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报业网 > 江苏 > 文化 > 正文
拥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他们成为了生活中的艺术家
2020/06/03 11:52  交汇点新闻  吴雨阳,顾星欣  

  什么是艺术?有人说,艺术是达芬奇笔下《蒙娜丽莎》的微笑,是贝多芬的《第三交响曲》,是敦煌莫高窟的壁画,是马三立抛出的“包袱”。也有人说,艺术是一蔬一饭、一草一木,是头顶绽放的绚烂烟花,是盛夏傍晚天边悬挂的彩霞。艺术从不设限,只要你拥有善于发现美的眼睛,每个人都可以成为生活中的艺术家。

  想象力是最有效的工具

  由于疫情影响,全国大学生度过了一个特殊的长假。如果不能返校,是否干脆把教室搬到家里来?这个想法乍一看有些异想天开,然而,95后上海大学生、B站网友“余弦很闲”就地取材,用旺仔牛奶包装盒、快递硬纸板、布片等生活中最常见的材料,精心造出了一个微型“教室”。他将制作过程拍摄成vlog上传B站,很快成网站热门。

  透明的亚克力板做窗户,让自然光照营造出现实中“窗明几净”的效果;蓝色的小布片做窗帘,翻出平时用来定型头发的喷雾喷几下,原本笔直一片的布料就能轻松地折出褶皱;黑色的快递箱裁成合适的形状后用小木条框住,眨眼间变成了最具标志性的可滑动黑板。此外,还有用镊子夹出来的“英语角”和“学习园地”,透过窗帘看到的“教学楼”和“操场”,这个视频里不少镜头都让观众大声惊呼,叹为观止。

  很多人很好奇,这位手工达人是怎么练成的?投身手工创作的契机,还要从余弦小时候说起。读小学时,他接触到了英国一档儿童艺术节目《艺术创想》,每期都追,“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主持人尼尔·布坎南的时候,他正在翻找一堆垃圾,然后像变魔术似的,用废旧衣服、报纸和垃圾袋拼成了令人瞩目的‘巨幅艺术画’。”

  “原来想象力才是最有效的工具!”DIY手工被启蒙之后,生活中随处可见的瓦楞纸、废报纸、食品包装盒等材料,鞋带、螺丝刀、衣物、泥土和轮胎等“工具”“配料”,都纷纷被余弦拿来制作秘密树屋、锡箔纸相框、邮筒存钱罐等趣味无穷的手工,手工达人之路由此开启。

  这间精巧的“教室”,余弦做了整整一个月。找实景参考、电脑模型、组合构思和材料收集环节,很耗时间。“胶水我一共试了三种,发现固体胶粘纸张方便,处理小细节用502更好,另外还有一个3块钱的液体胶也不错。白卡纸做课桌板太软,只能把四张白卡纸粘在一起增强硬度。课桌椅实在太多了,即使一开始就想着怎么方便怎么来,我还是花了八天才做完课桌椅部分……”一说起手工,有几分腼腆的余弦变得滔滔不绝,“慢慢来,心态要好。我觉得我心态就挺好,毕竟兴趣可抵重重困难。”

  只要有心,生活也是艺术的舞台;只要用心,人人也都可以是艺术家。让创意跳跃在日常生活之中,捕捉到那些火花一闪的瞬间,美就诞生了。

  现居住在成都的小木,是一名普通的图书编辑。在信息大爆炸、网红遍地的今天,保持低频率、不定时更新的她,却吸引了十几万微博粉丝,成为知乎问答“如何成为有趣的人”的热门推荐。

  “有时候看见一个东西马上就会有脑洞,有时候只是单纯觉得这个东西有点意思,就先拍下来。”在此基础上,小木用想象力勾连画内画外,用简单线条进行二次创作,再配上简短的文字,呈现出或逗趣、或治愈、或具有故事性的全新场景。在她的视角之下,路边水洼无人问津的白色塑料袋,可以是人见人爱戴伊丽莎白项圈的小狗;杯底剩下的零星咖啡沫,就像时尚秀场上今季最闪亮的珍珠鞋;菜市场的普通大蒜头,摇身一变竟然成为时尚的热气球。

  关注小木的人说得最多的不外乎“有趣”二字,而这种“有趣”背后则是她敏锐的观察力,以及对生活不间断的捕捉与记录。

  “我妈妈就是观察力与记忆力都非常强的人,她甚至能够记得几年前某个人穿了什么衣服。”小木告诉记者,或许正是受妈妈的影响,她从小就养成了观察与记录生活的习惯。“其实我并没有接受过任何艺术的专业学习,也并没有刻意培养过设计的想象能力。”小木说,自己对身边的事物一直有着好奇,这一切都发生得自然而然。

  艺术家博伊斯曾经说过一句格言“人人都是艺术家”,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小木都无法认同这句话。在她看来,普通人与艺术家之间是有壁垒的,但这个想法在她陪两岁多的外甥出门玩耍时动摇了。“当时,他用水枪在地上画了一条弯弯长长的水条,告诉我这是宝宝造的铁路,我突然就觉得,普通人就算没有艺术细胞,这辈子也会有头顶绽放小火花的一瞬。”

  专注是一种必备艺术态度

  一只只五彩斑斓的小生灵,在镜头下毫发毕现,真实细腻的画面,让人一下子看到了这些小动物们的近距离形态。“今天在门口湿地走了一圈,找了五种蜘蛛。”摄影爱好者碧空颇为自得地说。原本的职业是做药物开发,但他把空余时间都用在了行走和摄影。一张张定格的影像,就是他花费了大量的耐心与专注的产物。

  想近距离拍摄一只蜘蛛,必须用微距,极锻炼耐性,因为对焦费劲,必须提高观察细小微观对象的能力。拍五种蜘蛛,花了碧空上周末整整两小时的时间,在公园里一边走一边观察和甄别。前阵子,为了拍一段虎眼万年青开花的延时摄影,他将相机架在那里一动不动20个小时。专注、热爱、全心贯注,这是艺术所伴随的状态。

  “我原本的性子急得不行。从小父母就老念叨我,吃饭慢一点,走路慢一点,学书法时,老师也是说让我写慢一点。”碧空如今的感慨是,真正的“慢”,其实倒不是行动上的慢,而是心灵上的慢,一旦慢下来,心灵处理外在对象的敏锐度和细腻程度,就会有相当大的提高,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惊喜和收获。“家里有一只蜘蛛和我一起住,我上次只拍到它的尾部,头部全是携带的卵,后来消失了一两个星期,我耐心等待,它终于又出来了,这次拍到头了!”

  几个月前,碧空从上海出发,一路经过达拉斯、圣地亚哥、复活节岛、麦哲伦海峡、哥塔巴里亚、秘鲁、乌拉圭,马不停蹄地奔走,让他收获满满。“旅行时,喜欢眼睛乱看,走得很快,就希望看到更多的东西,满足无尽的好奇心。但是有了影像,因为我始终觉得永远不会忘,因为我把照片当成一种档案,以后老了可以拿来回忆。”

  沮丧中也可以开出花来,这才是最文艺的生活态度。几年前的一次年度旅行,碧空去了土耳其,凌晨起来拍星空,最后一堆噪点,根本没有图像。失望之余,好在热气球拍摄治愈了他,不管是垂直的视角,还是看超级逆光的日出,都让他记忆深刻。摄影给了他认识人生的别样视角:“看看风景也不忘看看人,同在地球村,差别真的不大。一样的年轻衰老,一样的结婚生子,一样的贫穷与富裕,一样的玩手机忘记时间,一样的无处不在的球迷,一样的虔诚的人们……扫街就是观察世相。”

  艺术的本质是创造另外一种生活。所谓专注,就是一种心无旁骛、孜孜以求的心理状态,正是这种状态,让人可以暂时性地超脱眼前的生活,以艺术的方式建立一方属于自己的心灵自由领地。

  方方正正的包体、圆形的拼贴装饰、高冷优雅的肥猫……看似对立的元素出现在同一只皮包上,却是意外地和谐,碰撞出了别样的趣味。这是南京皮匠阚士亮手工制作的皮包,猫的原型是他朋友家的一只蓝猫,他用“阳雕”的方式将猫咪一笔一笔刻在牛皮上,阴暗对比强烈、层次分明,不仅完美还原猫咪的神态与动作,就连胡须与毛发都清晰可见。

  “‘阳雕’是相对于‘阴雕’而言的,相当于传统雕塑里面的浅浮雕,用手或工具将打湿的皮一点点顶开之后,再在上面刻画具体细节,让图案更加立体鲜活起来。”阚士亮说。

  皮匠阚士亮今年37岁,大学读的是环境艺术专业,毕业后做过化妆师、摄影师。三年前,因为“市面上的皮包价格贵且大同小异”,他开始自学手工制作皮具,现在在北京东路有一个十平米的工作室,做皮具成为他工作之余的消遣。“皮具的裁切、打磨、缝线等全都是纯手工,一针一线为皮包缝制出更原始更纯粹的感觉。”这个工作室就像是他的自留地,在这里,他倔强地秉持一套自己的法则。

  在阚士亮的工作室里,像这样的皮包还有很多,包身的图案多样且多源于生活,像桀骜不驯的大眼哪吒、憨态可掬的小松鼠、美丽梦幻的独角兽,甚至女孩的嘴唇、发型、倩影,都被他雕刻得活灵活现,为皮包打上了独一无二的印记。“将自己喜欢的或者有纪念意义的图案雕刻在皮面上,缝制在皮包上,就好比用手机或者单反摄影,定格着的是故事、是情绪。”他用摄影师的眼睛观察生活,再用手中的针线雕刻万物,鲜活的生活记忆为皮包赋予了温度、注入了灵魂,让记录本身变得浪漫而独特。

  发掘美好生活广阔可能

  不管是艺术欣赏还是艺术创作,都能给每一位普通人带来审美诗意的生活,它点缀人生、愉悦生活、丰富心灵,它绽放的火花让人人都能在璀璨的一瞬间,发掘出美好生活的广阔可能。

  27岁的丁叮是一名媒体工作者,因为看到网上说“把鲜花直接倒挂起来,就可以收获干花”,于是她开始尝试制作干花。去年,她制作了第一捧干花,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花花草草。“我现在的工位就像个植物园,有很多种绿植,鲜切花也不断档。”丁叮说,有时候同一天能收到几十枝鲜切花,就会将花插瓶放到同事办公桌上,整个办公室飘满花香,“工作间歇看到这些花,心情就会很放松,这也无形之中促进了同事之间的关系。”

  鲜切花放一段时间后,丁叮会将这些鲜花倒挂晾晒制成干花。“每次做成一束干花并插瓶后,就特别有成就感,能开心很长一段时间。”干花艺术不仅愉悦了她的心情,同时也让她收获了真挚的友谊。因为干花艺术,丁叮与一个青岛的朋友成为挚友,“平时我们经常会互相分享干花成品,交流干花制作经验,也会分享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互相激励、彼此陪伴,共享了很多开心,也跨过了许多坎坷。”

  将这种文艺的态度介入生活,可以为当下的生活带来更多新鲜视角。“传统版画难道就不可以变得更“好看”吗?”这就是90后苏州女孩王伊婷的疑问。近年来,她坚持对传统年画工艺进行改良和创新,让这一民俗文化越来越深入地与当下生活相融相生。

  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让胖乎乎的“年画娃娃”更显灵动秀美;清新淡雅的设色,使寓意吉祥喜庆的“耕牛”平添一份潇洒适意;“老鼠嫁女”这一传统图式,凭借饱满的构图和丰富的色彩,在木刻年画上呈现出强烈的现代气息……这些,都是王伊婷的个人小心思。

  目前市场上流通的版画作品大多为清朝时期版画的原稿翻刻,虽然保持着本色,但装饰手法、审美特点等与现代生活有所脱节。在王伊婷看来,当前的年画整体触感要更富现代性。“比如说,传统年画在绘制童子的时候,为了表现吉祥和‘富态’,往往会夸大娃娃胖大的身形,还强调用写实的风格描绘童子的细长双眼、厚重眼袋和深深的法令纹,以现代审美来看,这些细节就令人难以接受。”坚持创新的她,还别出心裁地在舞狮年画上用指甲涂料作装饰,一番细功夫,摇头摆尾的狮子好似披上了“鳞甲”,更加生动传神,画面的视觉效果也愈加华丽炫目。

  王伊婷不止一次被质疑:“你的作品太现代了!”究竟该怎么把握传统和现代之间微妙的“度”?两年多来,王伊婷以众多的优秀作品回答了这一难题:重视艺术的直觉,保留传统版画的特质和精神,发掘现代的审美和趣味,让“脱节”的内容重新链接起来。在熙熙攘攘的平江路市集、双塔市集,来来往往的游人总会频频向王伊婷的文创年画投来目光,先是好奇,继而是掩饰不住的喜欢和欣赏。王伊婷的心境也不复之前的紧张和羞涩,变得更加成熟笃定。

  一点小心思,收获的却是大世界。如今,这位普通女孩正满怀信心地将手创作品逐步推向市场。王伊婷为自己的品牌选用了“花纸”这样一个颇有深意的名字。“鲁迅先生曾在《朝花夕拾》里写道,小时候,他的床头贴着两张‘花纸’,一张是‘八戒招赘’,另一张是‘老鼠成亲’。这里说的‘花纸’就是年画。”在王伊婷看来,年画这个称呼,似乎将这一艺术门类变成了“春节限定”。但深入了解后就会发现,年画的题材五花八门、兼收并蓄,蕴藏着极其丰富的内涵和多元化审美。“也许在未来,人们还会像鲁迅先生一样,用年画贴在窗前床头,画里那些好看、好听的故事,将生生不息,代代传承,以不竭的魅力牵动着人们的心。”

  实习生 刘凤双

  本报记者 吴雨阳 顾星欣

标签:
责编:刘雨菲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read_image_看图王.jpg
娄勤俭.jpg
吴政隆 - 副本.jpg
苏言.jpg
受权.jpg
周刊 报业网小banner_wps图片.jpg
cj.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网上不良信息_00.png
动态.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