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报业网 > 江苏 > 文化 > 正文
《小欢喜》热播,作家鲁引弓解读亲子困境
2019/08/14 16:44  新华报业网  徐宁  

  由黄磊、海清等主演、正在热播的现实题材剧《小欢喜》以8.1的豆瓣评分跨入“现象剧”行列。该剧以家庭教育为切入口,通过三对高三备考家庭,在思想、理念、性情以及人生价值观方面的激烈碰撞,投射出中国万千家庭面临的高考压力,以及家长如何与孩子和解的话题。其真实的剧情和接地气的细节描写戳中观众痛点,有网友甚至动情地评价:“剧情也太过于真实了吧!高考是人生的一场战役,梦回高三不忍看,海清简直就是我妈本妈。”

  

  其实,这部戏源于同名小说《小欢喜》,它与之前聚焦留学话题的热播剧《小团圆》一样,都是由作家鲁引弓的原著改编。《文艺周刊》日前越洋连线正在海外的鲁引弓,解码中国式教育焦虑及其背后的“小欢喜”,并进一步解说如何写好现实题材。

  对应大焦虑,才有小欢喜

  “‘小欢喜’是黄磊先生起的。”鲁引弓说,黄磊有一个形象的说法,他说中国家庭的欢喜都是“熬”出来的,比如说孩子熬过中考就小小地欢喜一下,然后熬过高考又欢喜一下,所以才有这个名字。

  “如果要补充一下呢,我觉得,就是‘对应大焦虑,才有小欢喜’。”高考是中国家长比较难熬的一关,放眼过去,那种纠结、那种疲惫、那种焦虑是一目了然的,正因为这样,我们生活中才更需要温暖,需要那种小小的欢喜来给我们鼓劲。

  

  陶虹饰演的宋倩,在剧中相当抢眼,霸道拆毁女儿乐高模型、哭着逼问女儿自己究竟哪里不好的段落,尽显单亲母亲对女儿的强控制欲。

  鲁引弓说,当下的亲子困境往往来自于爱,一旦这种爱成为一种亲情绑架或者控制,对孩子来说会变成一种压力,甚至反弹过来,对父母造成一种刺伤。

  “我想这个角度也是这个电视剧最近成为一个社会话题的重要原因,就是爱要适度。我想它肯定是刺中了爸妈心中的痛点。”

  在鲁引弓看来,当下的亲子问题还呈现与中年危机相叠加的新特征。

  “这一代家长,碰到的问题是双重的。一方面他要面对处在青春期、面临高考的孩子,另一方面,他们自身又处在一个巨大转型期,既要面对上有老下有小的生存压力,又要面对80后、90后带来的竞争压力。在移动互联时代,所谓的依靠年龄积累的经验优势几乎不存在了。这种新的中年危机带来的焦虑感,让中年人与子女沟通话语方式被简化为仅仅关心孩子的成绩。

  “许多中年父母,没有精力也没有耐心进入孩子的心灵世界,我在采访中感受特别深,许多孩子和我说父母只关心我的分数。”

  

  鲁引弓把这样的孩子,称作精神上的“留守儿童”,而这种亲子交流中的不耐烦、不理解,与中年危机互相促生。

  跨越“信息寒门”,让孩子恢复选择权

  在之前的作品《小别离》中,鲁引弓用三个家庭分别代表有钱阶层、中产阶层、平民阶层,因此引发不同家庭背景对孩子教育的差异话题。相比之下,《小欢喜》则更多地是把笔触对准中间阶层里对教育格外“有感”的一小撮人。

  鲁引弓说,这部分人其实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寒门”。然而在采访创作中,他却感受到另一种“寒门”的存在,如果说,传统社会里“寒门难出贵子”指的是财富上的,但在当下,鲁引弓特别提出“信息寒门”的概念。

  “最典型的就是什么都是由家长决定,我在采访中,碰到有个孩子,从小学就开始补课,一直到高三,所有的选择,所有的主意,上什么课,做什么都是爸妈拿主意的。”鲁引弓说,在这种情况下,家长就屏蔽了来自孩子的信息,就像小说和电视剧里的季杨杨一家,因为父母都太忙,每次与孩子相聚都像是“空降”过来一样。实际父母得不到来自孩子一方的信息,这恰恰是“信息寒门”的一种。

  信息寒门的典型,在鲁引弓看来,就是上各种补习班。他说,家长觉得报得越多,自己就越“松口气”,把孩子托给学校,托给一些培训班,托得越多,越放心,实际上自己并没有花精力去了解孩子内心的需求。

  “我们常说‘寒门难出贵子’,但今天也得重新想一想什么是贵子。”鲁引弓告诉记者,他在采访中,有好多孩子告诉他爸爸妈妈要他考的专业,基本上就是公务员、医生和老师。“因为保险,因为父母都是从自己的经验出发,而从没倾听过孩子的想法。”

  

  “难道就是根据你自己的模式重新复制一个吗?难道是要培养不停刷题、不停补课的一代么?”鲁引弓反问,难道我们要这样培养接班人么?“即使复制出来,我觉得肯定也不一定快乐。”

  那我们究竟该怎样培养未来主人翁呢?对这个问题,鲁引弓直言,我们未来的接班人,应该是那种不可想象的人。“因此,我们要把创造的、选择的、做决定的权利还给他们,教育的目的就是要培养不可想象的人,有无限创造力的人。”

  笔触向外,是写现实题材的起点

  从《小团圆》到《小欢喜》,鲁引弓深耕现实题材创作,收获颇丰。他说,现实题材创作,笔触向外、视野向外是创作的起点。

  “因为这个社会发展太快了,大量的信息、新的价值观在涌现,你得沉下心感知这个世界,因为今天的读者,如果他从你的作品里感受不到新的东西,那他不一定看了。”

  近年来,鲁引弓的作品紧贴时代,挖掘当下人的存在、困境和状态。《爱情课》聚焦都市“剩女”现象;《广场舞》借广场舞剖析“阶层焦虑和隔阂”;《姐是大叔》以传统哲学观照当代职场女性生存;《音乐会几种开法》讲述青年选择危机和心性困境。《小团圆》和《小欢喜》更是聚焦教育话题,这些,都是当代人最真实的体验,充满了现实的人生经验和思索。

  记者出身的鲁引弓,身上没有传统作家那种疏离感,作品都是“贴着地皮写”。他的故事话题涉及留学、社交、职场、爱情、股票、广场舞等种种当代社会现象,充分发挥了一个资深媒体人对世态人情的敏感洞察。

  鲁引弓说,人阅读小说的过程,其实就是把别人的生活过一遍。“所以创作不能做素材的简单堆砌,还要提炼出新的情感模式,再进一步提炼出人生智慧。这个过程实际上就是感受他人的智慧,修炼自己的内心,让我们具有圆融思维的过程。”

  鲁引弓认为,现实题材要走近读者,必须从我们身边出发,尤其是快速变化的城市生活,有太多角落值得我们去关注。而对当下社会的热点现象,要能迅速、敏锐地找到公众共情点,这些都是眼下文学市场所稀缺的。“对于创作者来说,他得有共情能力,能跟着不同的人奔跑,而不是匆匆得出一个结论,要让读者有代入感,跟着他笔下的人物看到在各种情境中的人的价值。”

  交汇点记者 徐宁 实习生 葛佳铭

标签:
责编:郑亚群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QQ图片20190617134105.jpg
娄勤俭.jpg
吴政隆 - 副本.jpg
苏言.jpg
受权.jpg
江苏品牌.jpg
cj.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baokong.jpg
动态.jpg
00300595152_0140eb2e.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