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用户发88到10658500800订阅“新华日报手机报”;发YZWB到10658000订阅“扬子晚报手机报”,3元/月。
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 > 报业热线 > 路见不平 正文
男婴做皮试猝死医院谁担责
医院与家属说法大相径庭
江南时报  2010-03-31 19:57:01  [发表评论] 转发微博
  2009年12月21日上午9时,仅13个月大的王宇航被开水烫伤,为防感染,家长带着小宇航来到淮安新渡镇人民医院。不料,这一去竟成了小宇航的不归路。这几个月来,小宇航的家人四处奔波,誓为孩子讨个“说法”。

  事件:13个月小孩医院做皮试猝死

  小宇航的外婆顾祝芳至今仍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之中,她哭着讲述了整个事件的经过。当天上午,小宝宝王宇航打翻了开水瓶,腿部被烫伤,顾祝芳就带着外孙赶到淮安市淮阴区新渡镇卫生院,当时,医生说没什么大碍,建议留在医院做消炎处理。护士要求先给小孩做皮试后再配药打针,小宇航打过皮试几分钟后, 身体出现过敏、翻白眼、嘴唇发乌等现象,家长见状,急忙呼救值班护士查看情况,然而,悲剧最终仍没能避免。小宇航因抢救不及时死在了卫生院。

  小宇航的家人声称,当时,他们一直在找护士和医生,但均不见医生和值班护士的踪影,这才导致了13个月小宝宝死亡,医院应该负主要责任。由于找不到护士,外婆顾祝芳最后找到了副院长刘兵。当时孩子呼吸急促,心跳减弱, 顾祝芳当即跪在副院长刘兵面前。刘院长立即安排医生抢救,但由于患童病情急剧恶化,镇医院也无法控制病情,遂向淮阴区人民医院电话求救。患童被送上医院救护车后,医生宣告已经死亡,后由市一院出具了死亡通知。

  死因:家属指责值班护士擅离岗位

  对于孩子的死因,家属找到医院讨说法,淮阴区新渡乡卫生院副院长刘兵表示,并未发现孩子有过敏反应症状,认为孩子死于皮试过敏可能性不大,而结合当时抢救的情况,医院认为小孩可能是喝水呛住,导致窒息死亡。

  “我们给小孩做心肺复苏,气管里面,鼻孔里出来30毫升的水,这个水哪来的,估计是家里人在小孩皮试过程中喂水的。再说双下肢烫伤很容易导致电解质紊乱,失水脱水,那小孩再条件反射就很差了。”刘兵这样子解释。然而,对于院方的说法,小宇航的家人坚决认为“不可能”,因为当时带的奶瓶是带吸管的,水是一口一口吸下去的。

  医院和家属对小宇航死各有说法,但其中重要的一点就是,为何抢救第一时间找不到值班的护士和医生?家属认为这耽误抢救时间。医院负责人这样解释:“当然,我们医院比较小,但是你就是到三甲医院,医生看过病以后,要24小时在跟前,这也不可能。”新渡镇卫生院相关负责人还表示,经过协商,他们已经和死者家属达成协议,了结此事。

  律师:如受暴力胁迫签订协议无效

  淮安市淮阴区新渡乡村民告诉,顾祝芳有一个特殊家庭,女儿和女婿都是残废人,女儿先天智力残疾,而出过车祸的女婿也有言语障碍。小宇航是顾祝芳唯一的希望,现在这个天塌掉了。村里的人都很同情她家。

  “我们协议已经签过了?”事件发生后,死者家属曾与医院有过冲突,但后来据说双方签定了一份协议。当时,由卫生局相关领导人出面协调。12月22日,双方继续僵持并有一定的冲突,院方打电话喊来了几十个身份不明的男子,强行将家属带离现场,四位亲属受伤。次日下午,院方通过镇领导出面,提出赔偿1.5万元,并由乡政府再补偿5000元。双方签定了协议。

  “我们是被逼无奈之下才签的字。” 家属并不认同院方的说法,声称将维权到底,且一再表示当时是受到相关部门的“强迫的”。记者采访时,家属表示,他们仍想通过医疗事故鉴定确定孩子的死因。律师认为,如果当事人在受到暴力胁迫和欺诈的情况下签订协议,那协议不产生法律效力。

许尽义 程雨婷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