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 > 文化 >正文

赵本夫新书《天漏邑》发布 向自然秘境与文明演变发出终极叩问

来源: 交汇点   作者:  2017-01-12 16:43:00

  2017年1月12日,北京图书订货会上,人民文学出版社邀请中国作协副主席李敬泽先生,并以三任社长:聂震宁、潘凯雄、管士光联袂推荐的形式,高调发布文坛实力作家赵本夫先生的长篇新作《天漏邑》。

  赵本夫先生是中国作家协会第七届、第八届主席团委员,江苏省作协原主持工作的副主席,长期担任《钟山》杂志主编。而他本人的文学创作成就更令人瞩目。当年,他以自己的小说处女作《卖驴》摘得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其后佳作不断,短篇小说《天下无贼》被改编成同名电影为广大读者熟知,长篇小说《无土时代》进入了茅盾文学奖的终评名单,成为茅奖的有力争夺者。经过五年的沉潜创作,他的31万字的长篇新作《天漏邑》以求新求变的面貌给了人民文学出版社又一个惊喜。著名文学评论家、原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现中国出版集团副总裁潘凯雄先生评论说,《天漏邑》在赵本夫的创作中又上了新台阶,虽传统但非常独到,“故小说创作无所谓传统与现代之别,只有优秀与平庸之异!”

  《天漏邑》简介

  天漏邑,世间流传着各种说法。一说是远古遗民部落,一说为舒鸠国都城,一说是历朝囚徒流放地——总之,这里是罪恶的渊薮,抑或是自由的天堂。就像桃花源的传说一样,只不过,桃花源是美的传说,天漏邑是恶的传说。

  天漏邑是一个谜。名叫天漏的村子也是一个谜。从这里走出去的抗日英雄宋源、千张子双双成谜。前来考察的大学历史系教授祢五常和弟子们深深地陷入了团团迷雾之中……

  本书情节奇谲、人物生动。作者以蛮荒之地、化外之民的天漏村为模型,将当代文学中稀见的“原罪”意识,杂糅田野调查的笔法,创建了一个关于自然与文明的寓言式作品。

  一 田野调查笔法与超现实文本

  赵本夫在长篇小说《天漏邑》中以田野调查的方式向读者报告了一个叫天漏的村庄的客观存在,但却是一种超自然、超历史的存在。这个地方与世隔绝。独特的小气候致使天象诡异;六十年一现的古战场奇观;村人行为古怪,似乎遵守着某种从古而来的神秘的训诫……凡此种种,都显示出这是一个超现实文本,然而与拉美魔幻现实主义文学不同,天漏村不同于马孔多镇,赵本夫有意避开了新时期文学被拉美文学笼罩的巨大影响,独辟蹊径,创造了一个东方古代文明的母本,以此梳理东方文明流变及族人性格。

  田野调查是对对象的实地察看、查勘、追踪、辨识、研究,最终以呈现事物的真实客观面貌为唯一目的。当赵本夫运用田野调查笔法,对天漏村之异状加以一一考辨,是有意模糊了纪实与虚构的界限,或者占据了虚构与写实的双重优势,得以在真实与虚幻中自由出入。将宇宙自然的奇幻力量与文明进程的诡谲之处表现得淋漓尽致。

  二 一部人性、文明与自然的“天问”

  《天漏邑》的女主人公檀黛云这一人物形象,是作家赵本夫以其五舅妈的一部分经历为原型。后者是徐州著名的“钢铁妈妈侯五嫂”,她是妇救会长,抗战时期做了大量革命工作,被日本鬼子捉住后受尽酷刑,宁死不降。她后来侥幸逃生。历史上很多记载似乎表明,女性相对男性更少背叛。赵本夫多次采访她,深感迷惑,除了信仰的精神因素,是什么决定了叛变与否的最终发生。小说中张千子说“实在忍受不了那个疼”,那么,对于叛变,究竟应该怎样从政治、法理、伦理、道德多个层面来评判?作者更进一步指出:谁是应该被牺牲的?人做出怎样的选择才是合理的?千张子选择出卖女上级檀黛云换取自由,理由是自己更能杀鬼子。他也的确在以后进行了疯狂的复仇行为,他并不怕死。《天漏邑》将笔触探入到了人性幽微之处,人,是选择的产物,也是观念的产物,你的选择使你成为与别人不一样的人,你也经由你自己的观念而成为了你。千张子成为了一个打引号的抗日英雄,其中蕴含了复杂的人生况味,让今天的我们思考在险峻环境下人所面临的难题。所以,对于人性与生俱来的弱点,我们应该持有何种态度?从这个意义上,《天漏邑》是一部充满了疑问、让人深思的小说。

  《天漏邑》采用了双线叙述,一为天漏村人宋源、千张子抗日及宋源解放后追查叛徒的故事,一为大学教授祢五常带领学生到天漏村考古的情节。

  与中国文人讴歌乌托邦理想的传统不同,赵本夫将天漏村这个古代小国的都邑写成了“罪恶的渊薮”。这里经常发生雷电劈人事件,但天漏村人却对此安之若常。原来这里是历朝罪人流放之所,自知有罪,故对天谴默然承受。天漏村人对死亡持有漠然疏离态度。与古希腊文明中“人是上天的骄子”完全不同,天漏村人确知自己是有罪的,所以他们怀着谦恭之心,知道冥冥之中有个最终的审判。赵本夫在《天漏邑》中表达了当代文学中罕见的“原罪”意识,也表达了另外一重生死观。

  宋源在一场雷击中出离母腹,脸上带着黑记,仿佛原罪的标识,“人生而有罪”;又仿佛他是雷电之子,在以后的人生中,他是抗日英雄、公安局长,以正义的名义一路追查叛徒,然而,作者没有让情节顺利发展,像千张子希望的那样死在宋源的枪口下,一声“枪下留人”,让执法的宋源丧失了权力,残疾英雄千张子最后被天漏村人接回了天漏村颐养天年,回到了这个罪人之地。这里体现了作者深邃的构思:应该有一种更高的力量超乎于人类之上,掌握着对是非善恶的终极审判。

  因为与世隔绝,天漏村保持了数千年不变的传统,山洞里保存了数千年延续至今的竹简村史,村人任由史官记录发生的一切而不加干涉;村长是禅让制;村人顺从于大自然的淫威……天漏村成了大学历史系教授祢五常眼里的活化石——人类文明的一种原生态存在。

  祢五常跟他的学生驻扎天漏村,立志抛离身外功名荣华,彻底研究清楚这古人之遗孓、文明的原型。但天漏村接二连三显露出嶙峋的面目,越是调查下去越是出现更多的谜题,加上两个学生的离奇去世,超自然力量的奇幻与诡谲让现代知识精英祢五常教授陷入了世界观的崩塌。祢五常教授的崩溃是作者对现代文明画下的一个巨大的问号,被现代科技文明武装的人面对自然时渺小而可怜,所以具有强大的现代理性精神的祢五常教授和他的学生们,在天漏村这样的地方显得如此困窘、无奈、怯弱,远不及天漏村人安然自适的自然属性、跟自己的环境呼吸与共的勇气和智慧。

  《天漏邑》情节奇特,常出人意料;书中众多人物均极有个性、生动独特;让人享受酣畅淋漓的阅读快感。然而,掩卷之后,作者深藏的用意和苦心时时让人心生波澜,追究种种谜题背后的隐喻。

  发布会现场专家评点

  人民文学出版社现任社长管士光和前两任社长聂震宁、潘凯雄前所未有地共同出现在新书发布会现场,为读者强力推荐赵本夫新著《天漏邑》。中国作协副主席、著名文学评论家李敬泽也来到发布会上。

  聂振宁说,赵本夫小说始终保持着充沛的人生激情,他的小说,无论是上一部长篇《无土时代》还是这部《天漏邑》,都充满了好小说的丰富性和多义性。我们从他当年一部短篇小说《天下无贼》居然可以被拿来拍成一部好看的电影,就可以看出本夫小说的丰富性。人文社一直追求好看小说,我认为《天漏邑》不仅是一部好看的小说,更是一部杰作。杰作都是出人意料的,这部小说充满了悬念,许多地方不按常理出牌,有一种强烈的神秘感和寓言性,非常能吸引人看下去。是一个值得研讨的文本,一定会引起文坛和读者的高度关注。

  潘凯雄:本夫这本书距离上部长篇小说出版,可以说是十年磨一剑。这本书读起来有一种“妖气”(笑)。他的写作的娴熟和功力让我感到吃惊。这部小说非常好看,但又不止于好看。现在很多好看的小说,都仅限于好看,读完也就读完了,没什么更深的东西。本夫的这部小说从整体上看是现实主义的,但它又非常现代。他对世界,人生,环境的许多思考是非常现代的。现实主义与现代感共存于这一本书中,却又处理得非常和谐、自然。

  李敬泽:我昨晚读《天漏邑》读到凌晨一点。可以说,这部作品体现了作家的一种巅峰状态。这本书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感兴趣的一个点,有的人会觉得里面打鬼子的情节很过瘾,有的又能看到里面的铁血柔情,还有知识分子的深沉思考和酸腐等等。这本书,我们可以看到80年代崛起的这一批作家的文学经验和鲜明的积淀,也特别体现了新世纪以来当代文学对于中国古典传奇叙事传统的一种复活的努力。小说里的很多人物都富有传奇色彩。天可以有漏洞,由此,人是不可能做到滴水不漏的,只是很多时候我们自己不承认这一点。抗日英雄千张子后来因为忍受不了刑讯时的巨大疼痛而出卖了自己的战友,也向我们展示了一点,人生来携带的是一个脆弱的肉体。所以小说最珍贵的地方,是它由此让我们认识人性的复杂性,并由此重新认识我们自己,我们的文化和历史,重新认识一切光荣的高贵的卑微的以及可怜的人和事,从而成为更好的自己。

原标题:赵本夫新书《天漏邑》发布 向自然秘境与文明演变发出终极叩问

标签:

编辑:郑亚群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江苏新华报业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