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用户发88到10658500800订阅“新华日报手机报”;发YZWB到10658000订阅“扬子晚报手机报”,3元/月。
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 > 新华网眼 > 原创评论 > 社会 正文
面对两起特大恶性凶案,我们须警醒
新华报业网  2010-02-04 14:30:16  [发表评论] 转发微博

  春节是中国传统民俗最为盛大的节日。年味渐浓,新春大喜在即,近日却接连续发生了两起特大的恶性凶杀案件,这不免让人生出许多郁闷、感伤和痛心。

  第一起案件发生在1月30日下午,河北涿州市林屯乡陈家屯村。村里召开“两委”干部、党员、村民代表会议,回顾总结2009年工作、研究部署2010年工作。与会党员张洪田(男,42岁)的哥哥患有精神病,由支付住院费、医疗费和生活费计9700元,住院治疗70多天,此间由张洪田在医院负责护理其兄。会间,张洪田多次提出要村委会给他支付护理费,遭到拒绝后,张洪田将随身携带的“土炸药”(50枚礼花弹和汽油)当场点爆,20余名村民中有13人被炸伤。之后,张洪田又用随身携带的菜刀将村支书赵洪普头部砍伤。(2月1日《南方都市报》)

  第二起发生在2月1日上午,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天津天保运业公司副调度员张某(男,40岁)因与调度员李某发生争吵、纠纷,用匕首将李某捅伤后,劫持本单位大客车突然驶向开发区内的道路,连续撞击行人,致9人死亡,11人受伤。此间,警方出动四五十辆警车、近百名警力对张驾驶的大客车进行围堵,3辆警车被撞坏,4名民警被撞伤。最后调来五六辆大货车才将张驾驶的大客车别住。在被民警团团包围时,张义民用匕首割脖子自杀,当匕首被民警夺下时,张的脖子已经割破,鲜血外冒,被送往医院急救。(2月2日人民网)

  上述两案的性质和后果都是极端恶劣的,按说,若不是深仇大恨,决不可能如此丧心病狂。其实呢,根本就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前者是护理费纠纷,后者是同事间吵嘴。肇事者,一个42岁,一个40岁,都正值壮年,正是为家庭为社会担纲效命的年龄段,娇妻相伴,上有老下有小,他们犯得着为寻常琐事决绝尘缘、生死不顾地去当“亡命之徒”吗?这太反常,太颠覆中国人“宁愿世上挨,不在土里埋”的传统意识。

  显然,护理费纠纷、同事间吵嘴只是恶性案件爆发的“引信”,肯定令有其更深层次的原因。对此,主流层面一般总会从犯罪嫌疑人的性格、素质、德性、精神、情绪的缺陷、偏执或病态等方面求索。这种求索不无必要,但如果只把注意力聚焦于此,那就未免舍本逐末了,也就没有什么了不起了,不就是两起极端的恶性刑事犯罪案嘛,重判、判极刑,从重从快处置也就完事了。事情如果当真这么简单,那倒真没什么了不起,这未免忽视、小视和近视了。

  我以为,应该从“宏观”的层面上来观照和审视这两起恶性案件的更深层次的成因。这样才能引起各级主政者的警醒,针对性地采取有效措施化解、防范和避免。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与己之前的状况相比,进步卓有成效和显而易见,经济快速发展,国力大幅提升,人民生活普遍改善,这些都毋庸置疑。但是,随着时代的进步,国际文化交流,普世价值观传播,国民民主法制的期待值,当家作主的权利意识以及改善生活水平的要求,都在不断提高,而我们的社会在这些方面,恰恰与民群的期盼相去甚远。譬如,收入分配严重不公,贫富差距愈拉愈大,5%的权贵阶层拥有社会95%的财富;官场腐败愈演愈烈,官官勾结、官商勾结、官黑勾结形成了固化的特权阶层,并对于弱势群体造成绝对的钳制、欺诈和宰割的高压态势;主流社会数十年一贯制的空头的灌输、洗脑式的驯化说教和“强导”,致人逆反、郁闷和憋窒;……不平则鸣,又乱鸣不得;不公则怒,又无处发泄;有冤则申,又无处倾诉;……致使社会成员尤其是最底层的弱势群体,一年到头,一天到晚,每一个细胞都火冒冒的,加之基层政权组织妄自尊大,无视真实的社情民意,即便做工作也是“政治八股”腔调,只会适得其反,火上加油。人一旦对对社会失望、绝望了,鲜活的躯体和生命就沦为“不定时炸弹”,微不足道的琐事都会成为可怕的“引信”。——用最野蛮最凶残的手段来发泄不满,宣解怨恨,报复社会。此类报复社会的凶杀案件,近年来不断发生,媒体时有报道,已无一一罗列的必要。

  当下要切实遏制和弱化严重的社会不公,从根本上消解弱势群体的火气,舒散郁积在胸的积怨。尤其是基层政权机构及其各类外围组织,更需要多做消火解怨的工作。否则,危机不言而喻。      石飞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