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 > 社会 > 天下搜奇 >正文

72岁老汉做变性手术:以后可和妻子姐妹相称

来源: 南方都市报   作者:  2017-02-17 12:28:09

  2月15日下午,为保存体力应对昨日的手术,辛玥坐轮椅晒太阳。妻子一直陪伴左右。

  昨日上午9点,辛玥被推入了惠州某医院医学整形中心手术室,几个小时后,他将拥有女性生理特征———隆起的胸和人造阴道,有望和他的男儿身告别。手术室外,与他结婚47年的爱人冷蕊一直陪伴着。她陪伴着他,从寒冷的北京来到温暖的惠州,帮助他圆自己多年的心愿。经过数小时的煎熬,辛玥手术基本完成。但由于麻醉未消,截至昨日记者发稿时,辛玥仍在IC U病房昏睡。

  成长

  因为家中有三个男孩,所以家里的老人家特别想要一个女孩。求而不得,只好把辛玥打扮成女孩子模样,穿花衣服花鞋,还给他扎小辫儿,从此他还有了一个绰号,“二姑娘”。辛玥还记得自己小时候去前门大街的商店玩耍,店里的伙计会喊他“哟,二姑娘来啦!”

  穿花衣扎辫的“二姑娘”

  辛玥今年72岁,北京人,小时候他家离前门大街只隔了一条街,看尽繁华。辛玥来自一个传统的大家庭,有祖父祖母,还有祖母的妈妈祖婆婆一起生活。

  辛玥家兄弟三人,他排行老二。有人说在传统大家庭中,老大是长子,会得到所有人宠爱,老小则会得到溺爱,唯独老二,不大不小,没人疼没人爱。这话也应验在辛玥身上,他也有这样的感受。

  因为家中有三个男孩,所以老人特别想要个女孩。求而不得,只好把辛玥打扮成女孩子模样,穿花衣服花鞋,还给他扎小辫儿,从此他还有了一个绰号,“二姑娘”。

  辛玥做“二姑娘”的时光很短暂,到了上小学的时候,学校要求他必须还原成男孩子的样子,不能穿花衣服花鞋,还要他把扎了多年的小辫儿给铰了。辛玥记得,当年被铰小辫儿的时候他还大哭了一场。

  自小爱窝在家里做女红

  不过,改回男孩子的模样,辛玥从小也和其他男孩子不一样。男孩子们喜欢玩的玩具,像滚铁环、拍洋画、拍三角、打弹珠这些,他都不喜欢,也不和男孩子在一起玩。女孩子的玩具他倒是都会,翻绳,挑棍,但他也不和女孩子一起玩。

  他说自己性格内向,喜欢自己窝在家里。那时候家里的房子是一明两暗,中间是明亮的客厅,两边是卧房。有客人来到他家,问“二姑娘”哪去了,家人会指着卧房说,“他窝在炕上呢!”在炕上做什么呢?辛玥说他喜欢摆弄线笸子做针线活,缝缝补补,到现在他还可以做。当年,他在家就像姑娘在闺房一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在学校,他也跟其他同学不一样,下课从不跟同学出去玩,都是坐在座位上,连厕所都不去上。随着年龄增长,辛玥步入社会。在那个时代,他也没法为自己这种跟旁人不大相同的思想和行为多想,只能顺势而为,到了该结婚的年龄还是要结婚。

  当年单位组织了文艺宣传队,辛玥因为擅长拉胡琴,而同事冷蕊有一副“云遮月”的嗓子、可以扮演《红灯记》里的李奶奶,两人都进了宣传队。

  经过扮演李铁梅的同事撮合,两人算是谈起了恋爱。但那个时候的恋爱都很一本正经,别说接吻了,最多也只是勾勾小指头,上下班的时候一起接送下。

  这样谈了两三年恋爱,1970年,两人结婚了。这时,辛玥25岁,冷蕊也有23岁了,在当时算是晚婚。婚后三年,他们才有了唯一的女儿,更是晚育。日子就这样波澜不惊地过下去。2 0 0 0年,他们夫妻俩都办了退休手续,准备好好享受晚年。那以后的十年中,他们夫妻俩游遍了全国各地,就像很多退休老人一样。

  网络打开了尘封的内心

  新世纪,电脑网络越来越发达,退休后辛玥也买了台电脑学会了上网,后来智能手机又普及,他也开始用手机上网。正是网络打开了辛玥尘封已久的内心世界,他喜欢逛各种贴吧,比如跟他有类似想法和共鸣的网友聚集的贴吧。他在某个贴吧上的吧友有上千人,泡吧时他才发现,有类似想法的人不是他一个———他有想做女人的冲动,而且这种想法越来越强烈。

  起初,辛玥根据贴吧里网友的做法,买一些激素类药吃,怎么吃,吃完什么感觉,自己也开始尝试。吃过后,他感觉血管很疼,静脉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肝、肾等部位也不太舒服。

  这一切他原本都背着老伴冷蕊在做。直到后来,他决定真的要去做变性手术了,这才向冷蕊说了个明白。

  冷蕊第一次对老伴的想法哭笑不得,更多的是震惊,甚至怀疑老伴是不是“脑子有什么问题”。于是,她带着老伴去医院看心理医生,但是心理医生也解决不了老伴的问题。有一次老伴从医院出来后就哭了,还说自己“不想活了,让汽车撞死算了”。

  有了明确想法的辛玥得不到老伴的理解,一开始也憋得慌,心里总是很难受,每天晚上回到家,到了10点还要出门去晃,总觉得如果不把心里想的这件事做了,他就好不了,感觉自己好像是得了抑郁症。

  看到爱人这么难受,冷蕊也没办法,最后也就决定支持老伴辛玥的想法,帮助他做手术。

  在完成睾丸切除手术后,辛玥吃了两年的雌激素。为了防止病变,并影响前列腺,2015年6月,该医院给辛玥做了睾丸切除手术。做手术之前,医生还跟他说,“你可想好了,做完后就不能恢复了。”做完手术后,辛玥感觉人一下“轻松了几十斤”,心情也变好了。

  今年1月,过了将近两年的安稳日子,辛玥的内心又被新的想法给打乱了———他想做个彻底的手术,变成一个真正的女人。在当年给他做手术的医生联系下,辛玥和冷蕊来到了惠州。

  手术

  在等候做手术的时间里,黄秋萍年前还陪着辛玥去了深圳某医院,做一项手术前的必备心理检查。当时医生拿出了电脑里的1000多个问题让辛玥解答,回答是或不是,都是些细小琐事,有些问题还重复问,但辛玥一直很清醒,最后得了90多分的高分。医生最后结论是辛玥的心理评估很正常,可以做变性手术。

  为等待手术在惠州过年

  2月13日,情人节前一天,南都记者在惠州这家医院第一次见到了辛玥和冷蕊。今年70岁的冷蕊头发花白,相比较而言,比他大两岁的辛玥则显得更为年轻,看上去只有50多岁的样子,脸面白净,眉毛也在医院刚修了,人更显得秀气。

  他们到惠州已经整整一个月了。从1月10日联系医生,1月12日他们就迫不及待地南下惠州,刚好赶上春节,他们和医院的医生一起过了一个年。除了做必要的检查,他俩还在整形医学中心主任黄秋萍的陪同下,去惠州西湖看花灯,也去了惠东巽寮湾海边玩了一趟。“惠州空气好,没有北京的雾霾”,冷蕊说。

  不过,惠州房间没有暖气,辛玥坐在沙发上,手里还要捂个热水袋,冷蕊则在腿上搭条薄毯。“吃饭也还不太习惯,我们喜欢吃面食,在家总会烙饼吃”,辛玥说,冷蕊烙的饼很好吃。

  辛玥和冷蕊的感情很好,医生们都看在眼里。因为吃激素的原因,辛玥肠胃不太好,不舒服的时候,冷蕊总是给他按摩腹部,一按就是几个小时。中午,辛玥午睡的时候,冷蕊还用手抚摸着他的胳膊,在旁边呵护着。平时说到什么伤心的事情,如果辛玥擦眼泪,冷蕊肯定也同时跟着抹泪。同样,冷蕊流泪了,辛玥肯定也会陪哭。

  这么多年的相伴,两人早已形成了一种默契。

  心理测试得高分适宜手术

  在等候做手术的时间里,黄秋萍年前还陪着辛玥去了深圳康宁医院,做一项手术前的必备心理检查。当时医生拿出了电脑里的1000多个问题让辛玥解答,回答是或不是,都是些细小琐事,有些问题还重复问,但辛玥一直很清醒,最后得了90多分的高分。医生最后结论是辛玥的心理评估很正常,可以做变性手术。

  辛玥也知道,在印度,像他这样的人被叫作“海吉拉斯”。手术前,他说自己以后会多买些女性服装,但现在,他打算从内在而不是外在开始改变。

  对话

  辛玥:女儿说以后就有两个妈妈了

  辛玥进手术室前,南都记者和他进行了对话。

  南都:你当初为什么还要结婚生女?

  辛玥:那时,社会环境和现在不一样,世俗观念,家庭压力,还有经济条件,都不允许让你有其他想法。

  南都:这么多年过去了,后来怎么还是要想着做变性手术呢?

  辛玥:我就想着,如果不做的话,就太委屈自己了。

  南都:你的想法家里人都同意吗?

  辛玥:我只有一个女儿,现在在国外,她说不管我们两个老人的事,我们想干嘛就干嘛。她后来还开玩笑说,她以后就有两个妈了。

  南都:以后你会穿女装,身份证上的性别改成女的吗?

  辛玥:这些还没去想,到时再看。我是想先从内变成女的,外在的以后再慢慢想。但有一个想法,就是不能变成老太太。(笑)你看我一点都不老,还很年轻。(撸起袖子)我的皮肤很白嫩,跟二十多岁小姑娘似的。我感觉自己才三四十岁,活到一百岁没问题的。

  南都:想过以后怎么和你爱人相处吗?

  辛玥:我们早就是闺密了,以后也可以姐妹相称,我们还是会在一起生活的,结婚这么多年,我们从来没吵过架,连一根手指头都没戳过她。

  南都:我们知道辛玥是你自己给你以后取的女性名字,这个名字有什么含义吗?

  辛玥:辛苦了一辈子,最后完成了心愿。

  冷蕊:不后悔跟他结婚

  南都:你为什么会支持他做手术呢?

  冷蕊:我没那么多想法,只要对得起他,只要他好就行。

  南都:后悔当年跟他结婚吗?  

  冷蕊:不后悔。他还是挺有才华的,他喜欢读书,家里也有很多书,我有不懂的,他都给我讲。冷蕊是我的网名,也是他根据我的名字和生日等帮我取的。

标签:

编辑:邓晓琦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江苏新华报业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