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报业网 > 首页 > 正文
反腐大片揭权钱交易潜规则:嘴上说不要,手势比划给200万元
2021/01/25 10:03  央视新闻  

  四集电视专题片《正风反腐就在身边》24日晚在央视综合频道播出第四集《严正家风》。从安排孩子上警校,到给孩子拉工程,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张茂才是如何一步步腐化堕落?

  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张茂才:我自己也没把握住,把孩子们也都给耽误了,毁了我一生,把他们也毁了半生,给全家人造成很大的痛苦。

  张茂才,曾先后担任山西省临汾、运城、晋城三个市的市委书记,2018年从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岗位退休。他本以为自己已经“平安着陆”,然而,2019年初,山西兰花煤炭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晋文因涉及其它案件接受审查调查时,交代出了他曾经把好几个工程包给张茂才的儿子来做,张茂才本人曾经给他打招呼,让他关照儿子。

  山西兰花煤炭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李晋文:小孩在外面做生意,我感觉他(张茂才)也不是很避讳。意思说关照关照他们,我们手下有项目嘛,开了好多工程项目,就给他介绍了两个项目。

  李晋文得以担任兰花集团董事长,正是张茂才在担任晋城市委书记期间提名并推动的;李晋文任职后又用自己的职权为张茂才儿子揽工程行方便,这正是一种典型的权权、权钱交易的隐蔽方式。张茂才的行为已涉嫌严重违纪违法。2019年3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对张茂才立案审查调查。调查发现,李晋文反映的情况并非孤例,张茂才利用职权和影响力,为多名老板、官员在煤炭资源配置、提拔晋升等方面提供帮助,并通过儿子和妻子收受巨额贿赂。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汤兆洋:张茂才案件最大的特点就是他的这个家风问题,张茂才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叫张剑,二儿子叫张轩,在他的腐败问题中,应该说是我用一个词叫“全家齐上阵,贪污父子兵”。

  调查中还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张茂才和妻子高明兰对吃穿其实都并不太讲究,住的也是比较老旧的普通小区,受贿所得的钱财主要都花在了儿子身上。两个儿子都住在高档小区,平时生活方式也都堪称奢侈,但都不是靠自己的能力去挣钱,而是靠父亲的权力去来钱。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汤兆洋:张轩有一次买衣服,一次就花掉了数十万元,平常喜欢去夜总会,喜欢打高尔夫;张剑也是经常去夜总会,而且挥金如土,出门要坐头等舱,自己雇了司机保姆照顾自己的生活,这些费用一年下来也得几十万元。

  随着案件调查的深入,张茂才家风一步步堕落的脉络,更清晰地呈现出来。张茂才并非从一开始就不注意约束自己和家人,但随着职务的晋升和年龄的增大,对自己和家人越来越放纵,尤其是到晋城市任职之后,和家人联手敛财的行为愈演愈烈。

  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张茂才:觉得年龄大了,也快退了,所以放松自己,也就是为儿子孙子们来考虑,说给他们留点。实际上也就是觉得好像有点亏欠他们似的。

  父亲在儿子人格养成的关键时期,本应扮演重要的角色,张茂才一直觉得在这方面没能尽到父亲的责任。他多年在外地任职,儿子则常年随妻子在太原生活,聚少离多。在孩子们的记忆里,父亲要不就是常年不在家,过年过节好不容易回家了,上门拜年送礼的人就纷至沓来。

  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张茂才:过年过节开始是土特产,然后逐步演变就是过年给孩子们压岁钱,然后再小钱到给大钱,他们知道,从小就有这种优越感,觉得你这个权力很大,想找你办事的人很多。给孩子们从小幼小的心灵,带来一种不健康的东西。

  张茂才的二儿子张轩从小不爱上学,性格顽劣,到叛逆期更是和家人频繁发生冲突。

  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张茂才:我那个小儿子他叛逆期,和我干仗,甚至拿起菜刀来要干我,我也没更多的精力去管他去。鞭长莫及,聚少离多,实际上和孩子们都产生一种隔阂了。

  对于儿子成长中出现的问题,张茂才一方面失管失教,另一方面又抱着一种愧疚心理,开始公权私用为儿子铺路。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汤兆洋:张轩是一个典型的被父母宠坏的孩子的一个例子。在中考的时候,在考试之前,高明兰就是他母亲,曾经带着他去给监考老师去送礼,送烟、送酒,然后想请求监考老师给他递小抄。这个行为给张轩心理造成了很大的一种导向性作用,认为这种行为,这种方式在这个社会是行得通的。中专毕业后,他父亲就安排他上了警校,毕业之后又通过他的关系,安排他当了警察,应该说一路走来都是走后门。他步入社会之后,他的父亲也已经提拔到了一个很高的官职,一些老板、官员就开始围绕着张轩进行围猎。

  山西是煤炭大省,十八大之前资源腐败现象十分突出,买官卖官现象也相当严重,政治生态严重污染。一些老板、官员为了谋求资源配置或提拔晋升,无所不用其极,围猎领导干部的家人就是重要手段之一。而张轩步入社会后过着声色犬马的生活,正是理想的围猎对象。一些老板和官员就主动接近张轩,投其所好为他提供物质享乐,拜托他向张茂才请托各种事项。

  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张茂才:提出什么事情来,大事小事,我基本上是全部满足他们的要求。所以这样的话就从放任到放纵。

  在父亲的纵容下,张轩越来越胆大妄为,收钱办事的名声传扬在外,有时甚至收了钱也不办事。

  山西省晋城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原主任程琳:社会上传的,这次换届张茂才有个明码标价,说什么多少钱什么多少钱什么多少钱。也有人说张茂才通过他这个二儿子(收钱),就通过朋友介绍,就认识他二儿子了。我说需要多少钱,他说不需要不需要不需要,手指就给你点出来了(两百万),不需要不需要。这都是潜规则的事情,在那个时代,这就是潜规则的事情。咱想的,你要如果办不了事,你还不给我退回来,这是一个最基本的、最起码的想法,这又不是一万两万、三万五万的事情,是吧,谁知道人家最后就连电话都不接我的。

  张茂才对张轩的溺爱纵容,也并没有换来和谐的家庭关系。

  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张茂才:一去了说上三句话,就你们走吧走吧,就不和你交流。所以我的教训啊,跟你讲,就是太深刻了。

  而张茂才的大儿子张剑,情况和弟弟既有不同,又有相似之处。张剑学习成绩一直不错,但张茂才也还是想方设法为他铺路,张剑还没参加高考,张茂才已经为他获取了一所大学的保送名额;大学刚毕业就给他办好了北京的就业和落户;张剑到新西兰留学,张茂才夫妇通过地下钱庄汇去好几百万供他花费;从新西兰回国后,张茂才又帮他安排到了国企,但张剑却仍不满足,或许正是因为一切来得都太容易。

  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张茂才:我这个老大出国回来以后,对我是有意见的,提出来和朋友们要揽工程,(拿)好处费。觉得我好像亲这个二儿子,对他好像远离他,不给他帮忙。

  张剑随后辞职下海,张茂才也就经常带他参加一些场合,主动介绍他结识一些老板、官员。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汤兆洋:接触的时候经常说这是我的大儿子张剑,刚回国,收入不高,你们多关照关照。有一次,有一个老板拿了200万现金给他,并跟他说,你父亲已经知道这个事情,当时他心情非常忐忑,非常不安,去找他父亲求证,他父亲也很淡然,说他知道这件事情。从此以后张剑就开始想方设法地利用他父亲的权力收钱。

  做父母的都希望自家孩子能够自立自强,也都希望家人之间能有和谐温暖的亲情,张茂才自然也不例外。但他对儿子错位的疼爱方式,导致的却是相反的结果。两个儿子都在父亲权力的庇护下,心安理得地过着不劳而获的优越生活,但再多金钱,也无法弥补家教和情感上的缺失,甚至进一步扭曲着亲情。两个儿子有时会相互攀比,都认为对方用父亲的权力赚钱多,自己吃亏了;到了父母家,见到合心意的东西就直接拿走,招呼也不打一声,致使张茂才夫妇后来不愿意再给儿子家里的钥匙。

  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张茂才:毕竟是我和你妈的家,对吧,你要拿东西,你可以,你告诉我们,想要什么都可以,但你自己拿,不喜欢这种做法。

  俗话说:子不教,父之过。对于领导干部来说,自己更是家风的首要责任人。所有的贿赂,归根结底都是冲着他的权力而去,所有的苦果,回到源头还是自己亲手种下的因。

  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张茂才:根子是在我这儿,我如果不给他这个条件,不给他这个机会,那他就靠不上。他如果没有这个依靠思想,依赖思想,他们也不会走捷径,想不劳而获。

标签:
责编:刘雨菲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新华日报及其子报"或电头为"新华报业网"的稿件,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华报业网",并保留"新华报业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华报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read_image_看图王.jpg
娄勤俭.jpg
吴政隆 - 副本.jpg
苏言.jpg
受权.jpg
周刊 报业网小banner_wps图片.jpg
cj.jpg

相关网站

二维码.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网上不良信息_00.png
动态.jpg