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报业网 > 江苏 > 经济 > 正文
首页看点|懂技术的新农人为何乡村留不住?
2021/09/27 18:58  新华报业网  

  眼下正是碧根果苗嫁接的关键时候。作为大包干发源地,宿迁市泗洪县上塘镇垫湖村的碧根果育苗已成了富民产业,但每年到了嫁接时节都需要到外地请专人来做嫁接。“苗木嫁接能将原本5年以上的挂果时间缩短至3年左右,这是一项关键技术,需要人工一棵一棵来做。本地有人可以做嫁接,但是速度不快,技术也不够成熟,所以要请外援。”垫湖村党总支书记周磊告诉记者。

  经过嫁接的碧根果苗。 周磊 摄

  垫湖村这样的情况不在少数。记者在多次采访中发现,多地乡村振兴缺乏懂技术的专业人才。农业技能人才为何缺乏?如何培育并留住技能人才,搅活乡村振兴一池春水?记者赴多地进行了调查。

  找不到技能人才,70岁成了田间的“年轻人”

  常熟市碧溪街道龙桥村种植户陶建平今年58岁,在村里承包158亩地,种植南瓜、西兰花、大豆、大蒜、玉米等农作物。当下正是玉米采收时节,指着田里正在忙碌的4名工人,陶建平告诉记者: “这几个工人70多岁,算年轻的了,现在田里干活的都是七八十岁的,再年轻的人就到厂里去。”陶建平说,工人工资按照小时结算,除草的一般是8元/小时,打药水的,懂些技术、年轻些的是20元/小时。这片土地他种了有四五年了,时常会遇到些小问题,但是本地很难找到技术专家来做指导。“80多亩太仓白蒜需要做组培脱毒,我每年得到南京请省农科院的专家来帮忙。”

  常熟市农业农村局总农艺师钱彪说,常熟市有二三十年的蔬菜种植历史,原先是以小农户为主的经营组织模式,如今劳动力变化倒逼产业转型。“现在本地劳动力呈现断档状态。上一代种田的劳动力多数已经60多岁了,体力下降,尽管我们做过一些改善措施,但没有承接人确实影响产业发展。比如,蔬菜种植需要常常浇水,这批人挑水灌溉不方便,我们就将水管接到家里,这个设施把农户种植时间延长了几年。本来65岁挑不动水了,有了这个设施还能再种几年。又过了几年,现在70多岁了,有这些设施也种不动了,农业种植处于无人接替的尴尬境地。”

  钱彪说,农业产业还要发展,当地的破题之路是机械化转型和培育新农人队伍。“机械化种植就是要土地流转集中种植,引进高技术机械。而新农人又包括3类,一类是真正的生产经营业主,有较高的组织管理水平,一类是技术人员,当前比较欠缺,还有一类是类似于产业工人的职业农民。当前第一类已经有了,第三类产业工人对于年龄要求没那么高,一方面有本地劳动力,另一方面是引进外来劳动力,只要有一定酬劳,是可以组建这批队伍的。第二批技术人员,现在有但是不多,我们下一步就是集中要培育这样的人才。目前我们和省农科院合作打造了一个亚夫科技服务站,请专家为我们的产业发展作指导,更是依靠专家来打造一支技术队伍。”

  连云港市东海县如辉园艺有限公司总经理邱鹏辉大学学的是都市园艺专业,2016年毕业后返乡随父母做花卉生意。2017年,他成立公司,主要在双店镇做百合花、盆栽、多肉和鲜切花销售,目前种植基地100多亩,年利润超200万元,公司成员也增加至20多人。但令他苦恼的是,公司成员的结构一直不够年轻化。“目前公司员工以60后和70后为主,都是本地人,80后、90后非常少。其实公司招人能招到,但是我们需要能动脑和有口才的人,做花卉生意就要重点招懂销售和做直播的人,希望能找到有一定专业技能的年轻人。但遗憾的是很多年轻人被大城市虹吸走了。悲观一点说,未来技能型年轻人才可能进一步往外流失。”邱鹏辉说。

  邱鹏辉今年28岁,是公司中极少数的年轻人。 受访者供图

  目前垫湖村碧根果育苗面积超1000亩。周磊告诉记者,每年八九月份,村里都要专门到河北请三四十名技术人员,专车接送,专门安排食宿。“这些技术人员只需负责嫁接工作,酬劳是一棵苗0.5元,每天每人平均能赚600元。我们村里的常住人口大多在50岁以上,作为普通工人一天的工资只有80元左右。其实我们也有意识地在培养一些人学习嫁接技术,但说实话老年人学习能力没有年轻人那么好,真想要培养一支队伍,还要几年时间。”

  宿迁市泗洪县上塘镇垫湖村的碧根果育苗基地。 周磊 摄

  统计数据显示,我省农业生产经营人员年龄超过55岁的占比超4成,高中及以上文化程度者占比更低,有文化、懂技术、会经营的新型职业农民数量不足,能长期扎根农村的“土专家”“田秀才”更是稀缺,这也成了制约江苏乡村振兴的一块突出短板。

  放弃农业的“苦”与“土”,他们选择了大城市

  农村技能人才为什么留不住?他们去了哪里?

  9月初,第四届全国农业行业职业技能大赛农机驾驶员江苏选拔赛在镇江举办,记者采访了来自张家港的一位参赛选手。他说,从事农业工作很辛苦,风吹日晒是常有的事,很多年轻人不愿意吃这份苦,目前当地田间多是40岁以上的人。“比如到了夏天收麦子那两天,时间是要赶的。农机手有时候要24小时不休息,麦芒很容易扎进脖颈或者手腕,无论是农机手还是运输人员,经过那几天,脸都要黑上一圈。虽然驾驶室里有空调,但挡不住日晒啊。另一方面是,农忙和农闲泾渭分明,农忙时连轴转,农闲时在家可能没事做、没收入。而张家港的工业比较发达,很多年轻人认为进厂收入更稳定,而且厂里的工作环境要相对舒适一些。”他说。

  大赛副裁判长、南京农业大学工学院教授张国凯分析,农村现有的技能人员也存在对于专业知识掌握不足的问题。“拿农机操作来讲,很多人只会使用,但并不规范。设置技能竞赛也是以赛代练,用专业的操作标准来规范选手的技能。此次竞赛选拔出的优胜选手将参加全国大赛,并且会获得省级部门授予的技术能手等称号,不仅在荣誉上予以认可,在职称申报和职业资格晋升上也将获得相关奖励。”

  技能人才、尤其是年轻人才的流失是否与收入有关?邱鹏辉并不这么认为。“公司员工收入并不低。之前一个主播月薪接近5000元,一天只要直播四五个小时,这个工资在县城都不算低了,何况在乡镇,但也留不住人。”他认为,这一代年轻人成长环境比较好,不单纯为了钱而工作,也不太有吃苦的概念。“其实年轻人留不住是农村的通病,因为城市福利好,教育水平更高,小孩要上学自然年轻父母就要跟着走。久而久之,年轻人被大城市虹吸走变得很正常。”

  今年50岁的农管家科技发展(徐州)有限公司总经理欧英俊,自2015年开始专职从事农业发展,主营智慧农业,为农业种植户提供无土栽培、物联网等农业科技服务,但企业发展始终为人才所困。“我们发展的是新型农业,属于农业里面较新的细分领域,也正是需要人才的领域。但我们很缺人才,前几年我们能从南京农业大学、扬州大学等高校招到农业专业的毕业生,但很多年轻人认为从事农业不是一件‘高大上’的工作,干了两年就走了,转而到南京等大城市从事非本专业的工作。即使他们在徐州拿到的工资要高一些,也不愿意留下来。”

  近期,人社部印发的《“技能中国行动”实施方案》提出,“十四五”时期,要通过实施技能中国行动,新增技能人才4000万人以上,技能人才占就业人员比例达到30%,东部省份高技能人才占技能人才比例达到35%。

  事实上,针对技能人才流失现状,江苏不少地方已经开始着力弥补,以图填补这项空缺。今年7月,昆山市首届农民大学生全部毕业,获得由江苏农牧科技职业学院颁发的函授大专学历证书,55名新型职业农民将获得学费全额补贴。昆山市农业农村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当地正探索新型职业农民培育新模式,率先开展新型职业农民成人高等学历免费教育,三年面向全市新型职业农民先后招生272人,其中本科108人、专科164人。

  江苏省农机化服务站则着力加强技能培养,其统计的数据显示,江苏2012年至2019年连续实施农机行业职业技能获证奖补项目。2016年以来,全省经职业技能培训,鉴定合格并取得职业资格证书的人数达6万人次,其中5.6万人次享受了省财政获证奖励5000余万元。

  以产业留人,以保障暖心

  “长期以来,乡村中青年、优质人才持续外流,人才总量不足、结构失衡、素质偏低、老龄化严重等问题较为突出,乡村人才总体发展水平与乡村振兴的要求之间还存在较大差距。”在苏州农业职业技术学院院长苏士利看来,进入新发展阶段,乡村人才供求矛盾将更加凸显。“一方面,人们对职业教育的认识程度不一,对技术技能人才的重视程度不够;另一方面,职业院校人才培养的知识、素质、能力、技术结构与社会需要还未完全适应,尤其是学历层次与个人愿望、家长期待、社会需求不相称。”

  苏士利表示,既要强化农业职业教育,不断提升办学层次,优先支持农业类职业院校发展本科层次职业教育,为社会输出更多的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又要强化制度设计,充分调动技能人才的积极性,更好地发挥其在乡村振兴中的作用。

  目前,苏州农业职业技术学院通过与地方政府合作,举办“常熟班”、“吴江班”等定向委培班,通过政校合作,“五位一体”定向培养人才;通过校企合作,共建“香山工匠学院”、 “壹菲花艺学院”等企业学院,完善现代学徒制,校企共育培养人才;还设立一批专家(教授)工作站,提升人才培养素质。

  “农业技能人才培养需要有针对性。”江苏农林职业技术学院党委书记巫建华说,学院率先实施“定制村干”培育工程,已累计招生2679人;率先开展现代学徒制“双主体”育人,实现“招生即招工,毕业即就业”,今年毕业生的初次就业率已达90.31%。未来学院还将积极建设好省农业农村厅授予的乡村振兴学院,为乡村振兴输送更多有生力量。

  江苏农林职业技术学院的乡村振兴学院。

  徐州琅溪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欢欢,首次在徐州市铜山区成功种植羊肚菌并带领乡亲致富,成为当地懂技术、懂管理的新农人代表。他认为,乡村要留住人才,关键在于产业。地方有持续稳定且高收益的产业,自然会引得人才归栖。“等到在城市和乡村之间择业,只是因为兴趣而非其他,那就真的是农业兴旺了。等到现在的新农人在农村到处都是,我想就是真正的乡村振兴了。”

  刘欢欢带领乡亲们种植的羊肚菌。 受访者供图

  栽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业内人士指出,人才是农业、农村发展的活水,但人各有志,打造人才队伍不能光靠留,关键在于“引”。要相信热爱农业的大有人在,政府层面还需在待遇、工作环境、生活保障等方面予以信心,解决人才的后顾之忧。这要求地方提高教育、医疗、交通水平,进一步推进城乡融合。

  南京市六合区的一条农村公路。

  我省已有相关布局。就医方面,今年4月,省卫生健康委印发《关于做好2020年农村区域性医疗卫生中心建设工作的通知》,要求各设区市做好年度目标任务分解,严格对照标准开展建设,确保完成2020年基本建成80个农村区域性医疗卫生中心的目标。教育方面,省教育厅相关负责人表示,将加强乡村小规模学校和乡镇寄宿制学校的建设和管理,同时加强教师队伍建设,“十四五”期间,将继续开展乡村教师定向师范生培养工作,今年乡村教师定向师范生拟安排2500名左右。交通方面,省交通运输厅负责人则表示,今年将继续推动农村公路提质升级,建成农村公路1500公里,完善农村公路路网,加快重要产业、旅游、物流等节点通达等级公路,持续提升城乡交通运输一体化水平。

  新华日报·交汇点记者 颜颖 吴琼

  新华日报全媒体经济新闻部出品

标签:
责编:顾志铭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read_image_看图王.jpg
报业网书记头像-吴政隆.png
报业网书记头像-许昆林.png
苏言.jpg
受权.jpg
周刊 报业网小banner_wps图片.jpg
cj.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网上不良信息_00.png
动态.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