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 > 社会 > 图片新闻 正文

60岁患癌流浪汉公园“等死”

中国青年网   2015-07-23 09:53:58
         分享到: 更多

  

60岁的流浪汉黎永彬在天河区元岗村的一个凉亭里度过了人生最后的时光。南都记者 黎湛均 翻拍

  老人睡在凉亭里的一条石凳上,似乎铁了心,知道自己命不久矣,要在凉亭里“等死”。

  老人走不动了,拉屎撒尿都在一条裤子上。便溺的味道让人难以忍受,常人都干不了擦屁股这事。三轮车夫老三干脆把老人的内裤扔了,“自己旧裤子多,每次拉屎撒尿,就给老人换上。”

  总有一个念头在老三脑海里闪过:在黎永彬的身体变成一把灰之前,会不会有人来认领他?

  街坊在凉亭照顾老人的时候,老人也曾从裤兜里拿出钱来,执意要给每个照顾过他的人500元。老人说:“人都要死了,要钱有什么用呢?”

  老人黎永彬当场撒钱,有不少路人上来捡。哄闹的人群中,也有人把钱留给了老人。老三帮他把剩下的钱收拾了一下,一叠红票子不太齐整地堆在一起,清点一下,2万多元还剩了9600元。

  流浪汉黎永彬没能熬过夏天,于7月14日凌晨死于医院。

  他的遗体很快从医院送到了银河园。那里,他有了新“家”———一具寒冷的冰柜。

  黎永彬的生命只有60岁,流浪生涯却超过了40年。居无定所和对烟酒的嗜好让他没能达到中国人的平均寿命。他患了肝癌,生命的最后时光,他选择在一个凉亭的石凳上“等死”。

  然后,他遇到了好人。三轮车夫“老三”照顾他,给他喂粥、换洗裤子、擦背。

  黎永彬拿出自己毕生的积蓄酬谢他,却遭到拒绝。他一时意气,开始在路上撒钱,被路人捡去大半。

  志愿者报了警,叫来救护车。黎永彬在医院住了才两天便死去。死后,他面临一个流浪汉通常会面临的尴尬———没有家属过来认领。在此之前,遗体只能日复一日在殡仪馆冰着,直到无人问津,才能火化,成为一盒骨灰。

  所幸,黎永彬不用考虑这些问题了。

  目前,广州市共有救助管理站6个,过去一年(自2014年6月至2015年5月),全市共救助流浪乞讨人员40429人次,其中危重病人562人次。然而,因为流浪人员不愿去救助站,许多流浪汉一直游离在救助体系外。他们面临着各种健康威胁,往往患上各种慢性病或癌症,却支付不起医药费。

  公园凉亭“等死”

  卢喜刚打理着“尚丙辉关爱外来人员工作室”。

  这间工作室位于天河区燕岭路585号,2014年12月22日,在天河区文明办的主导下,工作室依托天河好人志愿服务队正式挂牌。工作室有一台电话,专门接受外来人员的求助。

  7月11日上午10点,卢喜刚接到一名“废品佬”的电话,“废品佬”说,天河区上元岗有个老人睡在凉亭里很多天了,看起来情况不好。

  卢喜刚来到凉亭。这个凉亭位于上元岗幸福社区的康乐公园,亭内四周是石凳,正好为夏夜无处安睡的流浪汉提供栖身之所。

  “废品佬”所说的老人睡在凉亭的一条石凳上。他“打赤膊”,瘦得能看见两排肋骨,肚子发胀。他全身上下唯一的体面之处是一条黑西裤,那是附近街坊给他换上的。

  卢喜刚凑近老人聊了一会。“他身子起不来,都是睡着跟我说话”。

  老人用一字一顿的客家口音,虚弱地告诉他,自己名叫黎永彬,61岁(虚岁),是梅州松源镇人,没有嫡亲,亲人全是“堂兄弟”。

  卢喜刚见老人瘦骨嶙峋,想把老人送去医院。

  老人抖动着花白的胡须说:“我去过武警医院,医生说是肿瘤,至少要十万手术费。”他付不起巨额的医疗费,于是,回到了经常流浪的元岗村,似乎铁了心,知道自己命不久矣,要在凉亭里“等死”。

  卢喜刚和街坊商量一番,认为老人在此并非长久之计,还是打了电话报警。民警叫来了武警医院的救护车,量了脉搏和血压,一名医生说,老人有些营养不良。

  记者后来从武警医院一名工作人员处打听到,当时医院并非不想把老人接到医院,“但老人不愿回家,不愿去救助站,更不愿上医院”。

  拗不过老人,医生在确认他没有生命危险后,走了。

 [1] [2] [3] [4] 下一页
编辑:廉昕朦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新华报业网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