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报业网 > 江苏 > 文化 > 正文
95后第一份工作平均在职时间7个月,年轻人频频跳槽背后的“N个为什么”
2019/09/19 16:15  交汇点新闻  

  五年跳了七家单位,刚入职一家知名企业的徐梦月最近又收到了另一家互联网公司的面试邀约。“我该不该请假去呢?”她把自己的纠结发在了部分可见朋友圈。大数据显示,从2014到2018年这四年间,中国职场年轻人平均在职时间从34个月缩减为22个月,95后的第一份工作时间平均只有7个月。年轻人频频跳槽的背后,折射了怎样的社会变迁、价值取向和他们对于工作的认知?

  

  频繁换工作,成了涨薪的方式

  毕业两年,换了三份工作。无锡姑娘刘葵就是人们口中“秒辞”的“95后”。一项“不同年龄段第一份工作平均在职时间”的调查显示:70后的第一份工作坚持了4年才换,80后也能达到3年半,到了90后只有两年不到,而95后更是仅仅在职7个月就选择离职。

  刘葵显然高于“平均值”。2017年毕业,第一份工作就是国内能排进前十的互联网公司,在坚持了1年半后她走了,没有上升通道,价值观不和,正好又有猎头找上门……第二份工作带给她的体验并不好,第二次跳槽她只用了半年,就从这家做出行的互联网公司“跳”去了“字节跳动”,后者最有名的产品就是“抖音”。

  “工作当然很累,但如果不这样,我这种想在北上广深谋求发展的年轻人,每月伙食费、交通费、通讯费……一叠叠账单计算下来,负数的可能性真的很大。”

  跳槽穷半年,改行穷三年,这句老话可能不太适用于新的形势,两次跳槽,刘葵的薪资都翻倍在涨。她才25岁,已经拿到了26万元的年薪。

  

  “频繁跳槽”这个在过去更多指向“负面”的短语,对于互联网人来说,色彩却渐趋于中性。在各个行业中,互联网的跳槽率是最高的。领英《2018中国人才招聘趋势报告》显示,中国互联网行业员工平均在职时长仅为1.47年。半年跳一个公司,对互联网行业的人属于可以理解的范畴。“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年轻……”今年爆红的刺猬乐队,摇滚出戳心的歌词,乐队鼓手石璐说:“全中国程序员都是赵子健(主唱)的同事,因为他老换工作”。

  《一年前我月薪两万被叫老总,如今35岁在美团送外卖》,虎扑上曾经有一个热帖,讲述了新媒体公司从业者人到中年的人生境遇。互联网业产品快速迭代,从业者也在快速被迭代。

  庄明毕业后去的第一家公司是网易游戏的开发部,日常工作外,庄明也没有放下自己的职业规划。他把自己的简历上传领英、脉脉平台,时常接到来自其他公司HR的私聊。在洽谈中,他了解市场行情,同时学习所需技能,提升自己价值。他的计划是三年升主管,如果在第一家企业没有合适的升职机会,则会选择借助猎头平台跳槽。

  “职场有个怪圈,在一家公司待久了,你的薪资水平就会落后于市场平均值,甚至应届毕业生拿的都比老员工多。互联网行业的情况是,A公司有了中层空缺,往往会从外面‘挖人’,优化企业结构;如果你想升职,很多时候必须带着A公司的工作经验跳到B公司,在跳槽中达到涨薪的目的。”

  中国职场人频繁更换工作,正在成为一种越来越普遍的现象,其中90后年轻人是主力军,“姐,换下备注呗,我又离职了”成了社交媒体上常见的对话内容。

  

  择业观转变,“稳定”不如“乐意”

  相比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出身的父母,对这届年轻人而言,“金钱不是万能的”,乐意才是最重要的。

  搬出海门县城147平方米的大房子,租下北京一间11平方米的小房子,王宇就这么换了工作。

  王宇上一份工作,是人人艳羡的事业单位。研究生毕业时,父母说对她说,“房子给你买好了,车也有了,只要你回来”,于是她就回到了老家海安。每天8点半去食堂吃早饭,然后散步去上班,11点半吃完午饭午休到2点,工作3小时就按时下班,请假自由,加班没有,工作除了耐心似乎得不到其他锻炼,附加值则是她成了相亲市场上的抢手货,钱多事儿少离家近,男孩子的父母总是能从人堆里一眼相中她。

  别人的主动跳槽都是从低到高的走向,而坚持了三年半后离职的她却是各种生活条件的直线下降:过去年薪15万,清闲,有房有车;现在月入8500元,其中光房租就要去掉3200元,跟父母闹掰了,生活费、交通费全部在余下的5300元里周转。本来还在忐忑离开“稳定”是否正确,上班第一天她就兴奋得两眼放光:“天呐,这么多年轻人......”人的一生总共也就只有30000天,与其进“养老院”过一眼就望到底的生活,不如趁年轻去试一试。

  稳定,这个捆绑了一代人的择业价值观,正在失去它曾经的老大地位。《2019春季跳槽报告》显示,虽然薪酬福利仍然是白领跳槽最看重的因素,占85.7%,但工作生活平衡以及工作内容是否感兴趣的占比也攀升至39.96%和33.58%。

  

  三个月前,刘威高兴地辞职了,整理歌曲上新和曲库是他新工作的内容,虽然在很多人看来这是大材小用,但对于热爱音乐、能弹会唱的刘威来说是梦想成真:“其实我大学毕业就投了这家公司,石沉大海了,我就想做我爱的事情,所以一直在找机会,兜兜转转终于去了。”

  虽然学历不高,但从国产化妆品销售(南京)——知名服装专柜销售(苏州)——奢侈品牌店面陈列(上海),陈翔凭借着职场规划完成了“三级跳”。最近,他又重新回到苏州的老东家,可想而知的是,职位上了几个台阶。

  在豆瓣专栏作家王冉冉看来,区别于70后、80后的职场表现,90后有强大的职业规划,他们会通过每一次工作的变动,探索着适合自己的方向,向着自己的目标一步一个脚印迈进,跳槽是“及时止损”,也是打怪升级。

  “现在那些公众号的大号很多都是媒体人辞职出来做的,你年轻的时候怎么想的,为什么不走呢?”70后纸媒记者朱小燕在采访就业问题时,就曾被受采访的95后如是反问。

  2015年,一位80后女老师用“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十字辞职信震惊了人们,而为什么辞职?除了缓解工作倦怠感,如今的90后、95后年轻人给出的答案更加个性,“继承家业”“同事太圆滑氛围不好”“公司没有健身房”“这个城市有电影院没有博物馆”“钱多、自由、离家近,三者中必须占一条,否则这样的工作不值得留恋”……

  个人主观感受大于客观条件,注重职场成长,正成为年轻人跳槽的根本原因。

  “铁饭碗”到“云饭碗”,折射社会变迁

  从“金饭碗”、“铁饭碗”到如今的“云饭碗”,一字之差,却是时代烙印的生动注解,职场流动的加剧,是社会发展方式的转变,也是全球化发展的重要特征。

  过去流行的一句话叫:“骑驴找马”,意思是找到新工作之前,先别急着辞职。而如今,年轻人却变得更为“意气用事”,所谓的“裸辞”日益增多。“失业的成本没有那么大”,“可以赚钱的方式多了”是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想法。在南京一位就业指导中心的老师看来,90后这一代家庭条件普遍较好,没有过多的生存压力,且移动互联网时代提供了更为多元的工作方式,是人们加快更换工作频率的底气。

  “以互联网为平台”承接业务改变了以往“以公司为单位”工作的模式,现在的人即使不去固定的公司上班,在家一样可以接活干,代驾、代购、摄影摄像……都可以“以个人为单位”变现。如果说王宝强的成名,曾经是苦守门外的群众演员心底的一道光,那么从一家商场欧莱雅专柜的普通线下销售,到每晚有超过200万人通过手机屏幕看他直播的带货主播,李佳琦的逆袭刷新年轻人的观念。现在,走在路上,你会听到一个年轻人对另一个年轻人说:“我的身边有好多网红哦”;自己的社交圈中,也会出现公司前台辞职后,在小红书、抖音卖产品、卖口碑赚钱的大把例子。

  工作生态的变化,无论对甲方还是乙方来说,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面对文章开头提到的面试邀约要不要去的问题,领英专栏作家叶肖恩给出的建议是:“去!马上回电话约面试,请假也要去。”他的理由是,面试的价值远不在于拿下offer,市场更新迭代,要保持敏感度,时不时跳出手头繁杂的工作,去看看竞争对手在做什么,上下游合作伙伴在做什么,无疑面试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北京大学市场与媒介研究中心的高级研究员李夏提醒年轻的求职者,太过频繁的跳槽容易让人迷失自己,工作忠诚度也会面临比较严重的考验。同样的观点马云也在达沃斯见面会上表达过,“年轻人从学校走向社会的第一份工作最重要,这份工作并不一定是知名大公司,但一定要跟对一个老板,可以从他身上学到如何做人,如何做事。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想法还不够成熟,不要频繁跳槽,到三四十岁想法成熟的时候,可以做更多的尝试。”

  面对观点转换的95后,企业同样需要转变传统理念与角色。北京大学社会调查研究中心发布的《2018中国年度最佳雇主百强评选报告》显示,95后认为雇主具备的特征按照重要性依次排序是尊重员工、良好的收入前景、公平公正的用人原则、践行对员工的承诺,之后才是完善的福利待遇。如何从管控转为服务,用企业文化和价值观吸引年轻人才的加盟,也是企业需要去思考的问题。

  在上世纪60年代,美国作家格林笔下小说《一个枯竭的案例》里描述了这样的一个故事:一名建筑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后,发现自己对工作渐渐失去热情,工作也不再给他带来成就感,他的内心备受煎熬,精神非常痛苦,因为无法忍受这种折磨,他不得不放弃工作逃到非洲原始森林,开始新的生活。

  大数据显示,从2014年到2018年这四年内,中国职场人平均在职时间从34个月缩减为22个月。越来越快地“逃离”上一份工作的年轻人,变动会带来发展,但人的成长同样需要沉淀。

  交汇点记者 陈洁 实习生 葛佳铭

  图自东方IC

标签:
责编:张红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read_image_看图王.jpg
wzl.png
报业网书记头像-许昆林.png
受权.jpg
微信图片_20220608103224.jpg
cj.jpg
微信图片_20220128155159.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网上不良信息_00.png
动态.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