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用户发88到10658500800订阅“新华日报手机报”;发YZWB到10658000订阅“扬子晚报手机报”,3元/月。
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 > 经济 > 产业新闻 正文
西部开发获政策全方位倾斜 被猜重启刺激计划
华夏时报  2010-07-10 11:50:18  [发表评论] 转发微博
  新华报业网电  以十年为刻度,西部大开发走到了一个更为关键的时点,优惠政策正全面向西部倾斜。

  “由于西部地区具有特殊重要的战略地位,中央将给予特殊的政策支持。”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杜鹰称。他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将在财政、税收、投资、金融、产业、土地等方面进一步完善扶持政策,进一步加大资金投入,进一步体现项目倾斜。

  最近一段时间更是利好不断:资源税改革推广到整个西部,企业所得税优惠措施继续实施,加上西部大开发工作会议开幕当天发改委公布的投资总规模6822亿元的23个重点工程。

  《华夏时报》上周以《从紧政策“告一段落”》为题报道后,引发了对宽松政策再次来临的猜测,而就在这个时间点,西部大开发新十年再次起航,有分析人士敏感地感觉到:“这已不仅仅是国家对西部地区政策的倾斜,更反映出目前经济增速放缓、宏观调控多重两难之下,高层经济布局的新思考,更为激进的理解则是,对西部地区的新一轮刺激政策。”

  最大利好:资源税改革

  资源税改革扩容,无疑是对西部地区最为实惠的政策,西部多个资源大省闻风而动。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资源税新政刚出,西部某煤炭大省财政厅官员就第一时间致电财政部,询问资源税改革的细则和相关政策的进展情况。

  中央高层同样行动迅速,记者获悉,会议结束当天财政部即收到转发文件,要求财税部门尽快落实西部大开发中相关税收政策。

  上述官员称,作为资源大省,资源税改革无疑能够增加当地财政收入,从而有更多的财力用于当地经济建设,尽早知道资源税改革的相关细则就可以安排下一步的准备工作,也可以对财政增收数额进行测算,做到心中有数。

  陕西省财政厅走得则更远。据悉,在新疆税改出台后的几天内,陕西省有关方面就着手组织一支规模庞大的调研队伍,进行为期2个月的深入调研,绸缪资源税改的推进工作,并测算其对陕西省经济和财政带来的影响。

  比起新疆先行先试的石油、天然气两个品类,陕西在准备工作中把煤炭等七大资源品类的数百种矿产,都纳入了调研统计范畴。一位陕西省财政厅官员表示,这是为了争取到更大的政策力度。

  事实上,不同于新疆资源税改革试点,这次有关资源税的表述,让西部各资源大省有了更多的想象空间。

  “对煤炭、原油、天然气等资源税由从量征收改为从价征收。”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表述中明确增加了煤炭,但是,“等”是否包括有色金属、盐等现在从量征收资源税的品种,现在还不好猜测。

  对于青海来说,盐业资源是非常重要的矿产资源,7月7日,该省财政厅及相关处室亦分别召开临时会议,商讨新一轮西部大开发下的财税新政。

  西部省区之所以如此重视资源税问题,和长期以来当地财政和经济状况联系密切。

  长期以来,由于经济发展相对落后,资源丰富的西部省区长期以资源输出为主,但是由于从量计征,税额较低,西部资源(21.58,0.21,0.98%)大省并没有从资源的输出中获得更多财政收入,相反却把环境污染、资源枯竭等负面效应留在了当地。

  新疆社科院经济所所长王宁就告诉记者,由于财税体制的原因,多年来新疆的资源优势并没有转变成经济优势,新疆60%的财政支出还是依靠中央转移支付,事实上这也是西部地区资源大省现有资源税体制的一个缩影。

  此次,以新疆油气资源税改革为例,据测算每年将为新疆增加60亿元的财政收入,据悉,新疆2009年的地方财政收入为388亿元,显然这对新疆地方财政是一个不小的数字。

  政策全方位倾斜

  除资源税改革外,全方位的政策支持,更像是给西部经济“大输血”,让西部各省看到了快速发展的希望。

  内蒙古财政厅一位官员表示,对西部地区国家鼓励行业企业仍将继续按15%的所得税率征收,这一政策等于给予企业40%的优惠税率,优惠力度相当大。

  各省官员则在密切注意政策进展。陕西发改委一位官员告诉本报记者,他正在抓紧学习相关会议精神。

  刚刚结束的西部大开发工作会议确定,国家计划今年新开工23项西部大开发重点工程,投资总规模为6822亿元,这一规模超过西部大开发过去10年投资总额的1/3。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杜鹰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西部地区初步规划到2015年经济生产总值比2008年翻一番,今后这几年,西部地区的经济增长速度都要保持在10个百分点以上。

  “今后还要制定一些鼓励社会资金向西部投入的政策,特别是信贷资金,并加大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的政策扶持力度,形成多元化的投资格局。”杜鹰称,中央将对西部全方位的政策扶持,“十二五”期间中央在重大基础建设项目上还要继续向西部地区倾斜,在转移支付和投资安排上也要继续向西部地区倾斜。

  重启刺激计划?

  年中经济形势分析会召开前夕,西部大开发政策的全面升级,是否别有深意?要知道,最近一段时间,包括官方在内,均对经济是否二次探底表现出了忧虑,甚至已有学者开始研讨如何进行再次刺激经济计划的细节了。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中央借助西部大开发出台“缩小版”经济刺激政策的猜测正浮出水面。

  虽然国家发改委人士表示,西部地区投资6822亿元的23项重点工程,今年就已陆续开工了,多数是跨年度的项目,政府投资的资金应该包括在年初计划中;但是其公布时点和进度,仍难免让分析人士将其和目前经济形势联系起来。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宏观室主任牛犁表示,西部大开发这些项目多数早在计划之中,今年的基建项目投资,在年初时担心经济过热,进度慢一些,现在通胀预期下降,下半年经济增速回落,项目投资进度就有可能加快。

  事实上,牛犁的判断反映了不少人士的观点,由于面临欧洲需求减少,房地产调控投资下降、经济结构调整加上整顿地方融资平台造成地方政府投资增长乏力,国内对下半年经济减速的担忧由此也在近期骤然加深。

  此时,投资基础设施相对落后的西部,既能维持投资增速,拉动经济增长,还能够为承接东部地区的产业转移打下基础,在东部地区劳动力、地价等生产要素价格上涨、出口前景不乐观之时,发展西部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

  国金证券(13.63,0.32,2.40%)研究所分析师称,西部大开发政策体现了管理层尽量维持经济增速的意图,更加体现了对区域经济振兴、产业结构转移的战略布局。

  兴业银行(24.87,1.18,4.98%)资金运营中心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判断,面对当前已经出现的经济下滑,未来宏观政策的“钟摆”将再度更多地向“保增长”一方移动,政策操作面临向松微调。

  此时,西部大开发高调加码,鲁政委表示,虽然6822亿元中多少钱会在今年投资到位仍然不明朗,但是标志着我国新一轮刺激政策的开始。

  上海证券则直接将西部开发投资理解为”缩小版”经济刺激政策,认为在当前这种背景下,新一轮经济刺激政策的出台,将极大增强市场对中国经济增长持续性的信心。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