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牵涉阜兴300亿大案,这家券商一把手被公安厅带走调查
2019/07/19 08:50  新华报业网  

今年以来,江苏金融系统人事地震不断,这次轮到一家新三板券商。


7月18日晚间,东海证券(832970)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朱科敏“因个人原因”于7月16日辞职;当晚公司接到江苏省公安厅电话通知,朱科敏目前处于配合调查阶段。


 

江苏金融观察梳理发现,朱科敏离开执掌多年的东海证券,配合公安部门调查,很可能缘于去年响彻行业的阜兴爆雷事件。



江苏最“稳”券商董事长


在江苏券业,朱科敏的资历极深。尽管现年只有48岁,但他却是江苏5家券商中任期最长的一把手,执掌东海证券已有16年之久:2003年3月起,便担任公司党委书记;2004年8月起,兼任董事长。


30岁出头便成为东海证券的党委书记、董事长,这也许要归结到其专业背景。据东海证券的公开转让说明书(申报稿)介绍,早年朱科敏曾任湖南省汝城县政法委副书记,后调任中国财政部条法司主任科员;1998年3月至2003年2月,先后在证监会基金监管部、法律部、发行监管部工作。


总体而言,朱科敏其人比较低调,过往有限的公开报道中,多以董事长以及学者身份,出席一些经济论坛。


(2012年,朱科敏在某经济论坛发言)


朱科敏治下的东海证券,发展相对稳健。据其官网介绍,10多年来,营业网点从7个发展到80家营业部和8个分公司,客户数量从12万发展到100余万户,集团员工人数从170人发展到3000余人。2015年7月27日,登陆新三板市场,并以当年净利润排名第一的成绩成为新三板领跑者。


根据2018年年报,东海证券的总资产达到352.6亿元,在江苏省内的规模逊于华泰证券和东吴证券,但比南京证券和国联证券都要高。而后4家券商都已经在A股或H股上市。


与同行相比,东海证券的经营策略比较保守。江苏金融观察此前曾做过统计,2018年,东海证券自营业务占营收比例只有17.01%,位居江苏券商末位;自营盘占净资本比例5.34%,规模只有1.41亿元,同样垫底江苏券业。这也在很大程度上,使其自营业务规避了去年资本市场的“股债双杀”。


不过在整个朱科敏时代,东海证券在2018年的表现可以说是其一个败笔:净利润同比下滑超八成,还踩雷凯迪生态、大连机床等多家“网红”违约方,累计计提资产减值准备超过2亿元。


 

最近20余天未主持会议


身为董事长,朱科敏对公司重大事务自然责无旁贷,董事会会议也一向是以主持人身份亲临现场。


2018年年报显示,在东海证券年内召开的14次董事会会议上,朱科敏全部亲自出席,没有出现委托出席或者缺席的情况。


但最近有些不一样了。根据东海证券发布的公告,6月26日举行的第四十三次(临时)会议上,朱科敏罕见地没有出现在现场,而是“因工作原因以通讯方式参与表决”。


此后的7月1日,东海证券召集了2019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朱科敏又“因公出差不能主持会议”,公司半数以上董事推举董事陈耀庭为本次大会的主持人。


朱科敏上一次出席,是在东海证券6月14日举行的第二届董事会第四十二次(临时)会议上。


是否在6月26日以前,朱科敏就由于某些原因,已经无法主持公司日常工作?


据21世纪经济报道7月18日援引东海证券方面的说法,朱已于多日前不再担任该公司党委书记,“公司新任党委书记已经来了半个月了,新党委书记是由常州市任命的。


值得注意的是,同样在6月26日举行的会议上,东海证券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副总裁彭晓星辞职的议案(彭晓星于6月19日递交辞职报告)。公司表示,其因个人原因辞职,不会对公司生产、经营产生重大影响。


资料显示,自2016年7月19日起,彭晓星担任东海证券最大的分公司——上海证券资产管理分公司的总经理,2018年12月12日起不再担任该职务。此外,自2017年6月起,彭晓星兼任东海证券副总裁。


短短一月,两位高管相继离职,这在东海证券的历史上殊为罕见。根据过往公告,该公司上一次出现高管辞职,要追溯到2016年3月。


 

配合调查“阜兴案”?


朱科敏的突然出事,震动整个金融圈,背后原因则莫衷一是。不过从东海证券过往的股权变动和人事情况来看,或许和此前的“阜兴事件”有关。


去年夏天,上海阜兴实业集团董事长朱一栋失联,阜兴系4家私募经营中断,近万名投资人大约300亿元资金,掉入了私募大劫案的泥潭。两个月后,朱一栋被抓捕回国。


江苏金融观察梳理东海证券历年的年报/半年报发现,该公司与阜兴系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


阜兴系最早进驻东海证券,始于2015年下半年。2015年年报显示,阜兴旗下子公司——上海阜腾资产管理公司,以6500万股的持股数首次跻身前十大股东行列。


2016年半年报时,“首誉光控资管-浙商银行-首誉光控东海证券1号新三板专项资产管理计划”持股8300万股,上海阜腾退出。据财新报道,“首誉光控东海证券1号”的实际持有人也是阜兴集团。


2016年年报显示,朱成伟持股6066.5万股。据中国证券报报道,朱成伟系朱一栋堂弟,阜兴集团资金负责人。


2017年半年报,山南华闻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持股9261.5万股;朱成伟则减持66.5万股;银川聚信信德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也持股5534万股。


山南华闻是上市公司华闻传媒(000793)的全资子公司。深交所曾发关注函指出,阜兴集团应认定为华闻传媒关联法人。


至于银川聚信,是上海曙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在裁判文书网的一则诉讼文书中,朱一栋和上海曙盟被列为共同被告人。


2017年年报,山南华闻持股增至17069.1万股;银川聚信持股增至8300万股,与“首誉光控东海证券1号”持平;朱成伟则从前十大股东中消失。


其时,三家阜兴系背景的股东,合计持股比例已经达到20.16%,距第一大股东常州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21.59%,已相差无几。


另外,阜兴系多名重要人物,比如阜兴集团联合创始人赵卓权、华闻传媒副总裁周娟和金日,都曾进入过东海证券的董事会或监事会。


财联社此前报道称,阜兴系通过明、暗两条线,对其交易网络展开布局及控制。暗线上的企业,与明线在股权层面大多没有股权关系,阜兴系通过关键人物,以大股东、执行董事、法人、总经理等重要职位的形式,对其形成管控。


或许,东海证券也沦为阜兴系“暗线”上的公司之一。执掌东海证券多年,朱科敏对于阜兴系这个“门口野蛮人”的动作,应不至于毫无察觉。


6月14日,在东海证券董事会的最后一次露面时,朱科敏主持通过了对公司章程的修订。其中最引人关注的修改有两条:


一是公司法人角色的担任,由以前的总裁变为董事长;


二是设立党组织,董事会决定公司重大问题,应事先听取公司党委的意见。


由此看来,新的章程不但强化了公司董事长的责任,也强化了党对于公司的领导作用。

 

 

标签:
责编:袁飞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QQ图片20190617134105.jpg
娄勤俭.jpg
吴政隆 - 副本.jpg
苏言.jpg
受权.jpg
江苏品牌.jpg
cj.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baokong.jpg
动态.jpg
00300595152_0140eb2e.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