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报业网 > 金融 > 人物 > 正文
这次告别没有“感谢” | 南京银行行长突然辞职,曾是债市风云人物
2019/05/25 20:29  

  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束行农还是离开了坚守25年的南京银行。

  5月24日晚间,南京银行公告称,该行行长束行农因工作调动原因,于当日向公司董事会提交辞职报告,辞去行长等职务。目前行长一职暂由董事长胡升荣代为履行。

  

  此次提出辞呈,距其行长任期届满还有一年光景。匆匆离别前,南京银行董事会通过了新的定增预案,这也给束行农漫长的南京银行生涯,画了一个还算圆满的句号。

  行伍出身的债券专家

  今年56岁的束行农,职业经历颇富传奇色彩。

  根据公开资料,束行农是江苏丹阳人,早年就读于南京陆军指挥学院。毕业后,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615团排长、南京陆军指挥学院教学参谋。也许由于军人出身的缘故,他给媒体的印象是“朴实敦厚、平易近人”。

  1994年8月,束行农告别了13年的军旅生涯,踏入南京银行的前身——南京市城市信用合作联社,担任信联证券营业部副经理。

  “从军营到金融行业,跨度真的非常大,但多年军旅生涯的打磨支撑我在金融工作岗位上不断前行。”束行农曾经在一篇专访中这样感慨。

  1997年6月6日,银行间债券市场正式成立。束行农带领南京银行相关团队,积极参与其中,成为行业领跑者。

  此后数年,南京银行先后成为银行间债券市场首批公开市场一级交易商、首批全国统一同业拆借市场成员、首家开办结算代理业务试点的城商行,并最早进行开放式回购业务和远期买卖业务尝试,成为首批双边报价商和结算代理人。

  到了2002年,南京银行在城商行同业中率先成立资金业务的独立专营机构——资金营运中心,将金融市场业务作为一个利润中心,奠定了南京银行此后多年的业绩基础。

  也就在当年,南京银行债券现货买卖交易量位居市场首位,成交量超过四家大型银行的总和。从那时起,“债券特色银行”的标签开始贴在了南京银行的身上。

  此后,资金营运中心更名为金融市场部,投资银行部又从金融市场部独立成为一级部门。束行农长期作为这些核心业务部门的直管/分管领导,积攒了极为丰富的市场经验。

  2008 年1 月起,束行农升任南京银行副行长。2017年6月,又从一众副行长中脱颖而出,接掌南京银行行长一职。

  有投资机构负责人这么评价束行农:“真正的专家型行长,各种业务数据都信手拈来。”

  这次离任不一般

  作为南京银行的功勋元老,束行农的突然请辞震动市场。根据南京银行的年报,其行长任期截止到2020年5月。

  就在5月6日,束行农还和南京银行董事长胡升荣联袂出现在2018年度暨2019年一季度业绩说明会上,谈论南京银行今年的资产摆布、信贷投放计划。

  江苏金融观察注意到,束行农此次的辞任公告和此前南京银行一、二把手的辞任公告有些细节差异。

  2017年5月9日,南京银行前任董事长林复因到龄退休原因辞职;2013年4月19日,前任行长夏平因工作需要辞职。这两份公告中,均有“公司董事会接受其辞呈”的字样;而本次公告没有这样的表述。此外,前两份公告中,董事会均对其为公司的贡献表示谢意;本次公告则缺失了这个例行礼节。

  对于一家上市多年的银行来说,很难想象这种细节是无心之下的疏忽。

  至于公告所言的“工作调动”,据21世纪经济报道援引知情人士称,是南京市委的决定,束行农将担任南京新农发展集团副董事长职务,“属于平级调动,也是正局级。”

  南京新农发展集团成立于2012年6月,是南京市政府授权范围内国有资产的经营管理主体。其官网显示,集团聚焦现代农业服务业、生态健康养生产业和农业全产业链运营三大主业。截至去年底,注册资本2.7亿元,总资产42.66亿元,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1.29亿元。

  从资产规模过万亿的上市银行,来到一家体量只有前者零头的农业类公司,其间反差不可谓不大。业内普遍认为,束的调动和早前的戴娟事件有关。

  2月20日,南京银行公告称,该行资产管理业务中心总经理戴娟、资金运营中心副总经理董文昭及该行投资机构鑫元基金副总经理李雁因个人原因,不能正常履职,该行已指定专人负责三人的工作。

  戴娟在债券圈的名头颇大,人称“债市一姐”,是各类资管论坛的常邀嘉宾。按照业内人士的说法,她一直是束行农的爱将,两人上下级关系长达十几年之久。

  站好最后一班岗

  长期以来,债券业务在南京银行的业务结构中占据重要位置。此次束行农这位债市专家离任,加上此前的三名资管业务高管不能履职,市场不免对南京银行“债券之王”的成色报以担心。

  其实最近两年,南京银行的债券业务扩张速度已经在放缓。

  年报显示,2018年,南京银行实现利息收入535.01亿元,同比增长13.54%。其中债券投资利息收入50.69亿元,同比增长6.64%;占利息收入的比例19.51%,相比前一年下滑了0.75个百分点。

  从债券投资规模来看,尽管目前南京银行的债券投资仍为生息资产中占比最大的一项,占比超过一半,但债券投资规模增速也连年下降,不复以往迅猛态势。

  自2012年开始,南京银行债券投资余额的增速超过总资产增速,2015年债券投资余额的同比增速一度高达69.70%。但到了2017年,债券投资余额增速大幅减少。2018年继续回落,债券投资平均余额5649.70亿元,较2017年下滑了0.05%。

  南京银行对此表示,2014-2016年,债券市场发行规模增长,交易量持续增加,债券收益率曲线整体上移,因此该行对于交易类债券投资增速较快。2016 年下半年以来,受债券市场下行的影响,该行相应缩减了交易类债券投资规模。

  不过就在束行农离任前夕,南京银行董事会又通过一次重大决议:重启此前被否的140亿元定增。这是该行上市以来募资规模最大的股权融资,江苏交通、江苏烟草两大金主入局。

  如果这次的方案最终获批,将大幅缓解南京银行的资本金掣肘,为未来业绩增添保障。

  前不久的业绩说明会上,束行农当时表示,南京银行今年将适时启动新的资本补充方案,一旦启动会尽快实施。现在看来,这位曾经的债市老兵,也算是给老东家站好了最后一班岗。

  

标签:
责编:袁飞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QQ图片20190617134105.jpg
娄勤俭.jpg
吴政隆 - 副本.jpg
苏言.jpg
受权.jpg
江苏品牌.jpg
cj.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baokong.jpg
动态.jpg
00300595152_0140eb2e.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