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报业网 > 首页 > 正文
首页看点丨假日里乡村民宿“叫座”却难“叫好”,性价比成争议焦点
2021/10/08 22:21  新华报业网  

  交汇点新闻开设的“首页看点”栏目,每天通过关键词,为您推荐最及时的新闻资讯、最重要的热点事件、最值得铭记的人和事。今天,我们推荐的关键词——乡村民宿。

  “疫霾”渐散后的首个长假,乡村民宿复苏成为江苏假日经济的一大亮点。据多家旅行网站显示,一房难求、价格普涨,成为南京、无锡等地近郊乡村民宿的普遍现象。以南京市江宁区为例,国庆期间,全区近90家旅游民宿平均入住率在80%以上,部分民宿持续保持满客状态。

  记者走访发现,民宿“叫座”的背后,服务和品质也成为游客“吐槽”最多的地方,游客纷纷表示,周边环境和设施配套,跟不上价格上涨的步伐。另一方面,民宿主也称“诉苦”无门,一时的火爆无法挽救亏损的现状。“后疫情时代”,民宿还需加快走向产业化。

  民宿火起来了,但“叫座”也“叫贵”

  “有预约吗?请打开苏康码看一下。”10月1日一早,在民宿云集的南京市江宁区苏家理想村入口,私家车排起了小长队,没有预约的车辆不得驶入。

  “民宿主特意提醒我们早点来,不然怕没有停车位了。我提前一周在网上预订,只订到一间房,这还是上一位客人临时有事退房让出来的。”南京市民周子方在联系上民宿主后才得知,假日期间的民宿,至少要提前一个月预订。

  以精品民宿为主打的苏家村,一共有9家民宿200余间房,国庆假期,几乎家家满房。1日当天,就有两对新人选择村里民宿举办婚礼。“从9月30日到10月7日晚,9间房都订满了。”苏家村良竺民宿主杨金国说,其中一天,连餐厅都被前来参加同学聚会的客人“包场”了。

  人气水涨船高,房价也顺势上涨。“假日期间每间房价上浮20%,平常周末上浮10%。”不少民宿主告诉记者,这样的涨幅似乎已经成为“行规”。记者搜索各大订房网站发现,假日期间,有些乡村民宿价格涨幅甚至过半。比如,原舍平湖民宿(南京苏家理想村店)同样一套家庭套房,平日每晚价格1200余元,假日期间上涨到1876元。而位于老山国家森林公园内的一独栋别墅,平日整栋均价3500元左右,假日价格逼近7000元。

  近年来,江苏民宿行业迅速发展,假日里“一房难求”早已是普遍现象。但火爆背后,是民宿品质的参差不齐,而高昂的价格更令人“诟病”。

  “我觉得性价比不高,一晚1300多元的价格,都能住市区五星级酒店了。”在近郊一间民宿住了两晚,南京市民王宏抱怨,“原本想放松一下,结果每天还要开车几公里去找吃饭的地方。”

  没有配备餐厅或厨师,游客就餐成为难题。“平日里客人少,聘请一位厨师要多增加不少支出。”一家依靠景区的民宿主向记者坦言,入住游客只能外出解决用餐。记者走访发现,距离该民宿最近的两家景区内餐厅,假日期间均人满为患。“排队等座位近一个小时,饭菜端上来发现有些热菜竟是凉的。”在景区一家餐厅用餐的游客周子方吐槽说,如果服务跟不上,那还不如去住酒店。

  价格争议大,主客预期均“错位”

  尽管民宿定价颇高,但很多民宿主还是直呼“不赚钱”,这又是为何呢?“疫情期间景区关闭、民宿闭店的一段时间里,差点活不下去。房间定价我们也很矛盾,首先考虑的是成本,要能维持基本开销。”2019年投资800多万元在苏家村建民宿的杨金国,给记者算了一笔账:除了一次性投入承租土地、建设装修客房外,店里还聘请了三位员工,每月支出最少要6万元,即便是旺季满房,也仅能达到收支平衡,“一年有一大半时间都是淡季”。

  “有很多人和我说不理解节假日房间定价1000多元,我觉得这是和酒店完全不同的住宿体验。”2018年进入民宿行业的陈门进在南京汤山附近开了一间竹隐温泉民宿,14间客房,他认为民宿虽然硬件条件不如酒店,但能提供更人性化的服务,入住前会有专门的管家对接,送餐到房内,还可以在房间内泡温泉。

  配套不齐全,服务跟不上,游客自然吐槽民宿周边旅游环境也与高房价不相匹配,甚至认为“货不对板”。但对比酒店,游客可以根据酒店的星级,对酒店的品质、服务水平等有一定的预期,而面对一家民宿,因为没有标准,很难知道服务和环境是不是符合这个价位。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民宿”一词其实是“舶来品”。2017年,涉及民宿的首个国家行业标准《旅游民宿基本要求与评价》生效,其中明确规定,民宿是利用当地闲置资源,民宿主人参与接待,为游客提供体验当地自然、文化与生产生活方式的小型住宿设施。民宿的本质是“主人文化”。因此,理想状态下,民宿是个性化充分竞争的市场化产品和服务,不会形成垄断现象,从这一角度上说民宿的价格不应该有标准。

  但记者调查发现,眼下,大多民宿的定价不是根据能提供的服务来定价,而是按照收回成本的目标,进行倒推来定价的。因此,民宿的入住率越低,定价可能价格更高,进而形成恶性循环。

  推动产业化,政府服务要更实在

  近年来,国家出台相关政策支持,民宿行业发展迅猛,房源数量迅速增长。数据显示,2020年国内民宿房源总量达到300万套,同比增长88%。乡村民宿房源总量达38万套,同比增长90%。

  尽管政府鼓励民宿发展,但经营者需要一次性投入大笔资金建民宿,如果后续没有持续投入的能力,将面临无法收回投资、无以为继的风险。“最大的感受是没有‘娘家人’。”采访中,不少民宿主直言,没有培训,缺乏监管,民宿行业的内涵提升、客源引流,都要“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政策咨询不知道去何处,甚至连街道当初承诺的每张床位5000元的补贴都无处申请。”

  “我觉得民宿行业的最大‘痛点’是政策模糊,缺乏有效的监管和引导。”陈门进举例说,江苏还没有专门针对民宿消防设施的规定,目前仍是按照旅馆的标准要求建设。“比如需要有喷淋设施和消防楼梯,铺设管道、投资建设的成本较高,在老房子基础上改造的很难,需要投入费用不只几万块。”

  南京旅游职业学院党政办主任、副教授张骏认为,民宿经营者要确保收回投资,不能只盯着价格,而要在增加附加值上下功夫。民宿只是乡村体验的一个载体,想做成产业不能只靠民宿经营者。这就需要政府部门“以系统思维算大账”,比如盘活农村闲置民宅发展民宿接待,给农民带来资产性收入、能解决农民就业,在这样的基础上,“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民宿标准自会逐渐得以完善,实现“一举多得”。

  “政府部门需要提供更加实在的服务。”省第五批产业教授、江苏尔目文旅集团董事长杨淇深认为,民宿从业者大多是小投资者、散户,缺乏应对重大卫生事件、大型节假日的经验。政府部门可以通过引进第三方企业提供规范化、标准化的劳动用工服务,在民宿周边建设有特色的文化体验项目等,只有这些配套的项目产业化了,民宿不再仅仅靠居住功能赚钱,才能保障民宿产业的可持续性发展。

  记者了解到,就在今年初,省文旅厅牵头联合省公安厅、省财政厅等10部门联合出台《关于推动旅游民宿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力争解决旅游民宿合法审批难、行业缺监管、产品同质化、服务欠规范、标准未落地、品牌不突出等痛点难点问题,省文旅厅相关负责人坦言,年中经历疫情,加之举措需要细化,政策真正落地,还要“静待花开”。

  新华日报·交汇点记者陈明慧王静付奇

  新华日报全媒体经济新闻部出品

标签:
责编:王建旸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read_image_看图王.jpg
报业网书记头像-吴政隆.png
报业网书记头像-许昆林.png
苏言.jpg
受权.jpg
周刊 报业网小banner_wps图片.jpg
cj.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网上不良信息_00.png
动态.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