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报业网">
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 > 新华网眼 > 原创评论 > 社会 正文

矿难毁掉干部还是干部失职导致矿难?

新华报业网  2010-12-09 23:46:35  >>进入论坛
         分享到: 更多

  中国广播网12月9日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12月7号19时40分,位于河南省三门峡市渑池县的河南义马煤业集团巨源煤业公司发生瓦斯爆炸事故,经过抢险指挥部反复核实,当班入井46人,20人安全升井,死亡26人。

  8日下午举行的“河南义马煤业集团巨源煤业公司12.7瓦斯爆炸”事故调查组成立大会上,发言的渑池县人民政府副县长魏保元,与之前义马集团负责人的汇报截然不同的是,魏县长“不厌其烦”的自我表扬让在座的调查组成员们有些坐不住了。

  平时表扬,总结时表扬,上班表扬,酒场上也表扬,某些地方的官场似乎就是一个巨大的“痒痒挠”,你挠我也挠,大家彼此感到无比的舒爽。而当事故发生之后,这个“痒痒挠”仍然有效,一是因为“痒痒挠”惯了,知道其是多么舒服的了,二是因为这样可以最大的掩盖失职甚至犯罪,立马就可以将矿难当成“政绩”,这是一次多么上算的由黑洗白的机会?

  笔者想到了今年6月21日18时30分左右,江西省第二大河流抚河的唱凯堤发生决口,央视《24小时》栏目在直播中连线江西省防总办公室副主任,由其介绍决口的相关情况。该负责人大篇介绍江西省委书记、省长对于决堤的重视以及指示,被邱启明打断。这其实还是一种自我表扬的良好习惯使然。即便这次事件最后不了了之,即便这位自我表扬的官员被今年的公务员考试预测为“马屁哥”,但官场上这种人此类事,真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用多如牛毛来比喻,并不为过的。

  渑池矿难调查组组长、河南煤矿安全监察局局长牛森营:同志们啊,河南出不起事了呀!小煤窑挖点煤、小煤矿主的非法生产行为害掉了矿工的性命不说,毁掉了咱们多少干部。“毁掉了咱们多少干部”,这句话让人听起来觉得似乎除了遇难矿工,管理煤矿的干部才是矿难的最大受害者,而其实应当这样追问:是干部失职毁掉了煤矿乃至矿工的生命,还是矿难毁掉了干部?矿主们绝不是“无业游民”,他受地方政府的监管,受地方政府干部的领导,整个当地煤矿系统,并不是“无业游民”矿主的天堂,他应当受法律的制约,更应当受地方政府各级官员的监管。并且现场还有地方政府派驻的令局长牛森营“无语”揣着明白装糊涂三缄其口的监管人员。那么,有充分的理由来证明,正是这些派驻的监管人员装聋作哑甚至与非法矿主订立了攻守同盟,才造成了巨大的矿难事故。

  矿难毁掉干部还是干部失职导致矿难的发生?干部失职在前,矿难发生在后,因果关系不能被人为混淆、颠倒。李振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