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报业网 > 江苏 > 文化 > 正文
寻找唐诗中的“台城”,这座六朝皇宫遗址为何被“张冠李戴”数百年
2021/01/14 20:22  交汇点新闻  于锋  

  江雨霏霏江草齐,

  六朝如梦鸟空啼。

  无情最是台城柳,

  依旧烟笼十里堤。

  诗人韦庄的《台城》是吟咏南京的唐诗中脍炙人口的一首,“台城”也是唐诗地图中一个耀眼的坐标。在如今的南京玄武湖边,一段沧桑的明城墙被称为“台城”,吸引来无数游客。但在考古学者眼中,真正的六朝台城却不在此处,台城遗址的神秘面纱,还有待慢慢揭开。

  唐代诗人来南京的“打卡地”

  “‘台城’,可以说是唐代诗人来到南京必访的‘打卡地’。”南京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王志高如此描绘“台城”在“唐诗地图”中的地位。

  唐代著名诗人刘禹锡在和州(今安徽和县)担任刺史时,遥想一江之隔的六朝古都,写下了著名的《金陵五题》,依次为《石头城》《乌衣巷》《台城》《生公讲堂》《江令宅》。其中第三首《台城》虽不及《石头城》《乌衣巷》那样家喻户晓,但同样流传颇广:“台城六代竞豪华,结绮临春事最奢。万户千门成野草,只缘一曲后庭花。”

  刘禹锡写到,六朝最后的南陈时期,在帝王起居临政的台城宫殿,陈后主建造的结绮阁、临春阁巍然耸立,门窗皆用檀木、沉香木制成,并用金玉装饰,穷尽奢华。但仅仅过了两百年,昔日美轮美奂的台城已成一片废墟,到处长满野草,这一切皆因陈后主沉溺在《玉树后庭花》这样的靡靡之音中,荒淫误国所致。刘禹锡吊古伤今,点明了南陈亡国的历史教训。

  2013年1月2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纪委全会上,就引用了刘禹锡的《台城》,说明腐败就会亡国的道理。

  除了刘禹锡,在诗句中吟咏“台城”、寻访南朝故迹的历代诗人还有很多。唐代诗人张乔在《台城》中记下晚唐时期台城的荒凉情景:“宫殿余基长草花,景阳宫树噪村鸦。云屯雉堞依然在,空绕渔樵四五家”;宋代“梅妻鹤子”的著名诗人林逋拜访了和台城相邻的“台城寺”(即同泰寺),写下《台城寺水亭》;宋代著名词人贺铸用一首《水调歌头 台城游》告诉人们,即使在宋代,文人们依然在台城的遗址上追思在这里发生过的一幕幕往事,慨叹世事沧桑。

  晚唐诗人韦庄的咏史怀古诗《台城》也极为成功,诗中并没有太多灰色的伤怀色彩,而是用细雨、江草、啼鸟、垂柳、轻烟、长堤勾画出一幅如梦似幻、清新明丽的雨中江南图画,以反衬台城残破荒凉的断壁颓垣,慨叹“六朝如梦鸟空啼”,为读者留下感怀和思考的空间。

  台城,究竟是座什么城

  在唐诗中频频出现的“台城”,究竟是座什么样的城?

  《南京城墙志》一书介绍,“台城”是东晋、南朝时期的建康宫城,也就是皇帝居住的皇宫所在地(也称为“禁省”)。之所以以“台”命名,是因为当时总管全国政务的尚书台(尚书省)设在宫城之内,这一时期的皇宫因此俗称“台城”。

  文献记载,东晋咸和五年(330年),晋成帝在孙吴太初宫东北面的苑城基础上营造建康宫,又名显阳宫,即台城。从晋成帝开始,历代的六朝皇帝大都住在台城。唐《建康实录》载,台城周边有两重城墙,开有五座城门。其中,南面开两座城门,东西北各开一座城门,正门为南面正中的大司马门,此门又称为“章门”,臣子在这里给皇帝递上奏章,跪拜等待回复。台城“周八里”,换算成现在的长度,约为3.5公里。南朝时,台城的两重城墙增加为三重,但规模和形制依然沿袭东晋,平面呈方形或者长方形。

  台城内外殿宇巍峨,墙高池深,南朝诗人谢朓在《入朝曲》中难掩来到都城建康的激动心情:“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逶迤带绿水,迢递起朱楼。飞甍夹驰道,垂杨荫御沟……”从诗中亦可遥想台城建筑的恢弘与壮观。《南京城墙志》介绍,台城实际上是一个由多重城垣构成的庞大建筑群,城内包括百官议政的尚书朝堂区、皇帝朝宴的太极殿区以及后宫内殿区、宫后园囿区等。

  作为东晋咸和年间直到六朝结束时的皇宫所在地,刘裕、萧道成、萧衍、陈霸先等一代枭雄都曾在台城内长期生活。一幕幕或悲壮、或荒唐的六朝故事在台城之内次第上演。萧齐东昏侯萧宝卷在台城阅武堂内扮作屠夫卖肉,让宠妃潘氏当垆沽酒。他将黄金雕刻的莲花铺在地上,让潘妃在上面行走,称为“步步金莲”;梁武帝晚年,降将侯景反动叛乱,占领建康,包围台城。一生传奇的萧衍被拘禁在台城净居殿活活饿死;589年,隋军攻入建康,荒淫的陈后主带着张贵妃和孔贵嫔躲在台城景阳井内。隋军将三人从井中拉出,宠妃们的口红擦在了井栏上,景阳井成了“胭脂井”,引后人千年喟叹……

  隋王朝不但在建康(南京)终结了六朝,也对这座故都采取了“平荡耕垦”的贬抑政策。作为皇宫的台城自然是要被平毁的,到了唐代仅“基址尚存”。曾经的六朝风流,如今的瓦砾残垣,颇能震撼诗人们的心弦。他们来到南京时,必定到台城“打卡”,寻找六朝余烬,写下了诸如“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的伤感诗句。

  玄武湖边,并非六朝“台城”

  如今,很多南京旅游攻略中会提醒游客不要错过一处名为“台城”的名胜,这是位于南京解放门以西的一段城墙,其南侧是鸡鸣寺,北侧是玄武湖,占尽了山水形胜。人们就此以为,刘禹锡和韦庄所吟咏的、六朝时的皇宫“台城”就在这里。

  “其实,南京城墙中的台城,和作为六朝皇宫的‘台城’并非一回事。明清之后,人们错将这段城墙误为‘台城’,讹传影响至今。”王志高教授说。

  对“台城”的张冠李戴,开始于明代南京城墙建成之后,朱元璋建造城墙,扩大了南京城的范围,城墙修到了玄武湖边。高大的城垣、城下的长堤和垂柳,使得一些文人误认为昔日的台城就坐落于此。这一误读影响了很多人。1934年,朱自清在散文《南京》中说:“你坐在一排明窗的豁蒙楼上,吃一碗茶,看面前苍然蜿蜒着的台城。台城外明净荒寒的玄武湖就象大涤子的画。”在这里,并非南京人的朱自清就将明代城墙误认为六朝台城了。

  台城遗址,沉睡在大行宫区域

  在学界,学者们一直在寻找台城的踪迹。20世纪30年代至80年代,一些研究者认为台城位于今成贤街东南大学一带,但始终没有得到考古发现的印证。进入21世纪后,一系列考古发现,犹如一张张散落的拼图,勾勒出千年前台城的轮廓。

  从2003年开始,大行宫南京图书馆新馆工地上陆续发现了六朝时期的道路、城墙、城壕、木桥、水井、排水沟、夯土建筑基址。大量文物重见天日,600多件瓦当显示此地曾有高等级建筑。专家判断,这里属台城遗址所在地,所发现的是第三重城墙的东墙和南墙。南京图书馆新馆建成后,包含六朝道路、水井、瓦当的遗址被原地保留,现场丰富的展陈向人们介绍了这片区域的千年变迁。

  此外,在利济巷西侧长发大厦工地,考古专家发现了台城外重城垣的东墙及其城壕遗迹;在邓府巷东侧工地,发现了台城最外重城墙的西墙、城壕及涵闸遗迹;在游府西街小学工地,发现了台城外重城垣的南墙及其城壕遗迹。在“总统府”景区内发现了台城北界的城墙。王志高认为,这些考古发现可以大致确定台城的四至范围,与文献中台城“周八里”的记载基本吻合。“可以确认,台城核心区域就在今大行宫及其以北一带”。王志高说。

  刀光剑影和鼓角争鸣已经远去,如今的台城遗址之上,是全国排名第三的南京图书馆、游客如织的“总统府”景区和打造成文旅融合样板的1800米长江路。现代化的建筑和沧桑的考古遗址和谐共存,共同讲述着南京这座古都的千年变迁。

  交汇点记者 于锋

标签:
责编:刘雨菲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read_image_看图王.jpg
娄勤俭.jpg
吴政隆 - 副本.jpg
苏言.jpg
受权.jpg
周刊 报业网小banner_wps图片.jpg
cj.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网上不良信息_00.png
动态.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