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报业网 > 江苏 > 文化 > 正文
《新华日报》老总编吴克坚的谍战生涯:书写隐蔽战线的不败传奇
2020/04/15 10:35  交汇点新闻  徐宁  

  该馆坐落于南京雨花台烈士陵园内,以介绍中国共产党隐蔽战线光辉历史、宣传总体国家安全观、普及国家安全法律法规、共建维护国家安全人民防线为主要内容。

  在展出的49个历史事件、88名英雄人物中,曾担任过《新华日报》总编辑的吴克坚的故事颇为引人入胜。他白手起家,以上海为中心领导建立起与王石坚北方情报系统、潘汉年情报系统齐名的吴克坚情报系统,解放战争期间,他领导的各秘密情报小组没有一人出事,没有一部电台被毁,被誉为“不败的红色情报系统领导人”。

  以《新华日报》为阵地“明争”“暗战”

  吴克坚,1900年出生于湖南省平江县一个贫苦家庭,192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早年就在上海参加地下活动,取得卓越成绩,1930年进入周恩来领导的中央特科工作,先在通讯科工作,后任中央特科秘书,还参加过“红队”。

  吴克坚做“地工”时什么样?记者电话连线吴克坚之子、已经79岁的吴兆力,他告诉记者,“做情报工作,最怕有‘尾巴’跟踪,只要父亲发现身后有特务尾随,他就不动声色地去上海有轨电车站佯装等车,等电车进站,父亲先不上车,直到电车门关门时,他才一个箭步跳上去,盯梢的特务来不及上车,就只能眼睁睁看着电车远去。”吴兆力还告诉记者,1931年顾顺章叛变,是吴克坚带“红队”进入顾顺章家里搜到了顾顺章写给蒋介石的效忠信件。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吴克坚于1938年被任命为中共中央长江局副秘书长。同年4月,长江局组织部决定调吴克坚到创刊不久的《新华日报》任总编辑。武汉失守后,《新华日报》迁到重庆继续出版发行。吴兆力告诉记者,当年,《新华日报》是我党在国统区唯一公开发行的中共党报,经常因为国民党审查制度,很多重要文章和信息不让发表,“在我父亲担任《新华日报》总编的5年期间(1938年-1943年),他提出不公布就‘开天窗’的版面形式,以揭露国民政府的新闻封锁。”也正是在吴克坚任总编辑时期,《新华日报》刊发了周恩来“皖南事变”两幅著名题词。

  1941年1月初皖南事变爆发,1月17日夜,周恩来满含悲愤,挥笔写下了著名的“为江南死国难者志哀”和“千古奇冤,江南一叶;同室操戈,相煎何急?!”两幅题词,并秘密指示将其刊登在次日出版的《新华日报》上。当晚,《新华日报》版面作了特殊安排,用两套印版巧妙地骗过了国民党宪兵特务。1月18日,当国民党当局发觉市面上出现印有周恩来亲笔题词的《新华日报》时,大批《新华日报》已冲破国民党军、警、宪、特的封锁,传遍了山城的大街小巷。

  此时吴克坚的公开身份是《新华日报》总编辑,而他的另一个身份则是中共社会部委员,主管情报收集工作。如果说以《新华日报》为阵地公开宣传抗日救国方针是“明争”的话,那么与打入国民党中央党部机要处的沈安娜进行单线联系则是吴克坚的 “暗战”。

  早在1938年,吴克坚就与沈安娜建立了情报关系,她打入国民党中央党部做速记员,以国民党特别党员身份作掩护,在蒋介石身边潜伏长达11年之久。

  吴兆力回忆说,“因为父亲是《新华日报》总编辑,当时国民党特务几乎都认识他,沈安娜不能直接向吴克坚传递情报,而是通过她丈夫华明之作为中间人传递。通常的做法是,华明之事先把写有情报的纸条装在香烟盒或者火柴盒里,两人晚上在约定的街上擦肩而过时传递情报,再将情报传到延安。

  1942年8月,沈安娜当时的联系人许仲航被捕,与组织的联系中断了。她不得不耐心潜伏,直到1945年8月,按周恩来的指示,吴克坚重新激活了这枚“冷子”。

  蒋介石在国民党中央常委会上讲到党、政、军、特的关键问题时,常常会对速记员挥一下手,示意下面这段话不要记,速记员就得立刻搁笔。但沈安娜知道,蒋介石不让记录的内容,正是中共需要的情报。于是她把主要内容记在心中,待到休息时跑到厕所里,用速记符号记在纸片上,回家后整理成文字后交给党组织,就这样,吴克坚系统获得了许多珍贵的情报。

  无一人被捕,书写中共情报史传奇

  1946年抗战胜利后,蒋介石发动内战的真面目已经昭然若揭,为了在情报战线上掌握主动权,党中央决定派吴克坚到南京、上海、浙江等国民党统治中心区开展情报工作。吴兆力回忆说,启程前,李克农向吴克坚布置任务时说:“我的货架上空空的,全靠你们弄点东西来”,吴克坚回答说:“行,我就白手起家。”

  1946年元月,吴克坚携全家到达上海,此后,他在上海地区先后建立了代号为岭台、崎台、昆台、岚台4个秘密电台,以及在福州、长沙、南京等地共建立了9部电台,从1947年1月到1949年6月仅上海四部电台就发出电报977份之多。吴兆力回忆,父亲第二次赴沪创办吴克坚情报系统,人数最多时达1500人,难能可贵的是,吴克坚系统在上海三年的地下斗争中,无一人被捕,无一部电台被侦破,书写了中共情报史上的一段传奇。

  然而刚到上海时,因为吴兆力的一句话,全家遭遇了一次危机。

  吴兆力回忆,刚到上海时他家和一些名人住在同一个石库门内,一天,周恩来结束国共谈判回延安前,突然到访去看望一位党外友人,他正好在巷弄里玩,一眼看到,便上前叫了一声“周伯伯”,周恩来没有说话,只是摸了摸他的头。回家后他把事情告诉了父亲,吴克坚凭借敏锐的嗅觉察觉到这个住址已经暴露了,于是很快带领全家转移。吴兆力回忆,小时候全家经常搬家,形同流浪,以至于他的三妹得了个小名叫“三毛”,就是因为搬家太多如同“三毛流浪记”。

  吴克坚多年情报生涯,以胆大心细著称,吴兆力回忆说,父亲曾装扮成丝绸商人,将情报裹在高级丝绸里,遇到拦车盘查时,主动下车打开让人检查,可打开时慢吞吞地,弄得检查人员不耐烦,于是就放行了。也正是因为吴克坚有胆有识,在解救民盟领导人张澜、罗隆基时,才得到毛主席“点名”说:“无论如何再困难,吴克坚也要想尽一切办法!”

  原来,1949年全国解放在即,国民党保密局在逃跑前夕发起了针对民盟领导人张澜、罗隆基的暗杀行动。

  怎样才能从特务围困中展开营救行动呢?根据周恩来的指示,吴克坚冒着被捕的风险决定登门拜访国民政府监察委员杨虎。

  吴兆力告诉记者,杨虎在1927年曾镇压过上海三次武装起义,手上有“血债”,登门去找杨虎,实是一招险棋。

  吴克坚经过几次与杨虎当面交锋,杨虎在权衡利弊后决定“帮忙”,他下令其旧部阎锦文(时任上海警备司令部稽查处第三大队队副)设法营救张澜、罗隆基等人。此后,就如影片《建国大业》里陈道明饰演的阎锦文一样,他巧妙地将张澜、罗隆基等人安全转移至杨虎在上海环龙路上的官邸。此时中共上海地下党组织和解放军的便衣队已经在此迎候。

  除了解救工作,从1946年到1949年间,吴克坚系统打入敌特内部,获取重要政治军事情报,策反工作等方面同样成果显著。湖南程潜、陈明仁起义;国民党海军第二舰队司令林遵起义;上海提篮桥监狱以及“两航”起义等都是吴克坚系统组织参与的成功之作。

  1949年5月1日,中央情报部在给吴克坚系统的嘉奖电中这样写道:“克坚并转全体工作同志:几年来你们在克坚同志领导下,不避艰险,任劳任怨,坚守岗位,获得敌人各种重要情报,保证了同中央的联络,直接配合了党的政治和军事的斗争胜利,你们的工作是有成绩的,特电嘉奖。”

  曾被委派去国外办报,请缨回国赴国难

  时光流逝,今日回头寻觅吴克坚的光辉岁月,不仅因为他在隐蔽战线的辉煌成就,也因为他与《新华日报》的紧密联系。

  无论是前国家领导人乔石,还是罗青长等情报战线的领导人,乃至吴克坚的战友们,都在众多回忆文章里提到,党委派吴克坚主编《新华日报》,不止斗争需要,也与他有办报经验有关。

  原来,早在1936年4月,吴克坚就受党的委派去法国巴黎协助吴玉章办《救国时报》,担任总经理职务。《救国时报》自1935年12月9日创刊到1938年2月10日终刊,共出版152期,对宣传、动员广大华侨和国内部分读者了解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和积极参加抗日救亡工作,都起了宣传和组织作用。例如我党著名的“八一”宣言和斯诺的《西行漫记》,国内进步青年从《救国时报》上读到后如获至宝,争相传诵。

  “七七”事变后,党一度决定让他前往美国纽约主办《先锋报》,可他却一再请缨回国杀敌,发出了“宁为战死鬼,不作老华侨”的豪言壮语,1938年应周恩来电召“立即回国,共赴国难”回到武汉。

  虽然领导《新华日报》的编辑出版工作已经是80多年前的事情,但吴克坚对新闻的理解今天看来仍不过时。

  《新华日报》创刊45周年(1983年)时,吴克坚已83岁高龄,行业前辈葛娴、陆宏德曾登门拜访老人,并向他征求对报纸改革的意见,他说:“报上大块文章还是多了些,要多发表一些短而精的文章。”

  关于文章要短要精的向题,吴克坚写过:“我以为文章要以精为贵,所谓精,就是有真知灼见,要言不繁,能起到应有的作用。至于长短这要看内容。真正的好文章,虽长使人读了反觉其短,如食佳肴,丰富而味厚,滋养而益人。因此,如果只求其短,不求其精,虽短又何足取。既短又精,当然更好。(参见葛娴、陆宏德撰写的《一个老新闻战士的长征》,刊于《新闻战线》,1983年06期)

  吴老的见解,即使在今天也并不过时,对于记者们如何写好既精又短的文章,仍有参考价值。

  交汇点记者 徐宁

  本文得到江苏国家安全教育馆的大力协助,特此声明感谢!

 

标签:
责编:刘雨菲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read_image_看图王.jpg
娄勤俭.jpg
吴政隆 - 副本.jpg
苏言.jpg
受权.jpg
周刊 报业网小banner_wps图片.jpg
cj.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网上不良信息_00.png
动态.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