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报业网 > 江苏 > 经济 > 正文
“数字科技第一股”来了,苏企如何捍卫“主场”?
2020/09/18 22:21  新华报业网  

  金融科技巨头登陆A股的势头正在提速。继蚂蚁集团在7月递交招股书之后,9月,上交所科创板披露了京东数科招股说明书,京东数科上市进程由此进入关键阶段,并成为继蚂蚁之后第二家科创板IPO的金融科技公司。业内人士认为,在经历了从数字金融模式到金融科技模式再到数字科技模式之后,京东数科的IPO意味着产业数字化服务已经成为行业共识。同时,巨头纷纷寻求上市,也标志着以“ABCD”为核心新基建的移动互联网时代下半场已经到来,江苏企业则需要在这个时代捍卫自己的本省“主场”。

  行业龙头的“一变再变”

  虽然比不上支付宝的知名度,但是招股书显示,京东数科的体量惊人。2019年,京东数科的营业收入达到182.03亿元人,并于2018年、2019年连续两年分别实现盈利1.30亿元和7.90亿元。在毛利率方面,2017年至2020年6月,公司的该项数据分别为54.69%、64.38%、65.77%和67.08%,呈逐年上升趋势。

  值得一提的是,招股书还首次披露了京东数科的收入模式。京东数科将按照其服务行业和客户类型将其主营业务划分为金融机构数字化解决方案、商户与企业数字化解决方案、政府及其他客户数字化解决方案三大块,实现了ToF、ToB、ToG的全覆盖。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陈虎东认为,从这个分类也可以看出,京东数科已经彻底转变成为了一家新型的产业数字化服务公司。

  数据则显示,截至2020年6月,上述三大业务的营收占比分别为41.48%、52.37%和5.57%。其中,京东数科金融机构数字化解决方案营业收入年复合增长率达到100.51%,政府及其他客户数字化解决方案年复合增长率达到239.05%。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京东数科走过的路,恰好折射出中国金融科技行业的发展历程。京东数科在互联网金融兴起之时,起步于数字金融模式,当时,其还名为京东金融,为京东商城提供“白条”等消费端产品和供应链端服务。

  不过,这种数字金融模式是有天花板的。京东数科CEO陈生强就表示,中国不缺一家科技能力很强的金融机构,京东金融不应该继续去做金融,而是运用科技手段去做企业服务。于是,从2015年开始,其业务向金融科技模式转变,推出了以银行为核心客户的金融机构风控解决方案等。3年之后,京东金融进一步更名为京东数科,京东金融反而成为京东数科旗下的子品牌。

  “京东数科定位的路径,其实本质上都是对包括政府治理在内的不同产业,进行数字化服务。从数字金融到金融科技,然后再到数字科技,着重的战略定位方向最终还是走到了数字轨道上来。”陈虎东表示,从最早的toC到最终转向toB,这种长周期、见效慢的战略定位转型,京东数科用了将近8年的时间,不过正在凸显出巨大的产业赋能能力。相比于数字金融主要定位于消费金融方向,数字科技更加侧重于产业生态和城市治理方面的赋能提升,产业赛道够长够宽,具有足够的想象空间。

  突然流行的“更名热潮”

  实际上,看中数字科技这个赛道的公司并非京东数科一家。记者发现,近年来,互联网金融公司爱“数科”已经成为一种趋势,更名也更是成为潮流。

  在京东数科完成改名后不久,2019年,作为小米支付的运营主体,北京小米支付技术有限公司的企业名称变更为小米数字科技有限公司。对于更名,小米表示,“依照小米集团的整体战略规划,目前主要的发力点在于如何更好地满足用户的金融科技服务需求。”

  无独有偶,今年8月,头部金融科技平台360金融正式对外公布品牌升级,启用“360数科”为新品牌。作为美股纳斯达克上市企业,其发布的2020年二季度财务数据显示,360数科在该季度取得上市以来最好成绩,实现营收33.4亿元,同比增长50%,其中,科技业务占比提升至26.9%。360数科CEO吴海生则表示:“未来,我们将继续加大在前沿科技领域的投入,积极投身于数字金融新基建的浪潮,为更多的合作伙伴和用户提供更为高效、更有品质的服务。”

  “明明是搞金融起家,为什么最后都定位于数字科技?”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这一转变恰恰与国家、行业发展的时代背景深深吻合,“并且预示着,在当前人工智能(AI)、区块链(Block Chain)、云计算(Cloud)、大数据(Big Data)风口下,以“ABCD”为核心新基建的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下半场已经到来。”

  与“下半场论”相匹配的,是中国信息通讯研究院提供的一份数据——2016年至2019年,中国产业数字化的规模已经从17.39万亿元,快速增长至28.75万亿元,其所占GDP的比重,也相应从23.3%提升至29%。

  目前,数字经济已成大势所趋。曹磊指出,数字科技创新呈现出蓬勃生机的大背景下,带动一大批金融科技巨头向数字科技型平台加速转型,营收重心从toC的金融科技收入转向toB,商业模式正在从金融公司向科技公司靠拢。

  苏企缺席的“跑马圈地”

  产业数字化推动的行业巨变,最终演变为激烈的竞争,而经济大省江苏自然是“兵家必争之地”。以京东数科为例,其在江苏已有诸多成功案例。

  据京东数科一位相关负责人介绍,南通作为“全国市域治理现代化首批试点项目”之一,京东数科的“智能城市操作系统”为该市搭建起智能管理的数字底座,建成了“南通市市域治理现代化指挥中心平台”。该平台汇聚了72个部门、数十亿量级的数据,南通全市交通运行、公共安全、环境污染、产业发展等都能在一张大屏幕上实时呈现,从而迅速处理突发状况。

  “以南通市危化品管理为例,‘智能城市操作系统’在打通9个委办局,12个系统的基础上,打造了危化品全流程监管这一创新应用,减小危化品监管过程中的盲区,最终形成南通特色的部门联动监管机制。”上述负责人表示。

  “毫无疑问,从互联网巨头到‘新晋’独角兽,从实体厂商到传统金融机构,都在抓紧跑马圈地。”招商证券行业分析师李伟告诉记者,今年6月CB Insights中国发布了《中国金融科技2020企业榜单》,“里面既有蚂蚁集团、京东数科,也有更‘年轻’的云从科技等,轻轻松松就达了50家。”

  不过,记者也发现,这份榜单中,江苏企业出现的频次并不高,其中,苏宁金融成为了苏企的代表。“作为国内头部金融科技企业,苏宁金融正在积极‘出圈’,比如通过打造智能营销中台,有效解决了金融行业客户的诸多经营难题。”苏宁金融一位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有银行借助苏宁金融大数据能力,建设客户资金定价接受度智能评分等模型,并对客户进行战略细分,结合用户在苏宁智慧零售平台的消费习惯,定制差异化的营销策略,成功达到了预定的经营目标。

  李伟则告诉记者,产业数字经济领域正是当前各路“玩家”角逐的热土,京东数科此次科创板IPO,或许正好能够通过资本市场,来验一验此类公司的成色,因此更加值得期待。

  交汇点记者 陈澄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标签:
责编:郑亚群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read_image_看图王.jpg
娄勤俭.jpg
吴政隆 - 副本.jpg
苏言.jpg
受权.jpg
周刊 报业网小banner_wps图片.jpg
cj.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网上不良信息_00.png
动态.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