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用户发88到10658500800订阅“新华日报手机报”;发YZWB到10658000订阅“扬子晚报手机报”,3元/月。
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 > 深度 正文
“暴走妈妈”昨天割肝救子
新华报业网-新华日报  2009-11-04 09:36:15  [发表评论] 转发微博

 

  新华报业网讯  一个母亲,给了儿子两次生命。一次是十月怀胎,一次是七月暴走。这位武汉母亲叫陈玉蓉,她的无边真爱感动天下:

  “儿子病了18年我要给他一个肝”,“只要我多走一步路,少吃一口饭,离救儿子的那天就会近一点”,“如果这次还不能捐,我会一直走下去”……

  昨天,“暴走妈妈”陈玉蓉和儿子手术成功,幸运眷顾了这对血肉相连的母子。

  手术近9个小时,母子术后反应良好

  上午8时15分,母亲陈玉蓉的割肝手术正式开始。

  主刀的是国内知名的器官移植专家、武汉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长陈孝平教授和副所长陈知水教授。

  陈孝平教授开腔探查后发现:陈玉蓉的左肝体积大于右肝,与正常人相反。为保证母亲捐肝后能够正常工作生活,陈孝平决定将母亲的右肝移植给儿子,同时保留儿子左肝。

  由于母亲的肝静脉有变异,原定的手术程序增加了一个小手术。陈知水教授给儿子叶海斌切除肝脏之前,先在其左腿上取下一根静脉,留作后期紊合肝静脉时使用。这项附加手术进行了3个小时。

  母亲的割肝手术于下午13时30分完成,此前半小时,儿子叶海斌接受开腔。由于叶海斌有严重肝硬化,周围血管易出血,肝脏的剥离相当困难,直到下午5时许,儿子需切除的部分肝脏才被取出。

  昨晚,叶海斌被推出手术室。目前,母子二人均已进入ICU病房,各项生命体征正常。 

  陈孝平教授和陈知水教授称,母子手术术后反应良好。陈孝平教授表示,手术中,母亲出血很少,生命体征一直很稳定。下午5时45分,母亲已逐渐苏醒。医院会采取镇痛措施,减轻术后痛苦。

  肝移植手术后一般可以活多久?陈孝平教授介绍,国际上,肝移植手术存活时间最长的为30年,但亲属间肝移植排异小,存活时间可能更加长。从理论上来讲,可以长期存活下去。有部分家属担心,留在叶海斌体内的病肝,是否会导致肝功能受损,影响移植效果?对此,陈孝平介绍,肝脏会随着患者身体的恢复而逐渐长大,如果母亲移植过来的肝,在叶海斌的体内长到足够维持身体运营大小,最坏还可以考虑病肝切除。“总之,母子俩的未来会越来越好。 

  “斌斌你等我,我也等你”

  昨日凌晨5点,护士到病房里来为母子俩量体温后,母子俩便再也没睡。陈玉蓉兴奋地告诉记者:斌斌昨晚睡着了,他打呼噜的声音跟别人不一样,虽然另外一个病人也打鼾,但她知道哪个是她的斌斌。“他睡好了就好,才有精力手术!”

  与母亲一床之隔的叶海斌则说:“妈妈昨夜一夜没睡。我每次醒来都听得到动静,我知道那是我的妈妈。”

  6时50分,陈玉蓉的丈夫叶国祥来到了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病房。和陈玉蓉一样,他一夜没睡。但他没有告诉妻子这事,陈玉蓉发现小孙女没有跟着过来,便知道小孙女最近病了。“小孙女昨晚特别懂事,早早就睡了,她说想爸爸、想奶奶。”

  陈玉蓉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叶国祥握着他的手说:“那么多路都走了,就剩下最后一程了。”

  没多久,很多亲戚陆续来了。幺妹妹陈永红把姐姐扶起身,为她揉腰松骨,大妹妹陈荣华则给姐姐的病员服的口袋里塞了一个护身符。

  7时23分,“暴走妈妈”陈玉蓉被护士扶上手术车。在即将坐上去时,她突然又走到儿子叶海斌的床前,说:“斌斌你等着我,我也等着你。” 叶海斌轻轻地应了一声,发白的嘴唇一张一合。

  陈玉蓉的10多位亲友昨日早早赶来,为她打气鼓劲。陈玉蓉含着泪被推进手术室。亲朋好友红了眼睛,小跑着跟着护士一起把陈玉蓉送到楼梯口。

  没有能送送母亲的叶海斌,一个人留在病房,而他早已泣不成声。

  母子住院费用全免

  昨日上午10时许,武汉同济医院副书记刘正湘向前来采访的媒体记者表示:同济医院将承担“暴走妈妈”陈玉蓉和其子叶海斌在住院期间的所有费用。

  刘正湘介绍,“暴走妈妈”的精神让人深受感动,考虑到陈玉蓉的家庭比较困难,医院将全部免除所有的手术及住院费用。

  “暴走妈妈”的感人事迹经过媒体报道,很快引发全国关注。

  陈玉蓉的名字,昨日频繁出现在中央电视台的《朝闻天下》、《24小时》、《新闻30分》、《东方时空》等栏目。每隔一两小时,这位普通的母亲和她病重的儿子就会出现在新闻频道上。

  在互联网上,“暴走妈妈”陈玉蓉的点击度也直线攀升,大量网友为母子俩送上真情祝福。在央视网上,一位网友留言道:“没有什么能比这样的母子情更珍贵、更让人感动。虔诚祝福,手术成功!”新浪网上有人留言:“母爱是看不见摸不着的真情,却牵动着每个人的心,无论你走到哪里,身在何方!”

  这一事件还引发了大家对母爱与孝心的探讨。新浪网上,江苏网友“蓝天大海”留言说:“母亲伟大!她们就是这样爱自己的孩子,全社会每个人都要孝敬自己的母亲。”还有网友留下反思:“如果情况反过来,有多少儿女会为母亲做这样的牺牲?”

  作为“暴走妈妈”的首位报道者,《楚天都市报》记者王昱晔昨日接受了央视记者的直播采访。当被问到“暴走妈妈最打动你的是什么?”时,王昱晔回答:“很多母亲都愿意为孩子付出一切,肾、肝甚至生命。暴走妈妈陈玉蓉最打动人的地方,我认为是,她在面对命运中的极大危机时,所表现出的坚忍的品质和惊人的毅力。这种母爱的精神,能给人巨大的内心力量。” 

  陈玉蓉今年已经55岁,是武汉江岸区谌家矶先锋村的村民。为了完成换肝救子的心愿,患有重度脂肪肝的她开始了每天暴走10公里的减肥计划。

  陈玉蓉的儿子患有先天性疾病,肝脏功能不全,去年12月,儿子的肝病又一次发作,眼看儿子的病情一天天加重,陈玉蓉决定,要用自己的肝脏换回儿子的性命,可是到医院一检查,这个想法被医生否定了。医生说:在做肝穿刺过程中发现,陈玉蓉有中到重度的脂肪肝,供肝的话,对供者会产生一定风险。

  陈玉蓉并没有放弃挽救儿子的信念,而是毅然开始了自己的减肥计划。在七个月时间里,陈玉蓉走破了四双鞋,以前的衣服也变得宽松了,体重从68公斤减到了60公斤,去医院一检查,脂肪肝居然完全没有了,这个结果让医生都觉得大为震惊。

《楚天都市报》供稿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