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报业网 > 首页 > 正文
重庆两幼童坠亡案月底开庭 检方以“故意杀人”对孩子生父提起公诉
2021/07/16 17:21  红星新闻  

  2020年11月2日下午3时许,重庆市南岸区锦江华府小区2个幼儿从15楼坠楼。女孩不到3岁当场死亡,男孩送到医院后,最终也抢救无效死亡,年仅1岁半。

  “他们家没有安装防盗窗”、“爸爸在家里没有发现”、“奶奶出去打麻将去了”……小区居民无不唏嘘:女孩雪雪会背唐诗,2岁半时就抢着帮大人扫地、洗碗;男孩洋洋1岁半,是个“小机灵鬼”。大家都以为这是一起家长监护不到位导致的意外。

  但近日,红星新闻记者获得的该案起诉书显示,两个孩子的爸爸张波和他的情人叶诚尘涉嫌长期合谋,制造出孩子“坠楼身亡的意外”,孩子是被张波从次卧扔出窗外的。

  7月26日,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将开庭审理张波和叶诚尘涉嫌犯故意杀人罪一案。

  坠楼的孩子

  2020年11月2日下午3点左右,家住锦江华府小区的张女士(化名)正在和朋友在客厅聊天,突然听到一声闷响,后来她才发现楼下躺着两个小孩。因为不敢下楼,她将消息发到了小区群内。

  小区的多位居民都还记得当天的情形。一位居民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当时现场十分惨烈,雪雪头部摔破,洋洋虽看不出伤痕,也一动不动。几分钟后,居民们看到一个男人打着赤脚,身穿睡衣跑下来,十分痛苦地喊叫,甚至连连撞墙。

  虽然居民们经常见到奶奶带着两个孩子在小区玩耍,但对孩子的父母没有太多印象。居民们猜测,这是孩子的爸爸。

  ▲事发小区

  实际上,当年2月,孩子妈妈陈美霖已与丈夫张波离婚。女方想抚养2个孩子,但考虑客观条件,两人商定,女儿由陈美霖抚养,儿子由张波抚养到6岁再转由陈美霖抚养。事发前一天,陈美霖带着女儿去看儿子,张波希望将女儿留下陪弟弟,不想第二天悲剧就发生了。

  接到孩子出事的电话时,陈美霖正在开车,她以为自己听错了。顾不得闯了红灯,陈美霖立马赶往医院。医生告诉她,救护车赶到时,女孩已经无生命体征,男孩正在抢救。不幸的是,11月3日凌晨,医生宣告男孩洋洋去世。经法医鉴定,雪雪系高坠致颅脑损伤死亡;洋洋系高坠致颅脑及胸腹腔多脏器损伤造成呼吸衰竭死亡。

  居民张女士的房间在7楼,她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自己家的户型和坠楼小孩家户型一样,孩子摔下去的地方是次卧的位置。红星新闻记者在该女士的家中看到,次卧的床铺紧靠飘窗,飘窗一侧是窗户,打开后距离飘窗约50厘米。

  包括张女士在内的很多居民猜测,这家人是因为家中没有安装防盗窗,两个小孩在飘窗上玩耍时不小心坠楼。唏嘘的同时,不少有孩子的居民都把此事当作教训,反复告诫家人看好孩子。

  ▲事发小区

  突然失去两个孩子,陈美霖整个人都懵了。她问张波,当时上班时间会在家,为什么两个小孩会同时坠亡。张波说,自己感冒,中午吃药后就睡了,两个孩子在他熟睡期间爬出去的。

  陈美霖闺蜜邓女士则称,这个问题她当天也问过张波,张波却说当时他在次卧抽烟,打开窗户忘记关,他在客厅吃外卖的时候孩子在次卧玩耍,不料两个孩子都摔下去了。

  邓女士印象中,在医院张波没有掉眼泪,更多的是疲惫和焦虑。当时她质问张波,为什么两个孩子都掉下去了,张波说雪雪很喜欢抱弟弟。但陈美霖表示,雪雪平日不敢靠近窗户、阳台玩耍,雪雪也没有抱起洋洋的力气。现在想来,她觉得张波当时想误导大家,让大家以为洋洋是被雪雪抱着,两人才一起坠楼。

  变化的婚姻

  爱穿花哨的紧身衣,身高超一米八,体型偏瘦,这是初识时,张波给陈美霖留下的印象。2017年上半年,张波对陈美霖的猛烈追求和温柔体贴,深深打动了陈美霖。

  张波出生于重庆长寿区一个农村家庭,小学学历,很早就到社会上打拼。陈美霖的父母均从事与科研相关的工作,他们觉得张波“不靠谱”,反对女儿的恋情,陈美霖身边很多朋友都不支持,但陈美霖觉得张波特别有上进心,人很聪明。

  陈美霖得知自己意外怀孕时,正处于事业上升期,她必须在事业和家庭中作出选择。张波告诉陈美霖,不管陈美霖要不要这个孩子,他都尊重她,如果陈美霖决定留下这个孩子,他们就结婚。陈美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她是真心爱张波,当听到这些话后,觉得张波很有责任心,就下决心辞职。2017年8月17日两人结婚。

  锦江华府小区的两居室是张波父母所买,但婆婆时常请亲戚朋友前来让陈美霖难以适应,特别是还有男性亲戚长期借住。大女儿雪雪出生后不久,陈美霖一家就搬到了江北区的娘家,也是这个时期,张波与他人合伙开了一家小贷公司。

  在陈美霖看来,从那时候开始,张波整个人变了,各种饭局、应酬增多,还经常找各种借口,很晚才回家。

  ▲陈美霖和两个孩子

  陈美霖母亲曹女士回忆,张波不关心孩子,每次回家都直接回卧室,就算她在客厅带着雪雪,张波也从不上前抱抱孩子,也不怎么和岳父母交流。

  雪雪出生后没几个月,陈美霖身体不舒服去医院检查,发现自己怀上了二胎,思虑再三,她和张波商量决定留下孩子。2019年1月,洋洋出生,这时夫妻二人又回到锦江华府小区生活,而雪雪仍在江北区由曹女士夫妇照顾。

  陈美霖怀孕生子期间,一直希望张波能早些回家陪伴她,但张波认为陈美霖不体谅他,他在外面需左右逢源打拼事业,每天都忙到很晚,都是为了家庭,两人经常因此发生争吵。洋洋出生后不久患上肺炎,在医院住院期间,张波仍在外很少回家,还向陈美霖提出离婚。2019年4月,两人分居,儿子留在锦江华府小区由张波母亲照顾。

  2020年2月,因张波出轨,两人正式离婚。陈美霖称,她宁愿不再结婚,也想将两个孩子养大成人,所以离婚时和张波协商,两个孩子均归陈美霖抚养,但是因为那段时间一直帮她照顾孩子的曹女士患有甲状腺癌,身体虚弱无力同时帮忙照顾两个孩子,张波的妈妈可以先帮忙带孩子,于是洋洋先交由张波和张波妈妈照看至6岁,此后洋洋转由陈美霖抚养;张波需支付两个孩子抚养费80万元,这80万元张波需分8年给付,每半年给付5万元。陈美霖称,截至小孩去世,张波只支付了3万元。

  雪雪出生几个月后,曹女士退休。雪雪是个“小大人”,她争着做扫地、洗碗这类家务,一到周末,曹女士夫妇就带着雪雪到重庆四处游玩,“几乎走遍了重庆城”,曹女士还带雪雪到省外避寒避暑,和雪雪生活的日子有很多美好的回忆。

  ▲雪雪和洋洋的生活照

  陈美霖和张波分居后的一年时间里,她几乎每周周日下午都会带雪雪去锦江华府小区看弟弟,吃了晚饭后再带雪雪回家,她从张波妈妈处得知张波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在小区内居住,他们见到张波的次数不超过五次,张波也从未主动问候或看望雪雪。年幼的雪雪不认识自己的爸爸,有一次张波在家要抱雪雪,雪雪害怕得哭了起来。

  案发前一周,即2020年10月25日,张波主动联系陈美霖,说要带雪雪买衣服。曹女士认为张波从未主动关心过雪雪,她怀疑张波不怀好心,想把雪雪卖掉,在陈美霖出发前嘱咐一定别让雪雪离开她的视线范围内。那天下午,张波带着两个孩子在商场购物时,陈美霖一直跟在一侧,临走前,张波让陈美霖下周又带雪雪到他这边来玩。

  2020年11月1日是星期日,陈美霖带着雪雪又来到锦江华府小区玩,到了晚上,她约了闺蜜一起在外聚会,准备带雪雪离开,但张波企求她将雪雪留下过夜。陈美霖以为张波开始转变对孩子的态度了,也想留给雪雪更多的时间与爸爸、弟弟相处,就答应留下雪雪。陈美霖没想到,第二天将听到两个孩子坠楼的消息。

  陈美霖称,孩子刚刚去世时,她总是觉得两个孩子还在她的身边,她经常梦到雪雪面无表情的站在她旁边。陈美霖和父母均无法接受孩子去世,一家人一度靠安眠药入睡。悲伤之余,她们总觉得孩子的死亡不是意外坠亡这么简单,以他们对张波的了解,张波很可能牵涉其中。曹女士一度怀疑,张波通过手段,制造出让两个孩子坠楼的环境。后来他们才从当地公安和检察院处了解到,张波和张波的情人叶诚尘涉嫌共谋杀害两个孩子。

  致命的婚外情

  得知儿女的死亡与张波有关后,陈美霖回想自己的婚姻,感觉处处都是欺骗。

  陈美霖的父亲注意到,张波在结婚的前一天就提到计划开公司的事情,但这些细节陈美霖都没有留意。婚后,两人都没有积蓄,张波提出要和朋友合伙开一家小贷公司,但称他无法办理信用卡,投资的钱来自陈美霖的信用卡,但陈美霖离婚后得知张波自己办理过多张银行卡,其中包括多张信用卡。

  陈美霖称,即使他和张波婚后会发生争吵,她知道张波经常找理由很晚才回家,但她一直对张波有感情,当张波向她提出离婚时她觉得很突然。“陈美霖,我们过不下去了,离婚吧。你要的是平平淡淡的生活,而我要的是大富大贵,你和我不是一路人。”陈美霖记得张波冷静地提出离婚,2019年4月,两人分居。

  分居后,陈美霖身边的人都认为张波出现了婚外情。但陈美霖不这么认为,直到她点开张波的微信朋友圈,封面是张波和一个年轻女人的合照。

  ▲张波和叶诚尘的合照

  陈美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她和张波的共同好友告诉她,张波的新情人叫叶诚尘,叶诚尘和张波都是1994年出生的长寿区葛兰所人,张波在认识她之前就认识叶诚尘,叶诚尘的父母曾是老师,后来开了一家食品公司,叶诚尘是公司的法人,也是公司的会计。好友用“舔狗”一词来形容张波对叶诚尘的态度。

  据天眼查显示,叶诚尘是重庆一食品公司法定代表人,在该公司涉及的一起案件中,该公司拒不履行支付7万余元,法院便将该公司和法定代表人叶诚尘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并对叶诚尘采取限制消费措施。

  ▲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传票

  据陈美霖提供的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五分院起诉书显示,经检方查明,2019年4月,张波向陈美霖提出离婚,并在与网友叶诚尘见面后,隐瞒自己已婚已育的身份追求叶诚尘,同年8月,与叶诚尘确认关系,同年年底,叶诚尘通过他人得知张波有孩子,仍与张波往来。2020年2月26日,张波与陈美霖协议离婚。同时,叶诚尘多次向张波表示自己及父母不能接受张波有小孩的事实,如张波有小孩就不会和张波在一起。

  起诉书内容还显示,自2020年2月左右,张波和叶诚尘就多次通过面谈、微信聊天等方式共谋杀害两个小孩的办法,并商定采用意外高坠的方式杀死雪雪和洋洋,同年6月,叶诚尘多次通过微信催促张波作案。2020年6月下旬至2020年9月中旬,张波、叶诚尘发生争执分手,9月中旬张波主动联系叶诚尘,两人和好后,仍共谋杀害两个小孩。10月,两人商定以给雪雪买衣服为由,将雪雪接至家中伺机作案,10月25日,张波主动联系陈美霖将雪雪接到家中,因陈美霖一直在场未作案。期间,叶诚尘让张波将雪雪留下过夜,张表示自己在找机会,计划下周动手。

  11月1日,张波再次主动联系陈美霖接雪雪到锦江华府家中,当晚雪雪留宿家中,但张波妈妈在家,张波没有作案而是赶往长寿区与叶诚尘见面,11月2日上午10点,张波回到家中,并在下午3点半左右,趁张波的妈妈外出之际,将在次卧玩耍的雪雪和洋洋双腿抱住,一起从次卧飘窗窗户处扔到楼下,后致雪雪和洋洋死亡。11月10日张波、叶诚尘均被当地公安抓获,后被移送至重庆市检察院第五分院起诉。

  ▲7月26日,叶诚尘、张波涉嫌犯故意杀人罪一案将开庭

  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公开的开庭信息显示,涉嫌犯故意杀人罪的张波、叶诚尘,7月26日将在法庭上接受审判。

  “雪雪,你想不想爸爸,你喜不喜欢爸爸?” 曹女士还记得案发前不久,她一边帮雪雪洗澡一边问雪雪。

  “我想!我喜欢爸爸。”雪雪回答。

  “爸爸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上班去了,他要给雪雪赚很多很多的钱,等爸爸赚到钱了,他会过来看雪雪,给雪雪买很多新衣服。” 曹女士见雪雪也渐渐开始懂事,她希望孩子能感受到家庭的温暖,就编了一个张波在远方上班的谎言。

  “那你认识爸爸吗?”曹女士又问。

  “我不认识。”雪雪回答。

  红星新闻记者 陈卿媛

标签:
责编:顾志铭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read_image_看图王.jpg
报业网书记头像-吴政隆.png
报业网书记头像-许昆林.png
苏言.jpg
受权.jpg
周刊 报业网小banner_wps图片.jpg
cj.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网上不良信息_00.png
动态.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