了详细的说明和纠正。

  对于科学问题,每个人思考的角度不同,看到的问题也就不同,有思想碰撞是很正常的,最终会随着时间而得到证明。全世界当年都在嘲讽埃隆马斯克做不出火箭,可今天又怎么说呢?

  其实,我们团队是喜欢闷头做实事的一群人,不想着靠媒体出名或谋利,接受这次采访是因为我们希望唤起人们对于健康的重视,呼吁大家提高防癌的意识,正确理解相关的知识,并真正的帮到一些有所需要的人。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针对与人民大众生命利益切身相关的重大药物研制突破的消息,科研团队、研发企业和媒体究竟应该怎样合作,以架起清晰、明确、通畅的信息桥梁?你们团队是否对本次事件的经过也有所反思?

  王粲:十八大提出,把“普及科学知识,弘扬科学精神,提高全民科学素养”作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任务。我们觉得这是很有道理的。一个国家的强盛,不是靠一个人或者几个人处于国际领先水平就可以了,需要全民科学素质的提高。在这方面,我们科研工作者应理所当然地负起普及科学知识的责任和义务。当然,也需要政府部门和媒体的正确引导,要建立全民懂科学、爱科学、尊重科学、学习科学的氛围。

  这次事件让我们看到了一些社会心态的扭曲,内心其实还是挺受打击的。我们本想呼吁大家关注健康,结果却被变成为了“娱乐新闻”。我们担忧,这样氛围如果持续下去,还有科学家敢出来说话吗?还有人愿意搞研究、去创新吗?

原标题:科研成果成为抠字眼“大战”?罗永章团队回应:无心炒作

标签:

编辑:金勇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江苏新华报业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