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报业网 > 江苏 > 文化 > 正文
京昆对话《梅兰芳》|主创分享干货满满大放送(附视频彩蛋)
2019/10/13 14:40  新华报业网  

  10日晚京昆对话《梅兰芳》活动现场,距离开场七点还有不少时间,台下就已经坐满了对于京昆两版《梅兰芳》密切关注的戏迷朋友们。他们年纪有老有少,甚至还有来自波兰的外国朋友。台上的主创们聊起两版《梅兰芳》的台前幕后是如数家珍,台下的观众们听得也是津津有味,不时为嘉宾们的妙语连珠发出阵阵掌声和笑声。到了互动环节更是精彩纷呈,一个又一个细致具体的问题,让主创们称赞提问的戏迷朋友们是“相当专业”。施夏明、傅希如两位角儿还乘兴对唱了京剧《武家坡》选段,掀起了全场高潮。

  

  

  创排《梅兰芳》,是挑战也是致敬

  “用昆曲演绎京剧大师梅兰芳,既是一大挑战,也是一种致敬”,江苏省演艺集团党委委员、副总经理、昆剧院院长李鸿良表示,梅兰芳与昆曲有很深渊源,他的家乡江苏也是百戏之祖昆曲的发源地。谈及剧目创排过程,李鸿良说,这出戏集聚着一批志同道合、对梅先生怀有崇敬之心的艺术家,省昆第二代、第三代艺术家或幕后顾问,或甘当绿叶,力推第四代青年演员共同打造。作为一出现代戏,昆剧《梅兰芳当年梅郎》不着厚底,不用水袖,而昆曲传统戏有着非常严格的规范和程式,这给剧目编排带来了很大难度。“为此,在导演和老艺术家的指导下,我们根据人物性格和戏剧色彩做了大胆的探索,既借鉴昆曲特有的表现手段,也靠近了现代元素。

  

  看过昆剧《梅兰芳当年梅郎》的首演,江苏省京剧院院长骆朗也表示该剧舞台呈现非常精彩。骆朗说:“对于京剧《梅兰芳蓄须记》剧组来讲,真的需要克服重重困难。一方面要展现京剧一代宗师舞台上的风采,另一方面还要体现出梅兰芳先生作为一个艺术家内心的挣扎与煎熬,而不是简单将其演绎成为一个概念化人物,我们省京压力很大。”但骆院长同时表示,“京剧和昆曲存在很大区别,昆曲舞台多一些柔美的魅力,而京剧更多的是一些阳刚的东西。所以,我们剧到底怎样,还有待于在座的观众以及戏迷朋友看过京剧《梅兰芳蓄须记》之后进行最终评价。”

  南昌三才女,撑起剧组半边天

  有趣的是,在活动当天,现场还开起了“认亲大会”。原来主创团队里的三位女将:编剧罗周、《梅兰芳当年梅郎》的导演童薇薇和《梅兰芳蓄须记》的导演徐春兰都是江西南昌人。童导和徐导当年还曾在江西省赣剧院共事过,童导还现场爆料“我们还一起演过《草原小姐妹》”。借用主持人王晓映的话来讲,真是“南昌三才女,撑起剧组半边天”。

  

  三位南昌才女纷纷表示这次的创作和排演难度真的很大。编剧罗周——这个撰写过八十多个剧本,蝉联两届中国编剧届最高奖“中国戏剧奖曹禺剧本奖”的优秀编剧连用三个“太难”。“其实当时在被约稿时,我就非常纠结,其实我很想推辞,因为太难太难太难了,写梅先生就感觉特别难,梅兰芳这三个字摆出来就觉得难得不得了,但是我又觉得因为难更要去试,如果很容易那也不一定要不断进行自我重复,所以要进行自我挑战、自我超越,那我就开始写吧”。

  而《梅兰芳当年梅郎》和《梅兰芳蓄须记》这两个剧本的诞生也颇有渊源。《梅兰芳当年梅郎》的故事来源于编剧罗周在阅读梅兰芳先生资料时内心的共鸣和冲撞。“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有过这样被怀疑的纠结彷徨,但同时又要保持着谦逊、勇敢和锐气,不断地去进行自我超越。这不是一个梅先生个人的故事,希望能够打动到每一个观众的内心,是他们记起自己有过而且一直保有的那种年少的心境。”但是考虑到京剧行当里真的很难有既精通小生又精通花旦,还能表现梅兰芳大师风采的演员,所以编剧罗周最终大胆地用昆曲来演绎这出《梅兰芳当年梅郎》,用京昆两种戏曲系统来区分舞台上和生活里的梅先生,于是就有了这出我们现在看到的《梅兰芳当年梅郎》。接着就来了京剧的邀约。直接把昆曲转换成京剧,把曲牌体改成板腔体?这样不就不难了吗?不如新写一个戏。“很难想象有哪个演员,既是须生,又能够胜任表现梅先生旦角的戏中戏,所以想相对来讲他比较少登台的时期,戏中戏分量少一点,减低一点难度。所以选了蓄须明志,同时我觉得这种气节直到今天仍然闪烁着非常耀眼的光芒。”

  

  去解密伟大的艺术家

  要将文字变为舞台上的呈现,还需要导演的艺术加工和演员的精彩演出。“如果我知道还有一台《梅兰芳》,那么我会要打退堂鼓。”昆剧导演童薇薇开玩笑的话引起台下观众一片笑声,“应该说刚开始排的时候确实是有点心理障碍,为什么?因为昆曲现代戏突破程式的钥匙老是打不开。”“特别是夏明,他觉得对,就接受,他想不通,他就:‘我斟酌一下,我思考一下’。”但是话锋一转,童导就迅速开启了“我家娃最棒”模式,对省昆的演员们赞不绝口:“他们这群昆曲演员的功力很深厚,一旦他们融化到这个人物里,潜力是不可估量的。”“在后面,我们这把钥匙和锁对了口,所以整个创作过程,他们对于人物把握的分寸和节奏,都非常好。”“这个戏呢,一下子现代,一下子是古装,对于分寸的把握我觉得是比较难的,不要说对于青年演员就是对于老艺术家来说也是一个挑战,但是我觉得施夏明他越过去了。”

  

  虽然京剧不同于昆曲,在现代戏上已经有了不少成功的案例,但是在面对梅兰芳这样一个大师的人物时,京剧《梅兰芳蓄须记》的徐春兰导演依旧认为想要接近他乃至于表现他,难点重重,所能做的唯有尽力。“面对梅大师,我们怎么解开这个人物的艺术密码?伟大的艺术家,是上帝的宠儿,我们很多人都不是。至今,我认为,我们也不能完全解密这位伟大的艺术家。”当被问到如何在京剧的排演中用具体的手法克服这些障碍时,徐导说:“我天天在研究唱腔,研究表演,研究用什么样的手段来表达人物,我在处理这个戏的时候,一点都没有觉得我是在排现代戏,我们是在重新回味和梅兰芳有些相似的生活。”而对于自家主演傅希如,徐导和童导一样也是不由自主开启了“夸娃”模式。在徐导眼里,傅希如是个对自己有要求的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角色而不是个人炫技。“其实他可以唱到那个duo,但是他和琴师说帮我降到那个la,因为他觉得到duo就不是梅兰芳,就不能体现那时候梅兰芳略带怯弱的心境。”

  出演梅兰芳大师,是一个戏曲人的幸运

  “三生有幸,这是我接这部戏的感受”,京剧《梅兰芳.蓄须记》中的梅兰芳扮演者傅希如说道。傅希如今年获得了梅花奖,但他坦言,作为一个演员,最开心的并不是拿奖,而是能有一部自己喜爱的代表作,“这是我一生渴求的”。为此,他推掉了十六个演出,潜心研究如何演好梅大师。“梅先生的一生,他对于艺术,对人生观,对梨园行的贡献,值得我们每一个戏曲人不断去琢磨和学习。”

  

  

  昆剧《梅兰芳.当年梅郎》中的梅兰芳扮演者施夏明表示:“梅先生是我最渴望、最期待的角色,但是饰演他,对于我是非常严峻的考验。耍绸子、舞剑都是梅兰芳大师的绝活,都是能够代表梅兰芳大师的舞台技艺,我们势必要把这些绝活练好了。但直到登台前,还是被很多戏迷和老师指点,说梅派味儿差了很多,包括梅派的很多唱腔,动作幅度等等。我们知道距离梅大师的高度还有很远,但同时我们也想尽量靠近大师。”

  饰演梅兰芳所遇到的挑战巨大。傅希如认为,梅兰芳形象的塑造有两个难点。第一个是人物层面的,傅希如说:“梅先生是独一无二的,他的温润如玉的气质很难把握。太像旦角就娘娘腔,太像老生又不是梅兰芳。既要有秀气,又要有苍凉。”第二个是剧本层面的,“我们希望把梅先生塑造成一个人,而不是一个神,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物,而不是一个过于符号化、过于神性的高大全形象。“

  “对我来说,这次出演既是跨剧种,也是跨行当”,施夏明这样说。隔行如隔山,从昆曲到京剧,从小生到旦角,这两步跨越给他提出了不小的难题。“我相信勤能补拙,每天中午都留在排练室自己练。”提到自己戏中最喜欢的台词,施夏明说应该是那句“难上的戏,我上;别人不唱的戏,我唱”,戏中的少年梅兰芳是这么说的,而施夏明自己也是这么做的。

  

  

  “不叫好的戏”与“没有轮的车”

    对于出演现代戏曲的演员来说,如何在打破程式的基础上创新,在保持创作激情的同时“不能把老祖宗的东西全部打碎”,这需要睿智的思考,更需要深厚的积累。

  “这次排新戏没有条条框框的禁锢,是因为开头开得好。”面对这次出演京剧梅兰芳,傅希如表现得十分镇定。此前,他出演过新编《王子复仇记》,这是被世界舞台剧演员公认的难演剧目,这段经历让傅希如很早就接触到了“破程式化”的艺术命题。在美学传达方面,傅希如这样描述他的构思,“我甚至不希望这部戏有太多的叫好与喝彩,因为这样的一部戏,这样一个时代的梅兰芳先生,让人无法叫好,他是处在一个恐怖之下,一种绝望、无奈、悲怆,所以怎么可能让你叫出好来呢?他是一种压抑的,往里面咽的劲儿。”

  对于施夏明来讲,剧中有段戏让他“自豪满满”,那就是梅兰芳与黄包车夫的对手戏。“在这里,我们大胆尝试,不用实物,就用写意的黄包车。一盏灯,一根绳,就是一部车。”施夏明相信“演员内心的充实,就可以让观众身临其境”。他坚持认为,“写意是昆曲的传统表现手法,正是因为写意才有创作的余地,这就是艺术的魅力。”

  实习生 金亦炜 王安琪

  记者 高利平

  摄影 金亦炜 王悦

  视频 高利平

  

  最新最全戏曲资讯!

  各种看戏福利发放!

  少儿成人戏曲培训!

  剧评吐槽畅所欲言!

  微信群已满,请加QQ群!

  扫描下方二维码,加入昆虫记戏迷QQ群

  群号:37550010

  

标签:
责编:周莉娜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read_image_看图王.jpg
娄勤俭.jpg
吴政隆 - 副本.jpg
苏言.jpg
受权.jpg
周刊 报业网小banner_wps图片.jpg
cj.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网上不良信息_00.png
动态.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