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报业网 > 江苏 > 文化 > 正文
江南文脉论坛|黄蓓佳:我曾宣称自己没有故乡,却用笔向全世界孩子传播江南
2019/10/30 13:28  新华报业网  

  说起江苏作家黄蓓佳,不少人都会骄傲地说:

  我是读着她的书长大的!

  《我要做好孩子》《今天我是升旗手》早已刻进一代儿童的成长记忆

  “五个八岁系列”、长篇小说《野蜂飞舞》将目光投向历史

  频频伸向历史的“触角”令这些作品

  拥有了宽广的社会历史内涵和深厚的人文关怀

  黄蓓佳也被认为建构起了品牌式的“儿童文学美学标配”

  而从《我要做好孩子》开始,黄蓓佳的作品被频频翻译至海外

  获得了不俗的海外反响,成为江苏版权输出的典范——

  

  10月30日,江南文脉论坛“故事江南:江南文化的国际传播”分论坛上,著名儿童文学作家黄蓓佳以“岁月、童年和文学港湾”为主题,分享了自己对这一议题的看法。台上的黄蓓佳精致、优雅,其话语饱含激情,充满真诚,如潺潺溪流,感染了台下每一位读者,也令人看到,江南文脉和文学结合的可能,以及由此通向世界的广阔前景。

  黄蓓佳说,作为一个写作者,故乡总是作品中一个很重要的意象,灵魂和文字的出发地,无论你走出多远都会把你拉回来的那根绳索,以至于,魂牵梦绕的一块圣地,烙在胸口上的一个印记。然而,年轻时候的她曾经宣称自己是一个没有故乡的人,因为“大约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我曾经分别回到泰兴和如皋,想要探望童年生活过的地方。可是我失望地发现,所有那些我住过的房子,我流连过的街道,我熟悉的河边码头、杂货店、学校、文化馆,统统没有了,被城市建设的热潮冲刷得精光。”

  “可是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四十岁刚过,我一口气写了四本以故乡为背景的长篇小说,它们分别是《新乱世佳人》《目光一样透明》《所有的》和《家人们》。我还写了很多的儿童长篇,《漂来的狗儿》《遥远的风铃》《艾晚的水仙球》《草镯子》《白棉花》以及《童眸》。”黄蓓佳笑着说。

  黄蓓佳这样描述自己笔下的江南——

  我写从前运河里开行的小火轮,每逢穿乡过村,轮船拉响长长的汽笛,其声悠扬,在河东河西大片田野上久久回荡,此时岸边嬉耍的孩子和田里荷锄的农人都会伫立不动,眼巴巴望着小火轮在河水中搅出一条翻滚的白浪,漂一般地擦着水面飞速滑去。到了夜晚,夜色如黛,星光朦胧,夜航船通体透明,像从天边缓缓降临,船过之处,河水灿烂,前后溅起碎银万两。

  我写到家乡的水码头,不是光溜溜青石板排出来的,也不是沿着河岸整整齐齐逶迤而下的,而是由长短不一、颜色杂乱的麻石堆叠而成。冬天,枯水的季节,站在河岸往水码头上看,码头很长很长,一级一级往河床里伸展,好像一直要伸进地球心脏的某个地方。到了夏天,水位升高,河面是宽宽的,河水是漾漾的,清风吹过来水草和鱼虾的腥味,还有沿岸的柳香花香,水码头就变得很短,我们高高地挽着裤管,在码头上淘米,洗菜,捞鱼捉虾。也有时候,我们会像侯鸟一样在河岸上蹲成一排,看邻居在坡沟上翻土,种菜,从潮湿的土里一颗一颗地挖出圆溜溜带尾巴的慈菇。

  我还写到童年记忆中的江南的冬天,一到下雪天气,到处湿答答的,洗过的衣服挂在屋檐下,白天化冻,夜里再上冻,似乎永远都没有干透的时候。而在梅雨天气,天闷热,洗过的衣服三五天晾不干,全捂出难闻的沤溲味。窄窄的巷子里长满青苔,绿得让人腻歪,而且溜滑溜滑,走路稍不留神,仰面就是一个大跤。

  “我很惊奇,我会带着这样的喜欢、惆怅、满足来描写故乡。仿佛我一动笔,故乡的一草一木,小巷斜阳就自动地落到纸上,带着从前的呼吸和温暖。年轻的时候我着意避故乡这个词,中年之后我转了一个大圈,不知不觉又回到了人生的起点。”黄蓓佳深情款款地说。

  由此她顿悟,生命中有很多东西是根深蒂固的,是如同基因一样刻在血脉里的,花上一辈子的时间都无法消除。而在最近这二十年中,她拿出大部分的时间为孩子写作。作品陆续被翻译成英文、法文、德文、俄文、日文、韩文、越南文,最近又有几本书要被翻译为阿拉伯文。她参加过法国书展,德国书展,希腊书展,韩国书展,去过德国、法国、瑞士的很多大学和中小学,朗读自己的作品,回答学生们的很多问题。她还出访过日本、印度、埃及、约旦、叙利亚、黎巴嫩、南非、西班牙等等很多国家,跟当地的作家们交流各种写作的话题。

  她发现,人们关心的,人们想要了解的,不仅仅是她的作品本身,更是作品背后的社会,促使我写出这些作品的原因,以及,造就一个作家的时代、人文和自然的环境。

  黄蓓佳说:“生活中我是一个害羞的人,谨小慎微循规蹈矩的人,而且,因为家乡生活场景的消失,因为老家亲人们陆续去世,我没有故乡可以供我在节假日飞奔回去,也没有亲密的童年玩伴可以时时通话。是写作帮助了我,让我在作品中构建了一个精神的故乡,一个水气弥漫、白墙灰瓦、小巷悠深的江南福地。我长时间地写作,因此我也活在我自己创作的作品中,活在江南悠久而特别的文脉之中。”

  读者提问:你怎样看到儿童文学作品的版权输出,传播江南文化、讲述中国故事中的作用?

  黄蓓佳说,在自己女儿大约八岁的时候,曾经在英国读书,那时候,英国孩子对中国人的全部理解,就是中国人拥有一双细细的眼睛。而在那之后的20多年中,黄蓓佳走过了世界五六十个国家,在每个偏僻的角落里遇到中国人,亲身见证了中国人对世界历史、经济、文化进程的全方位参与,在这一背景下,世界越来越迫切地想要了解中国。

  “那么,怎样了解中国?如果你想要深入地了解中国,而不是只是拍拍照、走马观花,那么你就需要阅读中国作家的作品,从中了解中国人的一饭一粥,他们生活的点滴场景和细致肌理。这也是立足江南文化视野,文学能够为向世界讲述中国故事所能做的贡献。”黄蓓佳说。

  交汇点记者 冯圆芳

标签:
责编:郑亚群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read_image_看图王.jpg
娄勤俭.jpg
吴政隆 - 副本.jpg
苏言.jpg
受权.jpg
江苏品牌.jpg
cj.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baokong.jpg
动态.jpg
00300595152_0140eb2e.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