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魂10分钟!是谁在狙击紫金银行?|大跌仍获外资力挺
2019/12/10 10:07  新华报业网  

  12月9日,对于上市不满一年的紫金银行来说,是个苦涩的日子。在大盘、板块都很平稳的情况下,其股价盘中一度逼近跌停。

  

  不同寻常的急跌,也让市场莫衷一是。有人认为这是限售股快解禁了,资金在抢跑;也有人认为该行估值过高,应该价值回归了。

  江苏金融观察梳理发现,紫金银行“闪崩”的背后,人为痕迹明显;而就在恐慌蔓延的同时,驻扎其中的外资却人弃我取、加仓该股。

  1.6万手击穿“生命线”

  12月9日开盘将近半小时内,紫金银行的股价表现不温不火、成交清淡,股价在6.17-6.21元之间窄幅震荡。一切看起来,都和过去一个月内的运行态势大同小异。

  9时58分19秒,风云突变。一笔4000手的卖单,以6.17元/股的报价,突然开始砸盘,将买一档的3933手砸了个干净:

  

  紧接着,9时58分32秒,又有一笔4000手、报价6.16元/股的卖单再度砸盘。同样,这一次该价位的3466手买单也被“吃掉”。

  这还没完,9时58分44秒,再有一笔8000手卖单,将6.15元价位上的2230手买单砸完,还剩5770手卖单压在6.15元上:

  

  (点击看大图)

  不到半分钟时间内,这个神秘的做空者合计抛出16000手的筹码,将股价压低了2分钱。看似吃力不讨好,实则所图非小。

  6.15元这个价位,是紫金银行此前很长一段时间的股价最低位。最近一个月,其股价多次触碰到这条红线便开始止跌反弹。如果该价位失守,那么股价就会技术性破位,进而对投资者情绪会造成重大影响:

  

  击穿6.15元这条“生命线”后,做空者似乎还觉得不够狠,撤掉之前的数千手挂单,相继在6.14元、6.11元、6.05元、5.97元、5.93元等价位反复挂单、撤单。

  就这样,短短3分钟,紫金银行股价从6.17元跌到最低5.90元,期间跌幅超过4%。

  随后多空双方僵持了大约3分钟,新的一波砸盘又开始了。这次的做空手法和上次略有不同,由于5.90元下方的买盘比较稀疏,持续的密集中单就足以让股价飞流直下。

  直到10时07分35秒,做空者以5.61元的价位,挂出合计6555手卖单,将原先5.62元、5.61元的两档买单全部砸穿,便偃旗息鼓:

  

  随后有少数小单以5.60元/股的价格成交,应该是一些散户在恐慌情绪驱使下卖出。这也是紫金银行全天的最低点,距离跌停价只有1分钱。

  真是“解禁”惹的祸?

  对于紫金银行诡异的走势,目前最风行的解释是该股解禁在即,投资者望而生畏,由此引发股价暴跌。但这种捕风捉影的推测,真的站得住脚吗?

  紫金银行首发限售股解禁日期,是在2020年1月3日。根据其股权结构,本次解禁的股份,占总股本比例将高达60.30%。结合紫金银行目前的股价水平,解禁市值将超过百亿。这样的解禁规模,也成为多家媒体渲染的噱头。

  观察君查阅紫金银行招股书发现,上市前,紫金银行已发布股价稳定措施,持股累计超过51%的43户股东均已签署承诺:上市后3年内,不会实施减持。

  

  比外界普遍认定的解禁数量,少了大约20%(1-49%/60%),那么即便到了解禁时,对股价的冲击也会减轻不少。

  另一个疑点是,如果市场真是畏惧解禁,那么摊到紫金银行身上,抛售未免来得太早了。

  对比已经度过首发限售股解禁的其他5家江苏上市农商行,无一例外,均在解禁前一个月内有过大涨甚至是连续涨停的记录。

  而像紫金银行这样,距离解禁还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却出现闪崩的情况,前所未有。

  另外一个共性是,上述农商行只有到了解禁前夕或者是解禁当日,才会大跌。也断然不像紫金银行这样,提前将近一月就开始下跌。

  再来对比一下刚刚解禁的一只金融股——华安证券。

  

  华安证券是在12月6日解禁。自11月6日算起,解禁前的1个月内,累计只下跌了5.48%,期间走势比较温和。而在解禁当日,低开高走,甚至还收涨0.33%。

  和多只具备可比性的股票相比,紫金银行受到的“待遇”,完全不符合市场常理。

  回到12月9日的盘面细节,也是充满疑点。做空主力如果单纯是为了出逃,为何要这样声势浩大,不惜以低价割肉?如果将手中筹码,切割成多笔小单,悄悄跑路,资金损失不会更小吗?为何没有一鼓作气打到跌停,而是围而不攻、点到为止?

  彼之毒药,我之蜜糖

  由于跌幅偏离值达到7%,紫金银行当日也登上了上交所的龙虎榜。

  

  卖出席位中,卖出最多的是东北证券黑龙江分公司,卖出金额达到973.82万元。理所当然,这个席位是导致紫金银行“闪崩”的最大嫌疑人。

  来印证一下。假设上述提到的4笔均是该席位所为,结合相应的成交价,可以计算出金额达到大约976万元,与龙虎榜披露的金额极为吻合。假设基本成立。

  遗憾的是,这家2014年4月才设立的营业部,在证券市场名声不显。成立以来,只有今年才在龙虎榜上露脸,而且加上这一次,总共也只有两回。所以很难判断其资金性质是何来头。

  另外,从紫金银行三季报披露的前十大流通股东来看,也没有明确的线索:

  

  截至三季度末,除了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以外,其余9名股东的持股数均距离160多万股有一段距离。如果他们不在四季度加仓,就不可能持有这样数量的筹码。

  那么,会不会是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在抛售?

  先科普一下。根据《沪港股票市场交易互联互通机制试点若干规定》第十三条的规定,“香港投资者通过沪股通买入的股票应当登记在香港中央结算公司名下。”

  所以,香港中央结算公司基本可以看作都是外资的集散地(不算国内券商在香港开设的分公司)。外资只能借道沪港通、深港通来买卖A股,不可能出现在国内券商营业部。因此,抛售紫金银行的,也不是外资所为。

  事实上,沪港通数据显示,近期紫金银行得到了外资的大力追捧。持股比例(占总股本)由11月11日的0.96%攀升至最高3.74%。此后虽有所下降,但就在12月9日大跌时,持股比例不降反升,达到3.44%。

  

  持股明细显示,摩根大通(香港)、瑞银证券(香港)、摩根士丹利(香港)、瑞士信贷(香港)等外资,当日均有程度不一的加仓行为。

  作为价值投资的代表,国际大行能在紫金银行大跌时依然给予支持,也印证了这样一句老话:彼之毒药,我之蜜糖。

  

标签:
责编:朱兆云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read_image_看图王.jpg
娄勤俭.jpg
吴政隆 - 副本.jpg
苏言.jpg
受权.jpg
周刊 报业网小banner_wps图片.jpg
cj.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网上不良信息_00.png
动态.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