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用户发88到10658500800订阅“新华日报手机报”;发YZWB到10658000订阅“扬子晚报手机报”,3元/月。
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 > 报业热线 > 投诉求助 正文
关于对淮安市第一医院管理的投诉信
新华报业网  2009-04-13 18:07:26  [发表评论] 转发微博

  一 前期就诊顺利 患者准备出院

  淮安洪泽县的患者王甘如于2009年2月5日下午到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就诊,在神经内科要求做“脑照影”检查后,诊断为“蛛网膜下腔出血”,并说脑内还有两个血管瘤,后于2月8日转到脑外科(在进脑外科前又要求做了CT),准备手术。在与主治医生多次沟通后,于2月14日下午做了第一次手术,手术还比较成功。期间2月24日又要求做了CT后,医生叫去做高压氧,3月3日晚上出现病变,但4日主治医生仍坚持要求去做高压氧。但病情逐渐加重。医生又要求做了CT,诊断为脑部积水。这时主治医生又要求做引流手术。这一手术在3月7日上午进行。术后病人恢复很好,医生检查各项体征一切正常,并说只要一拆线就可出院了。

  3月11日--14日医生又要求将剩余的高压氧做完,3月15日病人有低热现象,3月16日拆线后,医生检查各项体征一切正常。

  二 写错巡视卡 挂错输液水 患者病危

  到了3月19日上午,在挂第二瓶药水,病人王甘如突出现呕吐,全身紫斑。当日,王患者挂水时没有做皮试,王患者的妹妹发现其症状后,立即找到护士,护士将剩余药水拿走,家人同护士索要药瓶,几个护士一致称没有药瓶。

  王患者的妹妹查看床头的输液巡视卡,发现其巡视卡上写的是临床32床的病人吉小洪的名字,而王患者的的床位号是33床,患者吉小洪床头的输液巡视卡也是写的吉小洪的名字。输液是要和输液巡视卡对应的,这就意味着吉小洪的药水可能挂入王甘如的体内。患者家属提出异议并一再要求院方出具未挂完的药水查验,遭到院方拒绝。院方只是将写错的输液巡视卡姓名又涂改成王甘如。

  3月21日,临床32床患者吉小洪家属发现他们少了一瓶药水。

  正常治疗王甘如的用药是:葡萄糖液、头孢唑肟、加替沙星、阿夕洛韦针、维生素针、地塞米松、绿化钾针、维生素B6针;而正常治疗吉小洪的用药是:头孢吡肟、磷酶素纳、哌拉西林等。哌拉西林是一种青霉素,挂水前不做皮试的话,后果可想而知。

  20日病情恶化,仍没有采取急救措施,我们向医生反映病人情况,是否是19日用药问题,医生说两家药水没有什么差别,没有关系。20日晚上7点左右,病人再次出现呕吐,接下来哮喘。在此期间,我又多次找医生,医生(王小冬)只是说再用一些药看看,到了9点半左右,医生加用安茶碱,但病人哮喘却越来越重,眼睛开始浮肿,眼神焕散,但值班医生(王小冬)仍然说没事,到了11点左右,护士看病人喘的厉害,于是量了血压,我们询问情况,她什么不说,就跑出病房,找来医生(王小冬),这时他却说病人过不了今晚了。但仍没有采取措施。在我们强烈要求主治医生(李正明)到场时,王小冬却说李正明医生不在淮安。但12点左右李正明医生却来到了医院,这时才开始抢救直至21日上午9点半左右转入ICU抢救。

  到了22日上午医生告诉我们病人确诊为药物过敏,至于是什么药物过敏却不肯说明,而其间也没有做皮试。至此,我们肯定与19日用药有直接关系。

  在ICU治疗时间,病人血压心跳比较稳定,建议转病房,但万没有想到3月25日晚上却把病人转到烧伤科,3月26日上午在病人家属不同意用悬浮床的情况下坚持使用了此床,晚上9点钟左右,病人发抖,我们发现这时所吹起的全是冷风,找来值班护士要求换床,但值班护士不敢作主,又将护士长从家里叫来,护士长打电话到工程部,又请示院领导才将工程师找来维修,等到修好后已过去2个多小时,此间病人一直躺在这张没有温度的床上,发抖不止。这时病情发生变化,血压居高不下,30日早上7点钟我们要求会诊,但始终无人,在我们找了医院行风办后,也只有ICU臧主任一人去看,结果只是又将病人转回了ICU至今。

  三 现在据医生告知,病人的脑部没有病变,病情完全转到了身体内部,有:肾衰竭、皮肤感染、上消化道严重出血等,病人始终处于病危状态,而这些病变完全是医院用药错误导致药物过敏造成的。

  四 院方弄丢6颗牙齿,只找回4颗。

  家属发现,王患者在抢救过程中,被医生弄丢了6颗牙齿,经院方寻找,只找到4颗。

  五 我们多次向院方要求看验药水瓶,院方拒不提供,后来又在回函中称瓶子已经给了我们,分明是一种极不负责的态度。

  六 雇佣打手,欺压患者。

  我们与医患协调办交涉,但院方矢口否认。后准备找院长说明情况,却在楼道内遭到六名保安的殴打,我们打110报警后,才救出我们三人,但医院和派出所处理结果一直没有反馈给我们。在医患协调办周围,转悠着十几个青年男子,凶恶的眼神,患者家属走进去,就感觉是走进了黑社会的场子。

  作为一名病人家属,病人已准备出院,由于医生对病人的极不负责而导致用药错误,在病人病情发生变化时,医院非但不采取积极措施进行施救,反而采取狡辩、回避甚至采用恐吓殴打等违法手段对待病人家属,企图混淆是非,颠倒黑白,这一方面暴露了淮安一院一些医生的良好医德的丧失,在管理上存在严重问题,另一方面与当前建立和谐稳定的社会格格不入,我们强烈要求院方给我们病人一个公正,给我们的社会一个公正。   

  病人家属:费书英

  电话:13915142226转

  2009年4月10日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