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报业网 > 江苏 > 文化 > 正文
古城排水古桥分洪,在江苏文化遗产中寻找古代“防洪排涝智慧”
2020/07/16 18:53  新华报业网  

  入夏以来,江南的雨水来得格外凶猛,全国数百条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多地山洪地质灾害频发。有报道称,地处南方的江西省抗洪形势严峻,但在古城赣州,始建于北宋的地下排水系统“福寿沟”依然在发挥有效的作用。

  千年以来,古人在规划城市、修造桥梁、兴建各种公共建筑时,就充分考虑到防洪排涝的功能。在江苏各地的文化遗产中,同样能够寻觅到类似于“福寿沟”的古代防汛智慧。

  赣州福寿沟历经千年依然能发挥作用

  尖尖的分水墩,直面洪水来袭

  苏州城南澹台湖与运河交汇处,长达三百多米的宝带桥如长虹卧波,53个桥孔倒映在水中,潇洒而又飘逸。宝带桥是京杭大运河沿线现存最长、桥孔最多、结构最轻巧的古桥,它的精巧设计闪耀着古人高超的水利智慧。

  唐代,澹台湖水在此自西向东,奔涌如潮。运河上南北而行的船只受侧面冲击,常有倾覆发生。时任苏州刺史王仲舒认为,在湖口填土做堤,如遇到暴雨,堤岸易被急水冲决,形成洪水。思来想去,还是建桥最为稳妥,既能保证漕运顺畅,又能防洪利流。传说中,王仲舒带头筹款,捐出自己的玉腰带,百姓感念,将这座长桥命名为“宝带桥”。建成千年以来,宝带桥发挥了多方面作用,它既是堤岸,又是纤道,五十三个桥孔净空较大,便于通行,也利于流水,有效地肩负起泄洪使命。

  苏州宝带桥

  在河网密布的江苏,在设计中融入防洪思维的古桥还有很多。南京秦淮区的运粮河上,始建于明代正统年间的七桥瓮将两岸连接。这座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古桥共有六座梭形桥墩,两侧的分水尖石向外凸出约3米。分水尖上雕刻着神兽“趴蝮”。作为传说中的“龙九子”之一,这种怪兽在古人的观念中被赋予了避水消灾的“神奇功能”。

  七桥瓮分石墩上的神兽

  “如果洪水爆发,对于七桥瓮来说,能够减轻洪水冲击的并不是神兽,而是分水尖。”东南大学建筑学院汪晓茜副教授详解这种设计的奥妙,分水墩或分水尖常见于多孔桥洞的拱式桥梁,能有效地分开水流,减小洪水对桥体的冲撞,具有行洪功能。同时,七桥瓮分水尖上雕刻神兽,也能划分航道和标识水位。

  七桥瓮

  在江苏,南京地区和苏北地区古桥常见分水墩设计。但在苏南地区,因为桥梁多架在较窄的河流上,分水墩或分水尖并不常见。南京现存古桥中,除了七桥瓮,九龙桥、玄津桥、蒲塘等桥也有分水尖或者分水墩。徐州铜山区的燕桥(江苏省级文物保护单位)非常独特,此桥为三孔,迎水一面的桥墩做成锐利的分水尖,上面各雕刻一只石龟。这样的造型在江苏古桥中尚属孤例,一旦洪水爆发,龟首昂翘的石龟将和分水尖一起直面洪涛冲击。

  徐州燕桥

  地下藏暗沟,古城这样迅速排水

  苏州、南京、扬州……江苏的历史文化名城众多,古城脉络清晰,延续着千年的街道格局。地处于太湖之滨低洼地区的古城苏州,从南宋到清末将近700年时间里却没有发生大的水患,这里面有什么奥妙呢?

  文史学者赖晨认为,这与古代苏州的城市规划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从伍子胥为苏州选定城址以来,这座古城一直采用“蓄泄兼筹,以泄为主”的防洪方略,用拦河堰、护城河、城墙、水关、河道、池塘、阴沟等组成一套科学而严密的防洪系统。

  苏州古城。视觉中国供图

  苏州古城的老街石板路下藏着暗渠,地面上形状像铜钱一样的孔洞(俗称“钱眼”)是暗沟的雨水入口。类似的设计在南京也能看到,史料记载,至迟到明代,南京城区的地下就有科学有效的排水系统。清代,城南很多街巷下布满暗沟,及时将雨水排出城外。记者在老门东三条营的清代建筑蒋寿山故居看到,墙角处还保留着一块清光绪元年(1875年)的告示碑,清晰的碑文警告“无耻之徒”不得偷盗排水暗沟上的石板,更不许向沟内倾倒杂物,以保持排水畅通。

  老门东三条营的清代告示碑

  南京午朝门遗址公园内的明万历年间“疏通沟渠碑”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明故宫地下排水系统如何运作:早在设计之初,明故宫就确定了分区排水原则,地下预先用条石、青砖铺成纵横交错的排水干道系统。雨水从各种散水、螭首流入排水道,再借助地形走势,汇进皇宫外的河流湖泊。

  明故宫拥有完整的地下排水系统,图为明故宫遗址上的午门

  作为明代皇家寺庙,大报恩寺也拥有完备的排水系统。参加过大报恩寺遗址考古的南京考古研究院龚巨平副研究员介绍,大报恩寺坐东朝西,自山门到最后一进的法堂,地势逐渐加高,高处的水会汇到地势低的香水河桥。大报恩寺中轴线各殿和两侧画廊均有散水和排水沟,内外通畅的排水设计保障了大报恩寺在雨季免受水涝之苦。

  大报恩寺考古遗址,揭示出地下排水系统

  每到大雨天,600多岁的南京城墙都会“吐水”,顶部石水槽将水流倾泻而下,底部城砖之间迸出几道水柱,被人们称为“龙吐水”景观。专家介绍,城墙顶面女墙一侧设置石质水平流水槽,能收集雨水,每隔60米左右再设置石质大滴水槽,伸出城墙50-70厘米,使雨水泄出城外。在城砖缝隙不太大的前提下,“龙吐水”现象有助于排出内部积水,对于文物保护也具有积极的保护作用。

  城墙缝隙之间排出积水。交汇点记者 赵亚玲 摄

  大堤弯弯,减缓波浪冲击力

  水做的江苏河湖遍布,水网纵横。早在四五千年前,生活在今江苏境内良渚文化遗址上的先民就开始兴修水利。坐落于洪泽湖东岸的洪泽湖大堤是江苏现存最大的水利工程遗址之一,在这里,你能发现很多古人防洪减灾的工程智慧。

  弯弯曲曲的洪泽湖大堤

  全长约62.75公里的洪泽湖大堤始建于东汉,形成于明清,加固于当代。在洪泽湖大堤上行车,司机要不停打方向盘,因为几乎没有200米以上的直道。大堤为何如此蜿蜒曲折?

  洪泽湖水利专家介绍,明清时期洪泽湖水患频仍,决口多达100多次,在湖岸线上冲出很多深塘。重修时,人们并没有恢复决口之前的大堤走向,而是根据冲塘的形状,在外围修建堤坝,因此造成了洪泽湖大堤弯道如此之多的景象。从另一方面来说,每当洪水泛滥,波涛汹涌之时,波浪冲击弯曲的堤坝,可以大大减缓冲击力,客观上有利于巩固堤防,减小洪水侵袭。

  洪泽湖大堤的周桥大塘 视觉中国 供图

  减水坝是古人在水利工程方面的杰出创造,是防止河湖因水位过高发生决溢灾害而在河堤上预先设置的溢流坝。专家介绍,减水坝石脊一般比大堤低二三尺,上有封土,如水涨高过坝脊一二尺,相机减土,使河槽中水从坝顶溢流,泄入坝下河道或滞洪区,既可保护堤防不致在其他地方溃决,又能保持原河道的一定水位。

  洪泽湖大堤上的减水坝——“信坝” 卓荦 摄

  据史料记载,为了伏汛泄洪,自明嘉靖元年(1522年)开始,洪泽湖上就开始建减水坝,至清道光六年(1826年),有记载的各种减水坝就有26座之多。清代,洪泽湖大堤最著名的五座减水坝以儒家“五常”——仁、义、礼、智、信来命名,又称“上五坝”。目前,仅“信坝”一座相对保存完好。

  信坝示意图 卓荦 摄

  高超的水工智慧,也要通过出色的工程质量才能得以实现。在洪泽湖大堤的周桥大塘遗址公园,记者看到,737米长的石工墙极其坚固,严丝合缝,针扎不进,地面上的条石竟多达十一层,固若金汤。条石间镶嵌的铁锔上刻有“钦工”“林工”等铭文。专家介绍,“林工”代表这段大堤的督建者是民族英雄林则徐。

  “林工”铭文铁锔

  道光四年(1824),江苏洪泽湖大堤周桥段突然决堤,在家守孝的林则徐临危受命,他亲自指挥加固大堤,认真督办。工程完工后,林则徐在铁锔上留下“林”字,体现了一旦质量问题甘愿担责的责任感。

  交汇点记者 于锋 实习生 付娜娜

标签:
责编:顾志铭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read_image_看图王.jpg
娄勤俭.jpg
吴政隆 - 副本.jpg
苏言.jpg
受权.jpg
周刊 报业网小banner_wps图片.jpg
cj.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网上不良信息_00.png
动态.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