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报业网 > 江苏 > 科技 > 正文
专访“蛟龙号”首席潜航员叶聪:挑战万米深度,刷新中国潜力
2019/07/30 15:35  新华报业网  杨频萍  

  交汇点讯 人类的征途是星辰大海,上天入海谁敢为先?在全球,有近500人进入过太空,而潜入7000米以下深海的人,却只有12个。

  中国船舶重工集团有限公司七〇二所副所长、“蛟龙号”深海载人潜水器首席潜航员叶聪就是其中一个。2012年6月24日,叶聪驾驶着“蛟龙号”载人潜水器,在西太平洋马里亚纳海沟下潜至7020米,创造了我国载人深潜的新纪录。现在他正紧锣密鼓地准备着搭乘自己设计的潜水器,探底海洋的万米深渊。

  

  最深处!向地球的负极发起冲刺

  7月22日中午,记者见到了来南京开会的叶聪。敦实、沉稳而自信,是叶聪给人的深刻印象。

  去年入选全国百名“改革先锋”时,作为其中的年轻面孔,叶聪曾笑称,出生于1979年的自己只是个“改革开放宝宝”。“深度参与到国家科技进步的进程中,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事情。”

  2001年,叶聪大学毕业来到江苏无锡的七〇二所工作。第二年他就迎来了“十五”863重大专项——“蛟龙号”立项。第三年,刚刚24岁的他,就成为了蛟龙号总布置主任设计师。

  当时国内深潜水平还不过600米,传说中的深海载人潜水器,叶聪根本就没见过,甚至相关资料都难得一见。初生牛犊不怕虎,叶聪边学边设计,经历了成百上千次的计算、分析,在没有母型船借鉴的情况下,完成了蛟龙号各阶段最重要的设计图纸。

  他没有辜负所里的信任。当年的毛头小伙,为何能挑大梁?“蛟龙号”项目副总设计师胡震曾介绍,当时所里项目少、收入低,一些大学生都跳槽了。而叶聪心沉得下来,喜欢钻研,处理问题有条理,让我们觉得靠谱。

  “不厌其烦地去做一件事”,从草图到完工图,叶聪足足修正了几百遍。他熟悉每一个部件,操作时间准确到秒,这也让他成为深潜任务的最佳人选。

  38米、50米、3757米、7020米……如今,叶聪已参与下潜任务多达50多次,10年光阴,“可下五洋捉鳖”的中国梦在他和他同事手中成为现实。

  每一次下潜深度的突破,都展现着中国综合国力的提升。叶聪自豪地表示,拥有6000米以上深度载人潜水器的国家目前仅有美国、日本、法国、俄罗斯和中国。“我们深海探测的计划,是一步步来的,跟国家的发展步伐紧密相连。”

  2016年,中国全海深载人潜水器项目正式立项,37岁的叶聪正式挂帅总设计师,将探索万米的太平洋海底。一万米,是超过珠穆朗玛峰高度的地球“负极”,可以说探底全海。“7000米级的下潜深度已经覆盖海洋面积的99.8%,剩下的0.2%被称之为深渊。”叶聪表示,深渊大部分是地球板块“挤”出的海沟,也是地震频繁的地带,这里藏着科学家的梦想,也是绘制海底藏宝图的重要一笔。

  最挑战!深度背后是“摸天花板”的极限制造

  在茫茫海底感受如何?三个人“匿身”直径2.1米的蛟龙号球舱,抬头不见天、低头不见底,蜷缩状态工作足足12个小时。叶聪最明白沧海一粟的感觉。

  这是对心理素质的极大考验。叶聪经历过2小时与母船失联,也经历过故障。“有次2000米处发生了潜水器报警,有可能出现壳体漏水或短路。”叶聪没有立即上浮,冷静地选择了继续检测。类似的困难,叶聪和同事遇到过不少,他们拿到了足够多的故障参数。为深潜积累了大量宝贵的数据。

  

  叶聪介绍,“深海进入”“深海探测”“深海开发”是我国建设海洋强国,走向深海的三部曲。“冲刺深度很重要,但后续的每一次深海探测更具意义,我们还仅站在深海进入和探测的中间点。”

  很多人以为海洋深处是五光十色的美丽。叶聪说,深海由于没有阳光,大部分地方了无生机,一如荒漠;千米以下就是一片黑暗,且水压巨大。高技术深潜装备是必备的“利器”。

  在一片黑暗中,蛟龙有自己的“眼睛”,有先进的声纳摄影、摄像仪器,还有可以观测取样的一双“机械手”。

  “热液区、冷泉、深渊……极端环境有科学家感兴趣的神奇现象,绘制海洋宝藏图,必须深入这样的极端环境。” 谈起海洋探索,叶聪津津有味,比如 “蛟龙号”在印度洋4个热液区就成功发现了27处海底“黑烟囱”(海底热泉)。 “烟囱”中心温度约300多摄氏度,喷涌出的黑烟含有高浓度硫化物,但却存着蟹类、蠕虫等不少生物,生机盎然形成一个黑暗生态系统,具有极大科学价值。

  极端环境为何充满挑战?“这是探索边界的工作,无论是深度、温度、压力、浑浊水流,都面临极大难度和风险”。“蛟龙”号在7000米处的压力是700个大气压,而万米级载人潜水器还要增加400余个大气压,由此引起的高压、密封、腐蚀、绝缘等技术难题,对潜水器的结构设计、材料等,都提出了巨大挑战。

  “要满足这些不同的指标要求,需要突破以往的设计方案和材料。”叶聪表示,做别人做不了的事情,就需要摸一遍“天花板”,把一些指标做到极致,“从‘先进制造’到‘极限制造’,只有做得越多,才知道我们的局限在哪里。” 全海深载人潜水器目前已完成设计,转入全面建造阶段。

  最青春!打牢自主可控的地基

  “我们现在属于工作任务比较饱满,工作压力比较大的一群人。” 今年才39岁的叶聪是年轻的,但他笑道,去年统计团队的平均年龄是34岁,基本上都是85后,我已经是老气横秋的了!

  压力大,因为任务之艰巨。挑战新的深度、挑战新的作业复杂程度,还包括研制新的设备。

  叶聪表示,一个蛟龙号肯定是不够的,深海载人潜水器研制中,除了深度要求,我们还要追求可靠性、可维性、国产率,并要降低运行成本。

  蛟龙号研制的同时,叶聪还担任了“深海勇士”号副总设计师。如果说蛟龙号是“跨栏”,2009年立项的4500米载人潜水器“深海勇士号”就是“深蹲”,特点是我国自主技术的大量应用,国产化率达到了95%。

  叶聪透露,目前“深海勇士”正在海上作业,相关研究工作将探索海底塑料污染的问题。

  “将来要实现深海技术的大发展,现在必须打牢技术和制造的基础,我们必须让深海潜人潜水器技术可靠,效率提高、成本降低,打造其国产化技术和产业链条,这会影响几十年后的事情。” 潜水器向全国开放应用,让更多人用得起,向上有大的科学发现,向下会有一系列自主制造的支撑技术,对此叶聪充满信心。

  两年前,由叶聪主持研制的世界最大全通透的载客潜水器“寰岛蛟龙”在三亚顺利运营,填补国内观光潜水器市场空白。同时,团队也在开展水下建筑物检测工作。

  在团队中,越来越多的“叶聪”在成长。“我们赶上了一个好时代!奋斗、自信是年轻人身上的重要时代气质。” 叶聪表示,我们团队并不需要“996”,阶段性加班是有的,但并不依赖加班。年轻人喜欢做比较酷、比较前沿的事情,对技术认识、运用、更新升级能力强,他们身上共同的是建设海洋强国的国家重任,这本身就是一种无上的荣誉,无限的动力。

  交汇点记者 杨频萍 实习生 华文婷

标签:
责编:郑亚群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read_image_看图王.jpg
娄勤俭.jpg
吴政隆 - 副本.jpg
苏言.jpg
受权.jpg
周刊 报业网小banner_wps图片.jpg
cj.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网上不良信息_00.png
动态.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