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报业网 > 江苏 > 文化 > 正文
戏曲舞台,口罩怎么戴?主创团队详解抗疫京剧《眷江城》如何突围
2020/06/24 21:40  新华报业网  

  江苏省京剧院战疫主题现代京剧《眷江城》22日建组开排的消息一传出,戏迷和观众们纷纷投来关注的目光。疫情以来,各类讴歌战疫英雄的作品层出不穷,但像这样一部苏鄂两地合作、主创阵容强大,尚未开排就已被中宣部确立为“疫情创作重点剧目”的作品凤毛麟角,在江苏更是独此一个。那么京剧《眷江城》究竟是怎样一部抗疫作品?它讲述了怎样的感人故事?又将如何在戏曲舞台塑造出疫情中那些面戴口罩、身穿防护服的医护人员形象?带着这些问题,记者专访了该剧主创团队,为大家一一解开疑惑。

  一出《眷江城》让南京与武汉情谊更深

  “抗疫是一场牵动全民、发动全民的战斗,在抗击疫情之时,需要文艺工作者贡献力量。京剧《眷江城》就是要用文艺的力量,去讴歌那些奋战在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驰援人员、志愿者、交通运输者等,真正做到温暖人心、鼓舞士气、凝聚力量、共克时艰。”

  骆朗

  江苏省京剧院院长骆朗告诉记者,京剧《眷江城》描写了驰援武汉金银潭医院的南京医生冒着生命危险救死扶伤的感人场景。而在此之前,省京还曾举全院之力创排了抗疫主题京剧《出征前夜》,反映南京医务人员如何排除万难奔赴武汉的情景。两出戏一写武汉,一写南京,好似姊妹篇,又好似连台本。“为此,我们特邀了湖北省京剧院共同参与《眷江城》的创作,形成了强大的主创团队,湖北省京剧院院长朱世慧任艺术指导,该院青年演员李衍茂担任主演,省京中青年演员共同参演。这也是两地携手共建、共同抗疫、致敬战疫英雄的一项实质性举措,意义重大。”

  陈霖苍

  《眷江城》特邀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梅花奖得主陈霖苍担任主导演,副导演是江苏省话剧院导演陈乐。据骆院长透露,陈乐是陈霖苍的女儿,和剧中母子同上前线抗疫驰援相呼应,父女两位导演共同上阵执导这部抗疫作品,也具有不同一般的意义。

  该剧主演,湖北京剧院青年老生演员李衍茂在得知自己将主演《眷江城》时,十分激动。他说:“虽然我在武汉封城之前回到了老家山东,但一直心系武汉,毕竟在那里工作生活了十几年。看到湖北京剧院的同事都在武汉做志愿者时,我也一直在思考,作为一名文艺工作者能为抗疫做点什么。江苏和全国那么多医护工作者支援武汉、支援湖北,我们都深受感动。这次能有机会在我熟悉的京剧舞台上扮演一位抗疫医生,我感到非常兴奋和荣幸:终于能为抗疫做件事情了!”李衍茂表示,将全力以赴全身心投入到此戏的角色当中,用最真实的感情和最恰到的表演来致敬每一位守护我们家园的“抗疫人”。

  李衍茂

  小人物的大情怀 令人动容

  京剧《眷江城》究竟讲述了怎样一个感人的故事呢?

  该戏编剧罗周告诉记者,全剧分为《双瞒》《忧餐》《盟婚》《双识》四折,讲述了疫情暴发后的一系列感人故事:鼓楼医院一位医生瞒着老母亲,偷偷报名参加了第一批援鄂医疗队,而老母亲也在瞒着儿子,为医院做饭送餐……母子二人,为爱承担,为爱隐瞒。病患、快递、社区工作者、媒体工作者、志愿者……社会之方方面面,亦在母子二人生活状态之双线推进中,得以展示。终于有一天,原配送员因故不能到岗,母亲替之将盒饭送去医院。一名医生出来取餐。虽然他穿着厚厚的防护服,但仅凭露出来的一双眼睛,母亲认出了儿子……

  “剧中很多内容都取自真实原型的细节:剪断的长发、被救的小猫、瞒过家人前往武汉的医务人员、重新营业为医院供餐的老乡鸡、怕给同事带来感染风险而留遗书拒绝插管的医生、几近崩溃又重新振奋的医护、用车灯为身为护士的妻子照亮往返路途的丈夫……这些勇敢的明亮的灵魂,令我一次次感动痛哭。”

  对于这个剧本,两位陈导都大加赞赏。陈霖苍大夸编剧罗周是才女,通过几个小故事塑造了鲜活的人物,生发了情感,将宏大的主题表达得淋漓尽致。陈乐则坦言,将抗击疫情的全民阻击战凝练于一个剧本中,取舍很不容易。“这个剧本我觉得总体上结构巧,事件真,情感深!设置的人物关系和事件冲突都反映了疫情大背景下最真实可贵的情感,可信可感,可歌可泣!小人物的大情怀令人动容!同话剧叙事为主不同,戏曲重在抒情,剧本也为戏曲以歌舞演故事的特性提供了空间,语言精炼,诗意优美,融情与字。是反映现代生活的优秀戏曲剧本。”

  口罩面罩、防护服 京剧现代戏再次突围

  “京剧本身就很难,新编现代戏更是难上加难,而《眷江城》又是抗疫主题,故事刚刚发生,人物就在身边,更加贴近现实,因此难度更大,就是摆在我们面前的新课题。”导演陈霖苍说,“戴口罩、穿防护服,话剧和舞蹈可以这么搞,但是戏曲不行!戏曲是虚拟、写意、诗化的。更何况,现在话剧已经把咱们戏曲的手段都用上了,而且用得很丰富,既然如此,我们还有什么好怀疑,还有什么不敢用的呢?戏曲的手段太丰富了,我们有难不怕,要知难而进!”

  《眷江城》难就难在舞台呈现的样式风格上,这是一部反映医生在一线抗疫的戏,如果非常写实地呈现,那么完全失去了戏曲舞台的意境,演员没法演戏,观众也没法看戏。但如果全部虚拟呈现,可能又无法很贴切的营造当时的特定情境。

  其实在创作之初,编剧罗周也曾有过纠结,“口罩形象的处理,是所有抗疫类题材作品都可能要面对的一个难题,后来我们也看到,很多艺术从业者在这方面做了积极地尝试。就我看到的至少有三种:一种是带着一般的口罩完成演出;第二种就是用纯粹虚拟的手法,比如段模拟了一个戴口罩的动作,让观众在心里也进入那个戏剧情境,相信他已经戴上了口罩,这就跟传统戏曲的表演程式是一样的;还有第三种表现形式,就是戴上了特制的透明口罩,有挂耳,但整个罩面透明,以便观众看到演员的表情。”

  和所有从事抗题材戏剧创作的艺术工作者们一样,陈霖苍父女俩也在积极地思考,不停地交流和碰撞。“我们在家破坏了无数个口罩在研究各种可能性!”副导演陈乐告诉记者,在《眷江城》这个戏的样式问题上,父女俩的观点是一致的,要以戏曲美学为原则!“像话剧一样还原生活,那样很简单,但戏曲有戏曲的美学原则,虽然在戏曲美学原则中,展现现代生活尤其是展现特殊时期的特殊人物形象,没有历史经验可借鉴,但父亲在创新路上一直坚持在踏实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将传统融入现代,化程式、拆程式再结构。很难,但这就是戏曲现代戏创作必经的一次突围。”

  京剧《骆驼祥子》中,陈霖苍饰演祥子

  忆起20年前陈霖苍创作《骆驼祥子》中祥子一角的突围经历,大家都觉得十分惊喜,记忆犹新。《眷江城》中主演母亲的省京著名老旦演员董源说:“那时大家都很好奇:在舞台上怎么拉黄包车啊?我也很期待。等到看戏的那天,看到了陈导的表演之后就觉得真是太妙了,大家都说好!”对此,陈霖苍表示,这还是个积淀问题。“当年我反复阅读原著小说,发现老舍在小说中已经把祥子的特点写得十分细致了,你有意无意间就在心里产生出对这个人物细节的不断捕捉。”

  因此,面对这次突围,导演陈霖苍依然充满自信:“蛮有压力,也很兴奋!戏曲特别是京剧手段的很丰富,应该可以寻找到观众能够接受并欣赏的,兼顾美学层面又不失表达情境的一种艺术化的生活提炼。想法有很多,但是不知道哪一个才打得准。”刚抖了一点包袱,陈霖苍又卖起关子来。他表示,希望与艺术观念志同道合的各位主创携手,在《眷江城》这出戏中挖掘出闪光点。

  交汇点记者 高利平

  扫描下方二维码,加入昆虫记戏迷QQ群

  群号:37550010

标签:
责编:周莉娜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read_image_看图王.jpg
娄勤俭.jpg
吴政隆 - 副本.jpg
苏言.jpg
受权.jpg
周刊 报业网小banner_wps图片.jpg
cj.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网上不良信息_00.png
动态.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