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 > 社会 > 市井街头 正文

农民工街头拾到万元现金 一人原地等失主二人找线索

中国经济网   2015-07-14 17:04:19
         分享到: 更多

  

  新华报业网讯 (记者商为智实习生吴冕)“我们在南湖花园瑞安街街头拾到一个女士包,内有万余元现金,苦等1个多小时失主没来。”昨天下午,读者赵先生致电本报热线82333333表示,由于包内没有失主的任何联系方式,他们只好求助武汉晚报。

  农民工街头拾到万元现金

  昨天下午两点左右,武汉晚报记者赶到瑞安街见到了拾包的3名男子。49岁的赵梅香说,昨天中午12点10分左右,他与老乡柳继文、孙月平在瑞安街一家餐馆门口喝酒,他坐的位置正好对着瑞安街。突然,他发现路中间有一个皮包,立即要距离较近的柳继文去捡。皮包是一款有花纹的女式提包。他们一边喝酒一边等失主前来认领,可是等了半个多小时,不见失主。他们吃完饭商量,总不能这样一直等下去,于是打开皮包,发现里面有一个绿色和一个黑色的夹包,当他们打开绿色的夹包顿时傻眼了:包内放着一大摞现金,至少有1万多元,还有十几张购物卡。而黑色夹包内有数百元现金,可是找遍整个包也没有失主的联系方式。无奈之下,他们只好向晚报求助,希望能找到失主。

  带着失主就医卡找人

  在记者的见证下,赵梅香再次打开皮包,清点绿色夹包里有1.24万元百元钞票及1100多元零钞,并有12张家乐福的购物卡,黑色夹包内有680多元现金,在提包的夹层找到了一个卡包,里面有10余张银行卡。然而,提包内没有失主的任何联系方式。

  记者在包内发现一张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的就诊卡和一张返修单,根据返修单上的联系方式,对方也没有查到失主。无奈之下,记者与赵梅香带着就诊卡赶到医院查询,希望能找到就诊卡的主人。通过医院查询得知,就诊卡的主人叫袁珍珍。

  这时,留守在原地的监利老乡孙月平打来电话称,失主找来了,是一名女士,她自称是袁珍珍。20分钟后,记者在瑞安街见到了失主袁女士,袁女士见到失而复得的提包激动不已,一再对3位农民工表示感谢。

  失主报警后返回原地寻找

  原来,昨天中午12点左右,家住瑞安街宁静苑小区的袁女士骑着电动车出门时,将提包放在电动车踏板上,没想到刚出门不久,提包便甩出车外,直到袁女士行驶到陆总妇产中心医院门口时,才发现提包不见了。袁女士吓得脸色苍白,她是广埠屯一家电脑公司的财务人员,绿色夹包内的1万多元是公款,如果遗失将由自己全部赔偿。

  她立即返回寻找未果后便报警,北港派出所接警后调查发现,该路段由于探头升级,只能看实时监控,不能回放,也就是说,看不到包在哪儿遗失的,是谁捡到的。袁女士只好找到宁静苑小区所在辖区的金地格林派出所,民警调取辖区监控发现,袁女士出门时,包还在电动车上,只是包有一半已经露出了电动车外了,初步判断,包就是在小区门口到陆总妇产中心医院门口的这200米的路段上遗失的。

  袁女士马上赶回小区,并询问沿街的商铺是否知道包的下落,一名副食店的老板说,两个多小时前,3位农民工拾到了包,一人留守现场,两人正在寻找失主。袁女士闻讯激动不已立即请留守的孙师傅联系在医院查询的同乡。

  记者了解到,拾到包的3名农民工均是湖北监利县人,他们分别是49岁的赵梅香、49岁的孙月平和48岁的柳继文。赵梅香透露,他们十几年前到武汉打工,由于没有什么技能,除了到装饰公司的施工队出体力活外,空闲时,便到小区收购废品挣钱。

  3人家庭环境都不太好,面对1万多元现金却不动心,面对记者疑虑,赵梅香操着浓厚的监利口音说:“不是你的财,拿也拿不来。”

编辑:王高峰  
  相关阅读: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新华报业网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