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管理员变身南京泥人非遗传人

新华报业网-南京晨报   2017-03-20 12:47:15
         分享到: 更多

  朱敬伟泥塑作品。

  朱敬伟是非遗项目南京泥人的市级传承人。前两天,他来到南京艺术学院古瓷修复实验室寻求帮助,他刚捏好的三国人物黄忠,腰部装饰掉了下来,双臂也出现了裂缝。“这四五年来我一直在找寻让泥人不干裂的方法,这个问题解决不了,南京泥人无法运输、保存,也就无法走向市场。作为一个非遗项目,如果它的生存空间只能是展馆,这样肯定不行。”朱敬伟告诉记者。

  交汇点·南京晨报记者孔方方李晓婕

  作品只能待在家或展馆,出门易散架

  朱敬伟捏泥人的故事说来很有意思。他就职于河海大学图书馆,因为从小爱在泥巴堆里混,喜欢捏泥巴,后来就进入了捏泥人的行当。他最早开始成型地捏泥巴是在1987年,当时就是用泥巴和竹子来做一些建筑模型,有时候也会捏些小人,朋友看了喜欢,他就陆陆续续送了人,后来就开始系统地捏。

  这些年里,他捏过秦淮旧景、360个老行当、孩童系列等多件作品。2015年时,他从河里挖出了500斤泥,完成大型主题泥塑《抗战》,定格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中五个代表性的场面:其中包括了约翰·拉贝保护难民、栖霞寺寂然法师保护难民等南京人耳熟能详的故事,这些年他还完成了七八米长的《清明上河图》等大型泥塑作品的创作。

  不过,这些栩栩如生的作品只能在朱敬伟家或展馆里收着,不敢走向市场。

  朱敬伟的好友铁钢遇到过很多想买朱敬伟作品的收藏者,“我不敢帮他卖,他自己也不愿意卖。”铁钢说,个中原因,主要就是泥人的运输和买家在家中的保存完全没有“安全性”。

  朱敬伟指着眼前一尊黄忠的泥塑说:“才捏好没多久,你看,腰上的一些装饰已经掉了。”记者看了下,黄忠的脚下确实散落了四五个泥巴条,“只是从家搬到这里就掉了,如果是跨城市或跨国搬运,肯定就散架了!买家买回去后,如果稍不注意,就有可能把泥人的胳膊或腿碰断,这样的话,人家岂不白买了!”朱敬伟无奈地说。

  外出办展,泥人坐商务舱,他坐经济舱

  说起泥人运输和保存过程中被损坏的逸事,朱敬伟可以举出许多例子。“有次我被邀请去深圳办展,去的时候对方给我买了两张票,一张经济舱,我坐,一张商务舱,泥人坐(用来放泥人作品)。到深圳的时候打开来,还好,作品没坏!不过回来的时候我是先坐飞机回的,对方把我的作品托运回南京,结果到货后一打开箱子:那么多作品基本上全坏了!”他惋惜地说。

  因此,虽然朱敬伟所捏的泥人作品造型夸张、表情生动,可都成了碰不得的“小公主”:要么放在展馆中或家中,不能碰触,要么运输时需加倍地“小心伺候”着,即使这般,也难免落个“缺胳膊断腿”的下场。

  铁钢曾把朱敬伟的部分作品发给澳大利亚的朋友看,同时展示的还有中国书法、绘画等传统艺术品,外国朋友却一下子就看上了朱敬伟的泥人。“如果说中国传统书画的收藏在国外的华人圈里比较流行的话,泥人则可能打破华人的收藏圈子,让地道的外国人也乐意购买咱们传统的艺术品。”铁钢说。

  传统泥人材质的缺陷,以及南京泥人在市场上越来越受欢迎的反差,让朱敬伟下定决心解决这一难题。

  南艺老师支招:试试文物修复上的特殊材料

  近四五年里,朱敬伟一直在寻找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案:他也曾想用质地坚硬的美国土或日本土来取代易断裂的本地土,不过美国土昂贵的价格让他望而却步:拿一件黄忠的泥塑来说,用本地土创作,成本只要几十元,如果用美国土做,可能要上千元,这个价格是他承受不了的。

  多方尝试无果后,朱敬伟来到南京艺术学院寻求帮助。南艺文物系的周庆老师和雕塑系的研究生王思阳认真听了朱敬伟的讲述后,给了他一个建议:不妨把文物修复上的特殊材料用到南京泥人的创作上,比如可以用特殊材料制作泥人的胳膊、腿部等易断裂的部分。而在整个作品干透后,再放进有特殊成分的水中浸泡,以加强其坚固性。

  南艺专业人士的建议给了朱敬伟解决这一问题的希望,双方准备拿部分泥人作品先做试验。

  朱敬伟感慨地说,南京泥人风格兼容南北,在保留传统节庆、民俗等喜庆的主题之外,还关注现实主义题材,在表现方式上擅长抓取人物动作的瞬间,表现人物内心活动,在民间其实很受欢迎。“如果能把作品的运输和保存问题解决,这对南京泥人这一非遗项目的传承,一定能起到很大的推动作用。”

  找个传承人

  天分与热情缺一不可

  作为非遗传承人,传承这个词非常重要,但是目前朱敬伟还没找到合适的传承人。看过那些栩栩如生的泥人,尤其是很多还有朱敬伟灵感迸发时的故事设置,很多人都觉得非常有趣。大概大家小时候都有捏泥巴的经历,想来学习的人并不少,“很多人都想来学习啊,但是真正合适的到现在为止还真没有。”

  朱敬伟说,首先当然是对这个有兴趣,但只有兴趣还不够,“与学院派的有套路和模式不一样,民间艺术品讲求的是灵感和手艺的结合,所以我收的学生肯定还是需要一点天分。”他说,曾经让一个很有灵气的学生从最简单的做起,“你就先把旁边那一筐坏的都修复好”。结果对方表示“那多没意思啊”,“急于求成肯定也不行,耐心和打好基本功是基础。”在朱敬伟看来,要找到一个合适的传承人,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希望这项技艺能早日找到合适的徒弟。

编辑:周莉娜  
  相关阅读: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新华报业网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